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中国教育 高校科技 教育信息化 下一代互联网 CERNET 返回首页
区块链自媒体“生死考”:游走“灰色地带” 监管加码
2018-08-23 新京报

8月21日,币世界快讯关停通知界面。

8月21日,火币资讯关停通知界面。

8月22日,金色财经微信小程序界面。

  区块链大火之后,区块链自媒体泥沙俱下。一夜间多个区块链自媒体的微信公号因涉嫌发布炒作ICO和虚拟货币信息突然被封。

  不过,8月22日,仍有涉区块链内容的公号在正常运作,例如巴比特资讯、币圈早知道等。据新京报记者了解,部分被封号的区块链自媒体转向了APP或微信小程序,继续发布信息,也有自媒体表示将会重新进行自身定位。

  新京报记者采访发现,被封号背后,不少区块链自媒体存在“灰色交易”,包括包装ICO项目,为发币项目“站台”以分得一杯羹,运营社群撮合交易、代投等,涉嫌参与炒作ICO和炒币盈利。

  在永久封号后,8月22日,对于ICO和虚拟货币领域的监管加码。北京朝阳区叫停虚拟货币推介活动,同时,江苏金融办将互金风险专项整治拓展到虚拟货币、ICO等领域。有业内人士表示,对违规行为的打击或将长期开展。

  监管加码 炒作虚拟货币、ICO被整治

  封号事件次日接连传出虚拟货币相关监管举措。8月22日,新京报记者获悉,北京市朝阳区金融社会风险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通知,要求各商场、酒店,宾馆、写字楼等地不得承办任何形式的虚拟货币推介宣讲等活动。

  另外,江苏省金融办已经将互金风险专项整治拓展到虚拟货币、ICO领域。据《人民日报》8月22日报道,江苏省金融办全面梳理省内各类金融风险,向13个设区市政府分别发函,提示包括特定风险点在内的风险,督促逐一建档、逐项处置。持续深入开展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整治领域拓展到虚拟货币、ICO、校园贷、现金贷等,对摸底排查阶段确定的重点对象进行现场检查和处置。

  有圈内人士将此次封号事件调侃为“9.4一周年大礼包”。2017年9月4日,央行、网信办等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代币发行(ICO),并清理整顿ICO平台以及组织清退ICO代币。对于存在违法违规问题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关闭网站平台及移动APP,对移动APP在应用商店做下架处置,并依法吊销营业执照。

  去年9月15日,北京监管机构宣布关停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所,并要求于15日晚间24时前发布公告,明确停止虚拟货币交易的最终时间,并立即宣布停止新用户注册。此后,比特币中国、火币、OKCoin等多个平台宣布停止虚拟货币交易业务。

  今年1月26日,互金协会又发布境外ICO风险提示,称有部分投资者转向境外开展相关活动。

  有业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对违规行为的打击或将长期开展。

  区块链自媒体“灰色交易”:包装ico项目、运营社群、撮合交易、代投

  区块链自媒体批量“死亡”背后是怎样的“灰色交易”?

  首先是包装ico项目,有从业人士表示,牛市时期,区块链头部媒体的软文价格在5万-10万左右。除此之外,区块链自媒体的赚钱方式还有很多,例如通过社群运营变现。微博上有网友称,“一个区块链自媒体把我拉入了N个币圈群。”

  区块链自媒体从业人士李铭(化名)告诉记者,相对于广告来说,一个区块链自媒体背后,最有价值的是社群,通过社群运营可以变现套利。

  记者检索发现,在多个区块链自媒体中,都有付费进群的业务,其中“海外币圈”、“币赚大联盟”等群需要炒币玩家支付199、399元的入群费。据李铭介绍,一些资金盘面更大的群,进群时则需要支付群主一个以太坊。

  去年中国禁止ICO、关停境内比特币交易所后,国内比特币交易转入地下,各类自媒体形成的社群成为重要的交易场所。当做市商、撮合交易也成为自媒体赚钱的一个方式。

  以公号“币圈邦德”为例,其向群内炒币玩家提供“主流币种代购及回收服务”。据其公告介绍,群内推出比特币、以太坊、EOS三种数字货币的代购及回收业务,由群主公号提供此服务,对于群内成员之间私下交易的行为,本群不予支持。

