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EDU首页 | 中国教育 | 科研发展 | 教育信息化 | 教育在线 | 教育舆情 | CERNET |  公开课导航
首页  |  科技前沿  |  科普知识  |  评论  |  人才  |  高校成果  |  高校资讯  |  会议通知  |  专题报道  |  数据排行  |  每日要闻  |  每日全部资讯

CERNET第24届学术年会
选择字体:      微信公众号BioArt  发布时间:2016-08-10

Nature正式报道“韩春雨事件”——附独家采访评论

  按:就在几个小时以前,Nature正式发文就近几个月来持续发酵的“韩春雨时间”给出了一个详细的报道,题为《Replications, ridicule and a recluse: thecontroversy over NgAgo gene-editing intensifies》,作者《Nature》杂志亚太通讯员David Cyranoski教授。此外,同时Nature也以《Beyond CRISPR: A guide to the many other ways to edita genome》为题的一篇文章中也提及了NgAgo。

  以下是Nature报道文章的译文(不准确之处敬请谅解):

  关于“诺奖”级别的基因编辑“神器” NgAgo是否能替代CRISPR-Cas9的争论仍在急剧发酵。

  三个月前,石家庄河北科技大学的韩春雨报道说NgAgo可以用来编辑哺乳动物基因组。截至目前越来越多的科学家抱怨说韩的结果根本无法重复——尽管仍有一人告诉Nature说他自己可以。

  韩说他每天接到十几个急急忙忙的电话和短信嘲弄他,说他的职业生涯即将结束——但韩仍确信说该技术是可信的。韩也告诉Nature说应addgene的要求,8月8号他已经向Addgene提交了详细的protocol(实验细节),并希望这些举措可以帮助其他科学家尽快重复出他的结果。发表其论文的Nature Biotechnology杂志也已经开始调查此事。

尽管韩春雨每天都要接到数十个电话询问,但是他仍然坚信他的基因编辑论文是没有问题的。

  但风险仍然很高。过去几年,CRISPR–Cas9 系统已经改变了生物学的研究,但研究者们仍孜孜不倦追求其他的基因编辑工具:NgAgo只是其中一个。“我们中的很多人都坚定的支持这一发现,并希望NgAgo真的能起作用,哈佛医学院遗传学家George Church如是说。

  在论文中,韩的团队报道说使用一些列不同的序列来指导NgAgo可以在人的细胞内编辑8个不同的基因,也可以在染色体特异位点敲入目的基因(F. Gao et al. NatureBiotechnol. 34, 768–773;2016).

  韩说,最为重要的是NgAgo只特异性针对目的位点进行切割,这要优于脱靶效应的CRISPR–Cas9 系统。韩还补充说,CRISPR–Cas9 系统还依赖PAM序列来起始切割事件,而NgAgo并不需要,这更加拓宽了NgAgo的使用范围。

  在中国这一工作得到了极大的褒奖,包括CCTV参观了韩的实验室。韩是一个比较低调的人,其兴趣包括收集茶叶和弹奏古琴。但韩说这一工作的影响是空前的。其实韩不喜欢旅行,也从未走出过国门:今年3月份去杭州会见合作者是其42年来第一次乘坐飞机。在文章发表之前,“完全没有人知道我”,韩在实验室及附近的宾馆里对Nature这样说。

  七月初,当打假专业户方舟子在新语丝(xys.org) 开始质疑这一工作的可重复性的时候,真正的怀疑才真正到来,批评的声音也充斥着中国的各个媒体。

方舟子

  7月29日,当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遗传学家Gaetan Burgio在其博客中公开了重复实验失败的各种细节的时候,预示着这一争论正式走向国际化。平时,他的博客帖子点击量不过几十,但这次却一下子超过了5000。

Gaetan Burgio

  就在同一天,位于马德里的西班牙国家生物技术中心的遗传学家Lluís Montoliu给国际转基因技术协会会员发了一封邮件,邮件中提到“放弃任何与NgAgo有关的实验,请不要再浪费时间、金钱、动物和人力”。随即这封邮件被泄露,然后出现在了方舟子的新语丝网站上。

Lluís Montoliu

  自此以后,一名MRC中心(英国爱丁堡再生医学中心)的分子生物学家Pooran Dewari进行了一次在线调查,最后他发现只有9名研究人员声称NgAgo是有效的,然而97名研究人员表示不能重复。DebojyotiChakraborty是来自新德里的基因与综合生物学研究所的博士,他曾重复了韩春雨论文章的几个实验,也就是运用NgAgo系统敲除外源转入的GFP基因。确实,GFP荧光有所下降,但是目前并没有证据显示这里面发生了基因编辑。然后他表示,GFP荧光的减少可能是其它原因造成的。

  两名最初报道他们成功重复NgAgo的研究人员在一个在线聊天室中说他们被误导了。

  Jan Winter,一名来自位于海德堡的德国癌症研究中心的PhD学生说道,他有一个相似的经历,表示“我将在未来的几周内重复这个实验,但是到目前为止我认为它(NgAgo)是无效果的”。

