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EDU首页 | 中国教育 | 科研发展 | 教育信息化 | 教育在线 | 教育舆情 | CERNET |  公开课导航
首页  |  科技前沿  |  科普知识  |  评论  |  人才  |  高校成果  |  高校资讯  |  会议通知  |  专题报道  |  数据排行  |  每日要闻  |  每日全部资讯

2017年高等教育信息化创新论坛5月开幕
选择字体: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03-03

VX神经毒剂为何如此凶险

  VX神经毒剂确实做不到秒杀,它的发作需要时间,根据接触途径及个体吸收情况的不同,通常需要数十分钟至数小时,如果慢的话也可能十几小时以上才出现典型的症状。

  2月13日,一名朝鲜籍男子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被两名女子“掩面”袭击,该男子虽然立刻找到机场工作人员求助,并及时被送往医院,但还是在送医途中不治身亡。

  2月24日,马来西亚警察总长丹斯里卡里发表文告,经过尸检证实死者的眼部黏膜与脸部的擦拭物中含有一种学名为S-(2—二异丙基氨乙基)—甲基硫代膦酸乙酯或称VX神经毒剂的毒物(以下称为VX神经毒剂)。

  因为该名男子的政治身份敏感,其被害背后的政治因素令世界各国媒体讳莫如深。因此当VX神经毒剂被“抛出”后,媒体们立刻找到了宣泄的出口。而纵观这起被机场监控全部记录的事件始末,令观众最好奇的也是“毒杀”二字。

  不是秒杀却不易发现

  从机场提供的视频可以看出,该男子在被两名女子手持手帕捂住口鼻并且挣脱后,还神志清醒地找到了工作人员,说明自己遭遇的事情,并且在救护车来到后自行走出机场大门登上车。这似乎与推理小说或者武侠小说中见血封喉、秒杀的毒药相差甚远。

  “VX神经毒剂确实做不到秒杀,它的发作需要时间,根据接触途径及个体吸收情况的不同,通常需要数十分钟至数小时,如果慢的话也可能十几小时以上才出现典型的症状。”中国科学院一位从事神经毒理学研究的专家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VX神经毒剂不致命。相反VX神经毒剂是一种比沙林毒性更大的神经性毒剂,是最致命的化学武器之一。在性状上,它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油状液体,一旦接触到氧气,就会变成气体。

  中国毒理学会工业毒理专业委员会委员、毒理学教授张荣在做客视频直播时介绍说,VX神经毒剂可以通过呼吸道、皮肤和消化道进入人体,抑制乙酰胆碱酯酶的活性,引发乙酰胆碱的大量堆积。

  乙酰胆碱是一种神经递质,依靠乙酰胆碱酯酶进行分解,一旦胆碱酯酶被破坏,就会造成乙酰胆碱受体器官发生功能性障碍。这些功能性障碍反映在人体上,最初会出现大汗、口水分泌增多的症状,然后会出现肌肉颤动,头晕头痛,若无解药,接下来便会陷入昏迷直至死亡。张荣表示,如果仅通过呼吸或者口服,只需要10毫克就可致命。

  但因为生活中难以接触到VX神经毒剂,最初症状很容易被忽视,人们以为只是一般的反应,而错过食用解药的时机。“VX神经毒剂中毒后,难以单独通过体征判断,需要依靠实验室化验结果确定。”上述中科院专家表示。

  那么,一旦接触到VX神经毒剂,人们该怎么办?张荣解释说,如果VX神经毒剂通过消化道进入人体要第一时间进行催吐,如果通过皮肤沾染中毒,那么清洗皮肤是首要措施,至于呼吸道吸入只能服用解药。对抗VX神经毒剂的解药就是“阿托品(Atropine)”。

  “阿托品”又名“颠茄素”,是副交感神经抑制剂,本身也具有很大的毒性,但同时也是对付神经性毒气的“特效药”。

  战争的产物

  VX神经毒剂让人谈虎色变,它的兄弟之一 ——沙林毒气也是赫赫有名的毒剂,它们都属于有机磷酸酯家族。有机磷最初以杀虫剂的身份出现。1938年,德国法本公司的研究者们发现,这种新型杀虫剂会出现副产物,并以4名研究者名字中的5个字母命名为“Sarin”,即沙林。德国人很快发现这种毒气的军事价值,并投入生产。

  之后,这种神经毒剂就开始与战争扯上了关系。它被装填在炮弹、炸弹等弹体内,以爆炸分散法使用,也可用飞机布撒,令毫无防护措施的人毫无招架之力。更可怕的是,VX神经毒剂是典型的持久性毒剂,杀伤作用持续时间为几小时至几昼夜。

  要知道,VX神经毒剂和沙林毒气炸弹并非历史武器而是现代武器的一部分,美军中也装备这样的弹药。1969年,在日本冲绳岛美军基地,VX神经毒剂从一个容器里溢出,使23名军人中毒被送进医院。而1995年3月20日发生在日本东京地铁站的中毒事件元凶就是沙林毒剂。

  不过,目前除了美国、俄罗斯等国仍保留数千吨的化学武器,其他大多数国家都签署了联合国《禁止化学武器公约》。1993年,《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将VX神经毒剂、沙林等纳入,宣布其生产和储备非法。之后《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缔约国开始销毁沙林等化学武器,到2015年底,全球已有192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了《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约90%的化学武器已经被销毁。

  日常生活中普通人难以见到VX神经毒剂。一般来说,“在实验室虽然可以配备VX神经毒剂,但是这些危险品都会做严格的登记,所以大家不必恐慌”,张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农药也包含有机磷

  当然, VX神经毒剂等有机磷酸酯家族并不是一无是处。

  目前,VX神经毒剂的“兄弟们”正在工农业生产上发挥着它们的强大作用,人们比较熟悉的是农业上使用的用于杀虫、杀菌及杀螨和除草等有机磷类化学农药。之所以被广泛应用,也是因为这一类农药品种多、药效高、用途广、易分解,更重要的是在人畜体内一般不积累。

  虽然农药中使用的有机磷的毒性可能不一定有VX神经毒剂与沙林毒性那么强大,但其急性毒性的机理都是相同的,有些有机磷农药(如甲胺磷)由于毒性很高已经被禁用。即使是目前广泛使用的相对毒性较低的有机磷农药(如毒死蜱),一旦无防护性接触或误食误服,也极易造成人或牲畜的急性中毒,有些还可能产生迟发性神经毒性。

  “因此,我们应该采取积极措施规范有机磷农药的使用、防治农药的污染,并在日常生活中防止误服误用。”中科院专家作上述表示。

中国教育网络杂志微信二维码
特别声明: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分享到 更多

相关资讯

版权所有: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网络中心 Copyright © 1994-2017 CERNIC,CERNET,京ICP备05078770号,京网文[2014]2106-306号

关于假冒中国教育网的声明 | 有任何问题与建议请联络:Webmaster@cer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