  代购、回收流程均根据市场行情进行报价,两方均需要与群主交易。即是说群主既可当中介撮合交易,也可以当做市商,形成“资金池”。

  另一种赚钱方式就是建立代投群。群主会主动推荐ICO项目,发出代投链接,对项目感兴趣的投资者会主动与群主联系。

  业内人士赵明(化名)告诉记者,“这里有很多猫腻,比如有的代投群主,会先按规定投币,如果这个代币开盘大涨,那么他很可能自己就把利润吞下来,然后向其他玩家谎称没有发币,原价退币;如果跌的话,就正常给其他玩家发币,他还能赚提成,不需承担风险。”

  据投资者反映,暴利面前,一些小的代投方会以各种理由,不给投资者发币,自己独吞高额利润,最后退币,解散微信代投群。

  记者在炒币社区检索发现,有数十条代投跑路的消息,受骗者会在社区公布骗子的微信号、QQ号、钱包地址,提醒其他投资者不要再被骗。

  一位受骗者王琴(化名)向记者表示,此前他参与了“小羽漫谈区块链公众号”组织的投资群,半年多时间,群内成员交流炒币经验,跟随群主参与海外ICO,代投并无异常,今年群主推荐了一个名为“LIM”的ICO项目。

  在其提供的项目说明书中,承诺项目如果失败会进行最高100%的赔偿。在项目代投结束后,群主解散了微信群,并注销了微信公众号,“这个群主人间蒸发了,我们现在还在找他,一些朋友自认倒霉了。”由于缺乏群主的身份信息,找回损失变得十分困难。

  千万融资背后是与投资方的“深度绑定”

  今年以来,动辄千万级、亿级的链圈媒体融资背后是怎样的盈利模式?

  “第一个盈利来源是给项目方做报道,”据一准区块链自媒体人所知,今年5月有媒体曾收1比特币,作为报价。“其次,是建社群,帮项目方做私募,然后收所谓的私募费。这个费用其实收得挺高,但就是导流、割韭菜。”

  中介人士李兵(化名)表示,“关于这个所谓的私募,实际上由于项目的金额一般会比较大,项目方需要有社群,媒体的公号只是一个表象,其背后所拥有的社群成员越多,媒体的号召力就会越强。”

  “一些投资方给自媒体投钱,可能不是用来进行盈利的。投资方需要有一些能够公开发声、又拥有一定社群影响力的通道,他们需要有这样的一些渠道,能够服务于他们,方便投资方的项目变现。”李兵这样解读链圈媒体的融资行为。

  李兵系某公关公司CEO,对于时下众多的链圈自媒体,李兵认为他们往往是打着区块链的旗号做“另外的事情”。“实际上现在这个生态里有两个圈——链圈和币圈。但很多打着区块链技术讯息服务的媒体,注定会上ICO这条路。目前,区块链技术不赚钱,这是根本的原因。”

  李兵介绍,与传统的广告不太一样,区块链自媒体是“通过媒体的报道、分析及站台,能给项目方带来多少的资金,会有一个深度绑定的机制在里面。”

  一位已离职的区块链公号创始人表示,区块链公号初期的盈利模式是发软文,一篇阅读量2000左右的软文,收费在8000元-16000元左右。今年二三月份,区块链自媒体的高峰期,有自媒体的软文收费最高达到7万元一条。那时候,区块链自媒体泡沫很大,只要想做自媒体,钱(投资)就找来了,一般做区块链自媒体能融到500万-1000万元左右。

  区块链自媒体还有一个重要的赚钱途径是为发币站台,从发币项目中分得一杯羹。自媒体以撰稿的方式分析币和项目,为刚上市或者即将上市的币做测评,参与炒币的“韭菜”没有什么判断力,这种情况下,自媒体能够从中获得一定比例的数字货币。泡沫很大时,区块链自媒体一夜暴富不是梦。但这种赚钱方式与炒币行情、大环境有关,项目减少或停了,交易量以及财富效应大幅降低,收入会受很大影响。

