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EDU首页 | 中国教育 | 科研发展 | 教育信息化 | 教育在线 | 教育舆情 | CERNET |  公开课导航
首页  |  科技前沿  |  科普知识  |  评论  |  人才  |  高校成果  |  高校资讯  |  会议通知  |  专题报道  |  数据排行  |  每日要闻  |  每日全部资讯

质疑愈演愈烈,怎么解决韩春雨“疑云”?
选择字体:      新华社  发布时间:2016-09-26

中国现在是否该建大型对撞机? 两诺奖得主意见相左

  最近,中国现在要不要建大型对撞机的问题在国内引起广泛争议,两名美国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对此也极大关注。

  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已是93岁高龄的菲利普·安德森持反对态度,认为建大对撞机代价昂贵,可探索其他研究方式;而75岁的戴维·格罗斯则写下反驳长文。可能觉得文章太长,格罗斯还特意找人译成近5000字的中文再传给记者。

  此前,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杨振宁认为,“用超大对撞机来找到超对称粒子,只是一部分高能物理学家的一个猜想”,反对现在就将巨额资金投入其中,并提出了7点反对意见。

  安德森在反铁磁性、高温超导等领域有重大贡献,1977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是美国超导超级加速器(SSC)项目最有影响力的反对者。安德森说,他认识、仰慕杨振宁已经60年了,很同意杨振宁的看法。回顾30多年前反对SSC项目,他认为当年的做法“终究还是对的”。

  安德森说:“我的直觉是粒子物理学家太执着于高能量对撞这个代价极大的单一研究方式,而忽略了其他重要的实验事实(比如暗能量、暗物质、丢失零点能量等问题)比追逐更高的能量还有意义。”

  格罗斯是美国理论物理学家,2004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他去年曾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文章,力赞中国大对撞机计划。对杨振宁的7点意见,格罗斯一一反驳,表示完全不能认同他的看法,并强调身为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他为大对撞机计划兴奋不已。

  格罗斯说,1993年美国国会叫停SSC项目对美国基础物理学而言是一场灾难,美国在高能物理领域的领导地位很快拱手让给欧洲。中国如果重复美国当年犯下的严重错误,那将是一场悲剧。

  他说,SSC之后,世界所有大型加速器项目都基本按时、按预算完成,包括欧洲大型强子对撞机,而中国在高能物理大工程建设方面有很好的记录,造大对撞机不能再被视为无底洞。

  格罗斯澄清,中国科学家现在提出建设的是60亿美元的“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而不是200亿美元的巨型质子对撞机,后者是“更远的将来”才要考虑的事。建超大对撞机与中国在大科学工程方面的雄心壮志非常吻合,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比不上发达国家不该是反对的理由。

  格罗斯说,科研经费投入不是“零和游戏”,其他科学领域不会为建大对撞机付出代价。美国SSC项目取消后,其他物理领域的科研经费并没有像预想那样大幅增加,大科学项目反而屡屡遭挫。此外,建大对撞机的主要科学目标不是寻找超对称粒子,而更多是要研究希格斯粒子。

  格罗斯说,直接源于高能物理研究的新技术已带动大批相关工业的发展,目前从光源到用于癌症放射治疗的医用加速器,全球加速器产业的总价值有几十亿美元。由于质子对撞机需要强磁铁,这极大地带动了超导磁铁技术的发展,形成了10亿美元的产业。同时,超导磁铁技术又是价值50亿美元的核磁共振成像产业的核心。所以即便从最狭义的角度讲,高能物理对社会也是有实际好处的。

  格罗斯说,过去30年中,中国高能物理研究稳步成长,愈变愈强。大对撞机可使中国在未来20到50年成为基础物理研究的中心。而且从最基本的层面上来说,物理学是一门实验科学,没有其他低成本的途径研究基础物理。

  围绕中国现在是否建设大对撞机的争论,已经跨出国界,甚至远在南非都有多位知名物理学家关注此事。可以说,这已经不再仅仅是关乎中国高能物理发展的一场争论,而是正在发展成为事关全球高能物理未来发展方向的一场大争论。

中国教育网络杂志微信二维码
特别声明: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分享到 更多

版权所有: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网络中心 Copyright © 1994-2017 CERNIC,CERNET,京ICP备05078770号,京网文[2014]2106-306号

关于假冒中国教育网的声明 | 有任何问题与建议请联络:Webmaster@cer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