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中国教育 高校科技 教育信息化 下一代互联网 CERNET 返回首页
程开甲走了,两弹一星元勋在世仅余4位
2018-11-19 人民日报-百家号

  2018年11月17日,中国核武器研究的开创者之一、“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程开甲院士在北京逝世,享年101岁。

程开甲(资料图片)

  至此,中国23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中,仅有4位在世。

  中国“核司令”,曾“消失”20多年不发一篇论文

  直到离世,这位老科学家对很多人而言可能都还比较陌生。有人说,他可能是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中公开学术成果最少的一位了——一个直观的数字是,在他参加核武器研试的20多年中,其发表论文数量为零。

  其实,在走上核武器研制之路之前,程开甲就已小有名气,其学术前景也被外界普遍看好。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其出身名门,受过前沿的学术训练。

少年程开甲

  1946年,程开甲来到爱丁堡大学,成为被称作“物理学家中的物理学家”M·玻恩的学生。玻恩共带过彭桓武、杨立铭、程开甲和黄昆4位中国学生,他们都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彭桓武、程开甲被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黄昆曾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在玻恩身边的4年,程开甲结识了狄拉克、海特勒、薛定谔、缪勒、鲍威尔等科学巨匠。1948年,苏黎世的国际学术会议上,程开甲与师兄海森堡就学术问题展开针锋相对的激烈争论,连大会主持人、著名物理学家泡利都无法裁判。

▲程开甲(后排左1)与导师玻恩教授(前排右1)在一起

  让人意外的是,1963年,叱咤学术界的程开甲“消失”了。他在被称为“死亡之海”的罗布泊工作生活了20多年。

1966年,程开甲(左一)在氢弹试验现场。

  此后,程开甲虽未发表一篇学术论文,却参与缔造了一个核试验基地,成为我国核事业人才的摇篮之一,这里先后走出了10位院士、几十位技术将军,获得2000多项科技成果奖,许多成果填补了国内空白。

  1964年10月16日,我国自主研制的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

  摄影大师马克·吕布作品。山西农村,一个年轻人拿着报纸,上面刊登着原子弹爆炸的消息。

  “我只是代表,功劳是大家的。”

  1984年,组织考虑到程开甲的年岁已高,把他从戈壁滩调到了北京,担任原国防科工委科技委常任委员。

  由于工作职责的变化,他的科研工作也发生变化。一方面,他在抗辐射加固和高功率微波领域努力;另一方面,他为材料科学的发展提出了新的研究思想与方法。

程开甲在打字机上撰写论文。

  前些年,程开甲与他的大女儿程漱玉天各一方,开始合作著书———《超导机理》。研究中,程开甲在电脑上打出英文书稿,女儿协助做计算和校对,近20万字的英文专著终于问世。接着,程漱玉又用中文整理出版。程开甲不倦地对材料科学的理论和应用开展创新性研究,建立了程氏“TFD”电子理论,并在一系列的试验中取得了重要进展。

  谈起晚年的创新成就,程开甲感慨地说:“我只是希望,我的建议、我的研究,能对我国的武器装备发展起到作用。”

程开甲(右)与王淦昌(中)、吕敏(左)一起参加会议。

  程开甲,是中科院院士。他的研究成果,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一等奖,国家发明奖二等奖和全国科学大会奖、何梁何利科技进步奖等多项奖励。1999年,被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2013年党中央、国务院为他颁发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我只是代表,功劳是大家的。”对于这些崇高的荣誉,程开甲有他自己的诠释:“功勋奖章是对两弹一星精神的肯定,我们的成就是所有参加者,有名的、无名的英雄们在弯弯曲曲的道路上一步一个脚印去完成的。”

  “20元”,这是最高级别的奖励

  20世纪50年代,中国决定研制原子弹、导弹和人造地球卫星。钱学森、邓稼先等后来家喻户晓的科学家,当年隐姓埋名去了戈壁大漠,参与这项秘密工作。

  钱三强当时找邓稼先参加原子弹研制时,告诉他“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

  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是邓稼先的至交好友。多年以后,他问过邓稼先“两弹”研制成功后的奖金问题。