  自媒体说

  被封后转至APP、微信小程序

  在关停风波中,众多区块链自媒体一夜梦醒。曾经可以为一篇广告漫天要价,如今有人因担心被封号半小时删两百篇文章。

  一位被封号的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封号后将暂停相关业务,重新进行自身定位,但不会就此离开。”他表示:“封号对我们的影响比较大,我们的用户大多来自微信公众号,目前已经进行申诉。”

  涉及炒币的微信公众号并未全部被关停,部分炒币公号在封号事件发生后,为防止封号后失去订阅用户,采用“备用号”的形式,吸引订阅用户重新订阅。

  目前,虽已搜索不到金色财经、币世界等公众号,但其官网尚能正常访问。另外,金色财经的微信小程序正常运行,仍不间断推送代币、区块链资讯。微信公众号被封停的火币资讯亦表示,不影响火币旗下其他业务的正常运营。

  一位公号没被封的区块链自媒体创始人称,“我们既有公号又有APP,更看好APP,所以并不担心。”对于是否担心未来可能被封号,该人士表示:“少谈币。”

  炒币者、传统行业媒体从业人员是该行业的主力。以“数字货币趋势狂人”公众号为例,公号创作者在2016年注册,据公号介绍,主做行情分析的公号作者,同时也是炒币玩家,理工科背景。公号称:“7年工作换了6家公司,每次跳槽都离自己喜欢的东西近一步,最后莫名其妙混进了币圈。”类似炒币者成为“意见领袖”的例子不在少数,包括“币姥爷”、“币圈少主”等多做币圈行情分析,公号个人色彩浓厚。(王全浩 顾志娟)

  投资者说

  封号影响小,仍有其他渠道获取信息

  从用户角度来看,此次封号事件对于炒币用户影响较小。

  王华(化名)是一名80后炒币投资者,他表示,近期数字币市场整体大幅下跌,市场步入熊市,人气大不如前,对于市场信息的关注热情已经大大降低,所以封号事件虽然在情绪上造成利空,但对已经大幅下挫的市场来说,影响很小。

  王华表示:“虽然没有办法在微信端浏览信息,但像快讯类的区块链媒体,比如金色财经、币世界等都有APP,可以直接在APP上浏览信息。”

  家住北京东城区的张先生表示,看到消息后,想到自己曾抱着尝试的心态买了小额的比特币还没有卖掉,内心很忐忑,“但想到毕竟金额较小,风险可控,也就相对能释怀了。”不过,他还表示,“其中(炒币)确实有很多未知的因素。”(王全浩)

  专家说

  查禁区块链自媒体,应区别对待

  “我觉得早就应该采取这一措施了。去年开始就有部分区块链微信公号因为运营机制的原因,和很多利益绑定在一起。这就产生了很多问题。比如一些自媒体和交易所、投资机构存在股权关系,其为一些项目站台或者发软文,但普通投资者可能不知道这种关系。”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表示。

  尹振涛指出,ICO被禁后,表面看没有ICO方面的机构了,但这是个假象,很多ICO方面的投资人还是中国人。“之前已有的监管手段,效果并不明显,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投资渠道或者关于这方面的宣传并没有关闭,这个市场还是很热闹。”

  尹振涛提出,要规范围绕虚拟货币及相关领域开展的广告、宣传和推广行为,规范自媒体及其他信息发布平台。他还建议尽快研讨出台针对虚拟货币市场投资的监管政策,加强信息披露、行业准入及投资者适当性管理要求。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认为监管急需变革,他主张,“将区块链应用到监管,实现‘以链治链’。”“我们应该把区块链的应用场景更多地考虑到一些最需要的领域,比如政府对监管层面、对实体经济的金融风控方面应该更多地去做一些应用和探索。”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邓建鹏向新京报记者表示,部分媒体对炒币、传销、圈钱、误导投资者,存在一定的影响,对这些媒体依法律程序给予限制,是有意义的。但是,在查禁时,应区别对待,对没有上述相关违法违规的区块链自媒体,则应允许存在。(记者 王全浩 黄鑫雨 顾志娟 侯润芳)

中国教育网络杂志微信二维码

特别声明: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高校科技频道联系电话:010-62603040
邮箱:zhangwj#cernet.com
微信公众号:中国教育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