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EDU首页 | 中国教育 | 科研发展 | 教育信息化 | 教育在线 | 教育舆情 | CERNET |  公开课导航
首页  |  科技前沿  |  科普知识  |  评论  |  人才  |  高校成果  |  高校资讯  |  会议通知  |  专题报道  |  数据排行  |  每日要闻  |  每日全部资讯

质疑愈演愈烈,怎么解决韩春雨“疑云”?
选择字体: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4-11-18

刘之远:科研人员去哪儿了?

  科研人员的国际流动问题近来引起了国外科学界的关注。《自然》杂志曾对全球2300位读者进行调查,并与专家进行了交流,试图弄清楚科学人才流动的深层趋势:他们到底为什么流动?流动趋势会发生什么变化?2012年底,Nature Biotechnology杂志发表了一份涉及4个领域(生物学、化学、地球与环境科学、材料学)内16个国家17000位研究者的迁移调查报告。那么,科研人员到底去哪儿了?

  影响科研人员国际流动的因素有很多,对科研环境的追求、组织的忠诚、对待遇的要求等。对个体而言,任何一个因素都可能对其流动与否产生决定性的影响。然而,对一个国家来说,当本国的科研人员都流向他国,同时又无法对其他国家的科研人员产生吸引力时,就要重新考虑现有的制度设计。

  制度设计和科研文化正如一个国家科研发展的“一体两翼”,在良好的文化氛围中,制度与文化相得益彰,制度可以为文化起到正向激励的功能;而在一种消极的文化形态之中,如果仍能得到制度的庇护和保障,这种文化就被制度所强化,制度也会陷入消极文化的囹圄之中。科研人员的国际流动是个现象,更是个问题。流动的受益方(西方传统科研强国)尚能组织大规模社会调查来探索此问题,而我们作为科研后发国家却只顾“招贤纳士”,引进了人才却不见得能用好人才。如此,“后发优势”迟早会被“后发劣势”所取代,制度的红利也会日益衰减。

  结合经合组织(OECD)2013年的报告,本文简要列举科研人员国际流动的事实。(注:统计样本均为有至少两次科研发表的科技人员;部分数据为OECD原始数据,部分数据经计算得出)

  科研人员流动基本概况

  OECD统计了1996~2011年至少有两次发表的科研人员的流动情况,将这些科研人员大致分为三类:不流动、回流、新流入,可以得到几个很有意思的事实:

  1.中国香港的回流人员比重第一(11.8%);而中国大陆倒数第一(2%)。

  2.中国香港的不流动人员比重倒数第二(81.8%),仅高于瑞士(80.7%);而中国大陆第一(96.8%);除南非之外,所有金砖国家(巴西、印度、俄罗斯、中国)的不流动人员比重均为世界前五(包括中国台湾省)。

  3.中国大陆和日本的新流入人员占其总科研人员的比重均为倒数第一(1.2%);除南非之外,所有金砖国家的新流入比重均为倒数后五名。

  科研人员净流动次数

  1.从1996~2011年科研人员净流动数角度看,美国、英国、中国、澳大利亚和瑞士居于所有国家前列。

  2. 在双向流动次数(某国科研人员流入量+科研人员流出量)总计超过2000的国家中,美国流动科研人员最多,达到84028人次。其中来自英国的科研人员最多(12739人),其次为加拿大(10932人)和德国(8042人)。

  3.中国和印度流入美国的科研人员总数仅次于英、加、德,分别为7978人和6550人。在与中国间科研人员流动超过2000人次的国家和地区中间,美国流入中国的科研人员最多,为8537人;其次是中国香港为2965人,日本紧随其后(2418人)。以上为本人结合原始数据计算得出。

特别声明: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分享到 更多

版权所有: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网络中心 Copyright © 1994-2017 CERNIC,CERNET,京ICP备05078770号,京网文[2014]2106-306号

关于假冒中国教育网的声明 | 有任何问题与建议请联络:Webmaster@cer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