  邓稼先告诉他:“奖金20元,原子弹10元,氢弹10元。”这还是最高级别的奖励。当年,发给整个“两弹”研究团队的奖金总额是1万元,奖金按照10元、5元、3元等级下发。

  1999年9月18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之际,国家表彰为“两弹一星”作出突出贡献的23位科技专家,授予他们“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其中,当时已经不在人世的王淦昌、邓稼先、赵九章、姚桐斌、钱骥、钱三强、郭永怀被追授了这枚奖章——姚桐斌去世时不满46岁。在世的有于敏、王大珩、王希季、朱光亚、孙家栋、任新民、吴自良、陈芳允、陈能宽、杨嘉墀、周光召、钱学森、屠守锷、黄纬禄、程开甲、彭桓武。

  他们当中,最年轻的孙家栋和周光召生于1929年,戴上这枚奖章时已70岁。

视觉中国供图

  这枚直径8厘米的奖章是纯金铸造的,重量515克,图案上有五星、长城、橄榄枝。五星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长城象征着中华民族坚强不屈的精神和坚不可摧的国防,橄榄枝则表明中国研制“两弹一星”是为了维护和平。

  请历史记住他们!

  近20年来,”两弹一星“奖章的主人们,随着年岁增长,渐次告别人世。

  目前在世的4位是97岁的王希季、92岁的于敏、89岁的孙家栋和89岁的周光召。

  在世”两弹一星“元勋(4位)

  王希季(1921.7.26-)火箭、卫星

  于敏(1926.8.16-)氢弹

  孙家栋(1929.4.8-)导弹、卫星

  周光召(1929.5.15-)原子弹、氢弹

  已故”两弹一星“元勋(19位)

  王淦昌(1907.5.28-1998.12.10)原子弹、氢弹

  赵九章(1907.10.15-1968.10.26)卫星

  郭永怀(1909.4.4-1968.12.5)原子弹、氢弹、导弹

  钱学森(1911.12.11-2009.10.31)火箭、导弹、卫星

  钱三强(1913.10.16-1992.6.28)原子弹、氢弹

  王大珩(1915.2.26-2011.7.21)卫星、原子弹

  彭桓武(1915.10.6-2007.2.28)原子弹、氢弹

  任新民(1915.12.5-2017.2.12)火箭、导弹、卫星

  陈芳允(1916.4.23-2000.4.29)卫星

  黄纬禄(1916.12.18- 2011.11.23)导弹

  屠守锷(1917.12.5-2012.12.15)火箭、导弹

  吴自良(1917.12.25-2008.5.24)原子弹

  钱骥(1917.12.27-1983.8.28)卫星

  程开甲(1918.8.3-2018.11.17)原子弹、氢弹

  杨嘉墀(1919.7.16-2006.6.17)卫星

  陈能宽(1923.5.13-2016.5.27)原子弹、氢弹

  姚桐斌(1922.9.3-1968.6.8)导弹、火箭

  邓稼先(1924.6.25-1986.7.29)原子弹、氢弹

  朱光亚(1924.12.25-2011.2.26)原子弹、氢弹

中国科学院网站截图

  2015年,坐落于今天中国科学院大学雁栖湖校区的中国科学院”怀柔火箭试验基地“,改建为“中国科学院与‘两弹一星’纪念馆”。

  这一年,孙家栋在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的访谈中留过一句寄语:

  1956年至1967年主持中国科学院日常工作的张劲夫曾在回忆“两弹一星”研制工作时说:

  ”他们靠的是一种崇高的精神,一种为了祖国富强而献身的精神,他们是‘两弹一星’的真正功臣。“

  ……

  “我提议,让我们一起对为中国的“两弹一星”事业做出贡献的所有科学家、科研人员、工程技术人员、管理工作者、工人和解放军指战员致敬!向为了这一伟大事业而献身的同志表示深切的怀念与哀悼!请历史记住他们!

教育信息化资讯微信二维码

特别声明: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高校科技频道联系电话:010-62603040
邮箱:zhangwj#cernet.com
微信公众号:中国教育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