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EDU首页 |  中国教育 |   高校科技 |   教育信息化 |   CERNET  |   教育在线 |   教育舆情 |   视频课堂
教育信息化

资讯 | 专题 会议 观点 专栏 访谈 项目 数据 招标 企业 产品 CIO 技术 校园信息化 教育装备 下一代互联网

中国教育网 > 教育信息化 技术论坛入口    用户名
密 码 搜 索 
您现在的位置: EDU首页 > 教育信息化 > 下一代互联网 > 推广应用
IPv6切忌急于求成,IPv4与IPv6互通成课题
http://www.edu.cn   2010-05-18 作者:

字体选择:【大】 【中】 【小】

  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行业,如果一项技术或标准长期不能商用,那就很可能意味着其前景黯淡。但IPv6却似乎是个例外。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诞生开始,IPv6就被认为是互联网的未来方向,这一理念至今也没有被动摇。但怪异的是,其商用却似乎仍遥遥无期。

  尽管IPv4地址资源即将枯竭,尽管移动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应用推出了对IP地址资源的巨大需求,但人们却似乎仍迟迟没有行动。在记者问及的企业网、互联网和个人用户中,很少有人认为自身对IPv6有什么现实紧迫的需求。

  开始有些着急的也许仅仅是运营商,因为IP地址资源的挑战是运营商将不得不首先面对的。中国电信总经理王晓初前不久曾表示,中国电信下一代互联网的工作重心就是平稳有效地向IPv6过渡,并计划于今年内在湖南、江苏、广东、浙江四省部署一定的IPv6宽带用户,同时推出基于IPv6的相关系列业务。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也宣布在进行IPv6相关技术调研、设备测试等工作,演进方案正在设计当中。因此,在2010年上半年举办的2010全球IPv6下一代互联网高峰会议上,业内人士提出,2010年或许将是中国IPv6的“商用元年”。

  被理想主义“撞了一下腰”

  “IPv6协议在设计之初有些太理想主义。”中国教育与科研计算机网网络中心副主任、清华大学李星教授表示。他表示,当时设计者认为用10年的时间IPv6就可以得到完善,完成自IPv4而来的过渡,但实际上,IPv6和IPv4协议不兼容的失误导致过渡技术的突破存在很大难度。

  这种人们普遍怀有的理想主义一次又一次在现实面前遭遇挫折,李星教授自己对此也有深刻体会。他回忆说,2000年在用双栈技术做中国自然科学基金网的时候,发现上面没有真正的流量,有的只是一些网络工程师的测试流量。2004年和日本合作建成的中日IPv6试验网虽然做了一点应用,但也不太多。即使是目前比较成功的远CERNET先进高效的CERNET2(纯IPv6网),即使通过免费等手段的激励,流量也仅达到CERNET的10%多一点,而这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成绩,因为目前全世界IPv6网的流量平均不到IPv4的1%。

  “由于IPv6和IPv4协议不兼容,实际上建成的相当于两张网。对用户来讲,IPv4网的资源非常丰富,IPv6网的内容却很少,所以没有动力上IPv6网。”李星教授说。因此,原先设想的在某一时点IPv4全部转换到IPv6网的设想在规模巨大并还在不断成长的互联网产业里是完全不现实的。

  而从目前的产业状态来看,即使渐进式过渡到IPv6,产业链也还缺少很大的动力。因为两张网不能互联互通,企业和终端用户会由于IPv6网上没有应用而没有升级的动力,运营商则由于即使建了IPv6网却缺少用户和应用,因而无法收回投入导致升级动力缺失,这就陷入了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怪圈。“单靠技术上的完美很难实现产业升级和过渡,因为产业链各个环节是相互依存的。在缺少明确市场刺激机制的情况下,要推动整个产业链的运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思科总部首席技术官办公室中国区总监殷康表示。

  他进一步说:“IPv6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面对巨大成功的全球现有的互联网产业, 如何使它不仅仅是一种新的网络技术而是如何推动其成为还在高速成长的全球互联网技术的一部分” 。虽然全球范围内运营商都采用IPv6网络做了一些自营业务,但大都是在自己的相对可控的网络上来进行的,并没有人能将其融合成为互联网的一部分。“任何一个在小范围应用的网络技术的提出都不难,但要达到互联网平台的效应和价值,需要整个全球互联网产业界的合作,这就太难太难了。”

  事实上,人们一直在期盼有杀手级应用能够带动IPv6的成长,如视频、网游、IPTV等等,都曾被寄予希望。但事实证明,这些应用完全可以在IPv4上跑得很好,并不必然带来向IPv6的升级。

  互联互通是杀手级应用

  市场经济告诉我们,用户需求是技术演进的根本动力,IPv6商用显然也不能例外。“和IPv4互通才是IPv6的杀手级应用。如果不能跟IPv4互通,IPv6一定不能成功!”李星教授肯定地说。

  因此,沿着这一思路,李星教授带领的CNGI-CERNET2 IPv6过渡技术研究组提出了IPv4和IPv6的翻译技术——IVI。在罗马字母中IV是四,VI是六,IVI代表四和六之间要打通。通过这种翻译技术,IPv6用户可以透明地访问IPv4网,IPv4用户可以有条件地访问IPv6网。相比传统的双栈或隧道等转换技术,IVI为向IPv6过渡提供了一条更为简单和现实的路径:既高效地解决了IPv6网对IPv4网现有海量资源的利用难题,又大大减少了双栈网的维护费用。因此它在全球互联网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目前IVI正在IETF的标准化进程之中,即将形成RFC文件。

  目前,IVI技术已经成功地应用在CERNET和CNGI-CERNET2(纯IPv6网)的内容转换中。今年3月,中国电信与清华大学建立了“下一代互联网技术与应用联合实验室”。这无疑将进一步促进包括IVI技术在内的我国下一代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应用。

  循序渐进,切忌急于求成

  李星教授认为,未来2~3年是向IPv6过渡的关键时期。“IPv4地址即将枯竭,如果用好的翻译技术将IPv4和IPv6两张网打通了,就可以逐步过渡,慢慢替换,整个从IPv4向IPv6转换的过程就不需要那么痛苦”。他说,互联网的核心是互联互通,如果能实现互联互通,是IPv4还是IPv6甚至都不那么重要了。“这就像电话号码升位,快点慢点都没关系。”

  除了技术挑战,李星教授表示,目前国内还面临着人才的挑战,还需要国家层面配套政策的激励。“我们缺乏懂互联网的人才。如果说IPv4地址短缺,IPv6则是人才短缺。”李星教授认为,政府需要有配套政策鼓励运营商和ICP向IPv6迁移,需要建立培养人才的机制和资助相关科研项目,还需要明确的路线图和时间表。“一旦建立了依靠市场机制正向循环的产业链,中国将对世界互联网产业作出巨大贡献。”

页面功能 【打印】 【关闭】 【我有话说

MOOC风暴来袭

版权所有: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网络中心 CERNIC,CERNET,京ICP备05078770,京网文[2014]2106-306号

关于假冒中国教育网的声明 | 有任何问题与建议请联络:Webmaster@staff.cer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