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中国教育 科研发展 教育信息化 下一代互联网 CERNET 中国教育在线 返回首页
对话韩春雨:公布所有数据不等于韩寒公布手稿吗
2016-08-12 澎湃新闻网

  韩春雨瘦了,一位接近他的人说,最近韩春雨经常做实验到凌晨两三点钟。

  他的实验室在河北科技大学一座四层老楼里,红色的外墙伏满了爬墙虎,韩春雨在这一待就是10年。今年5月2日,一篇关于新基因编辑技术NgAgo的论文在国际顶级期刊《自然·生物技术》(Nature Biotechnology)在线发表(后在该刊第34册7月号纸质版发表),作者是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领衔的课题组。发表后,不仅他个人,连他所在的实验室,都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为了安全,学校不得不给实验楼安装上刷卡入内的智能门,还布了摄像头。

韩春雨实验室所在的四层老楼新安装上智能门。

  韩春雨有两间研究室在三楼走廊的尽头。在接待过一波又一波记者,甚至有长江学者来访的房间里,一张白色纸片嵌在插座缝里,上面写着“Arrival of the Argonautes 1.0T and 2.0 Smart! (Ago1.0T和2.0Smart版本的到来!)”,后缀为两个笑脸。实验室在等NgAgo优化版2.0尽快问世。

  但NgAgo1.0仍然摇摇欲坠。由于多个实验室无法重复实验,被认为可以超越时兴的CRISPR-Cas9,帮助人类对目标基因进行“编辑”的NgAgo技术遭到质疑。多国科学家呼吁《自然·生物技术》杂志督促韩春雨公开所有实验数据。8月2日,《自然?生物技术》发言人回复媒体称,“将按照既定流程来调查此事。”

  在河北科技大学默默无闻坐了10年冷板凳,没有发表任何重要论文之后,NgAgo的发现把韩春雨拉进聚光灯下。论文发表的3个月内,韩春雨的角色来了个急转弯,从“网红科学家”变成了质疑者口中可能的“论文造假者”。

  8月2日,当澎湃新闻(www.thapaper.cn)记者在实验室里见到韩春雨时,他如处暴风眼中一般的平静。42岁的韩春雨穿着简单的灰恤衫和凉鞋,戴着黑色的运动款手表。围着一张脱了漆的方桌,他给记者斟茶,偶尔抽出一根泰山牌香烟点上。韩春雨和澎湃新闻记者交流了两个多小时,采访快结束时,韩春雨进进出出地准备实验用品,他对着澎湃新闻说,“放心吧,我们家3位教授,我很珍惜名誉。”

  韩春雨的父亲是河北师范大学教授,哥哥韩田鹿是河北大学教授,上过《百家讲坛》。

  《自然》杂志在一篇报道中是这么形容韩春雨和他现在的处境的:一位隐士般的科学家,“面对甚嚣尘上的争议,依然坚持着他的主张。”

韩春雨有两间研究室在三楼走廊的尽头。

中国教育网络杂志微信二维码

特别声明: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科研发展频道联系电话:010-62603943
邮箱:zhangwj#cernet.com
微信公众号:中国教育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