  韩春雨表示,只有在他们实验室培养的细胞中运用这套NgAgo系统有效的,但是他们购买的细胞系却重复不出同样的结果。韩随后发现他们购买的细胞是有支原体污染了,而这可能就是问题所在。韩又提到,许多研究生可能实验做得太快而没有留意一些试剂。但是Jan Winter表示异议,“我不认为这是个科学家都会做错的问题”。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不想被卷入公共争论)独立于韩春雨实验室之外的中国研究人员告诉Nature,他们在好几个细胞系检测了NgAgo系统是否有效,而且他们的结果显示NgAgo能够在预期的位点诱导遗传突变——这一结果已经通过测序鉴定。他又提到,NgAgo系统的效率并没有比CRISPR-Cas9高,但是可能还要后续调整改进。“但是总的来说NgAgo是有效(But, in short,it worked)”,这名科学家最后提到。

  两名要求匿名的中国科学家提到,他们有了一些初步的试压结果显示NgAgo是有效的但是仍然需要进一步测序去确认。

  Burgio说到,“NgAgo可能,可能是有效的。但是即便是这样,仍然面临很多挑战,NgAgo不值得继续进行,因为它绝不会超越CRISPR”。

  荷兰瓦赫宁根大学微生物学家、2014年一篇有关TtAgo蛋白在高温下进行基因编辑的Nature文章中的通讯作者John Van der Oost评论到,NgAgo的失败“是令人失望的,但是留给我们要做的是去看是否其它Argonaute蛋白系统是否能够运用”。

2014年Nature发表的有关TtAgo蛋白的工作

  就在几天以前,《自然.生物技术》杂志将一份声明提交给了《Nature》新闻团队,并提及“数名研究人员”联系了该杂志并报告他们并不能重复韩春雨的实验结果,“该杂志随即表示将按照既定流程调查此事”。一位发言人拒绝就调查性质和持续时间发表评论(《自然.生物技术》由Nature集团出版,但是Nature 新闻评论团队是独立于出版商的研究编辑团队的。)。

  这篇文章引述新华社英文帮的一篇题为《China Focus:Chinese geneticist defends high-profile findings》文章提到,韩春雨所在的河北科技大学表示在一个月之内,韩春雨将采取适当形式公开验证,届时将有权威第三方作证。

Nature引述新华网英文版的报道

  以上是关于Nature对韩春雨事件的报道,有鉴于此,BioArt采访了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从事基因编辑研究的专家,他对今天的Nature文章评论专门撰文评价道:

nature教我们的媒体重新学习做新闻

  2016年8月8日,nature的 news版,David Cyranoski刚刚发文,给我们示范了应该如何公开报道热点事件,其文风值得国内(或者中文语境下)所有公开参与报道争议的相关各方学习。

  此文并没有试图平息NgAgo引发的争议,只是客观地摆出了一些事实及各方当事人的说法,报道者严格秉持了对具体争议的价值中立,也正因为如此反而轻松地恪守了新闻报道的基本操守。

  反观前一阵子国内媒体,在初期对这一重磅论文的报道是没有问题的,是基于对nature的信任、基于对科学家的信任。问题出现在出现争议之后。围绕对NgAgo及韩春雨的质疑,预设了立场,而且直接体现在文稿之中,有一些报道,也许也知道不应该预设立场,但是还是忍不住夹带私货,故而充分发挥汉语言技巧,左躲右闪地暗中使劲儿,搞得自己挺累。媒体忘记了自己是第三方,夹杂着立场和情感混战进来,搞得好像没有第三方一样。

  其实,这不是第一次,恐怕也不是最后一次。瓷国,被“船堅炮利”惊扰之后,清末民初,有识之士顿觉面临“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开出了各种药方,以图“强国存种”,自“中体西用”到“德先生赛先生”,君臣佐使。其中有个怪才杨度,兴许是“议学”的首倡者。什么是议学?parliamentary。

  几经周折后,社会主义救中国、改革开放、WTO、全球化,时至今日,中国俨然已成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科技大国了,然而从熟人社会快速推进到陌生人社会,如何辩论公共话题,还需补课。前几年有本小册子《罗伯特议事规则》,算是向国人科普了如何辩论而保持体面,说来也简单,辩论双方轮流向第三方陈述观点!这样,至少不至于搞成乒乓球模式、比嗓门模式。

  公共话题的讨论,媒体需要充当第三方,或者说有水准的媒体应该担当第三方。在中国,这很难。就是地震之类的灾难报道,我们的媒体与日本NHK相比,那种对职业操守的冷峻恪守,相差太大。

  这次轮到科学话题了,更应该冷峻超然啊!难!预设太多,善意的预设、无知的预设、方黑方粉,诸如此类,搞得热热闹闹,最后一锅粥,只剩下观念之争、忘记了追寻事实真相,又一次地成为一哄而起、一哄而散的万民狂欢。

  好在,仍有不少居庙堂之上及处江湖之远者还算有几份清醒。毕竟,中国正在融入世界,互联网缩小了这个地球村。这不,nature的news,David Cyranoski的小清新文字,马上就来到了大家面前。各位看官,何必拒绝呢?

  按照毛主席的教导,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吧!

 

  相关阅读
中国教育网络杂志微信二维码
特别声明: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分享到 更多

版权所有: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网络中心 Copyright © 1994-2017 CERNIC,CERNET,京ICP备05078770号,京网文[2014]2106-306号

关于假冒中国教育网的声明 | 有任何问题与建议请联络:Webmaster@cer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