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中国教育 高校科技 教育信息化 下一代互联网 CERNET 中国教育在线 返回首页
西湖大学揭牌后,基金会办大学的“知”与“未知”!
2018-04-20 南方周末

  西湖大学任重道远,既要以世界一流大学为目标,又要趟出一条基金会办学、国家支持、校董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大学治理结构之路。

  2018年4月2日,西湖大学获教育部批准设立的消息正式公布。一周后,去掉“筹”字的“西湖大学”四字牌匾被挂上校门,不少师生路过时驻足,要与新校牌合影留念。4月16日,西湖大学校董会成立并召开了第一次校董会第一次会议,成为西湖大学继获批办学后的又一历史节点。

  随着西湖大学的揭牌,基金会办学模式开启无疑,但其能否真正落实校董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仍是未知;作为西湖大学捐赠基金筹资主体,基金会筹款压力必然紧绷,但筹款的方式却可充满智慧与创造。杭州市西湖教育基金会(2015年成立,是经浙江省民政厅批准的非公募基金会)举办西湖大学,还有哪些“知”与“未知”?我们应当如何关注它的探索之路?

  “新”在哪里

  关注西湖大学,应该关注西湖大学能否探索新的办学模式、建立现代大学制度。

  忙碌,是西湖教育基金会执行秘书长刘旻昊在这段时间里的常态。这位新晋妈妈曾因突然离开高强度生活节奏的不适应,早早结束产假回到工作岗位。

  2018年4月9日,她与团队陆续抵达杭州,落实校董会相关流程。这对于西湖教育基金会而言,是一件大事。

  依据西湖大学办学的纲领性文件《西湖大学章程》,作为西湖大学的举办者,西湖教育基金会应“决定学校董事会人数及人员构成;依照章程推举学校董事会成员”。推举首届董事虽由西湖大学筹委会提名,但仍需由举办者西湖教育基金会审核确认。

  于公众而言,西湖大学的吸引力在于它“小而精、研究型”的办学定位,其以博士生培养为起点,由结构生物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施一公领衔生物学研究所;神经生物学家饶毅领衔基础医学研究所;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潘建伟领衔物理学研究所;力学家、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十一领衔前沿技术研究所。

  4月17日傍晚,一位孩子的父亲为此特意和朋友在路过西湖大学时停下,意欲进去参观一番。他的孩子尚在牛津大学读博士后,他想帮孩子看看电视上这所定位极高的大学是否值得一试。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新教育基金会理事熊丙奇则在4月3日西湖大学获教育部批准设立时写下评论《西湖大学基金会办学模式值得探索》,认为关注西湖大学,既不是在浙江新增一所高水平的大学,也非在民办教育领域出现一所能够改变民办大学一直处在较为“低端”形象的大学,而应该关注西湖大学能否探索新的办学模式、建立现代大学制度。

  施一公曾如此介绍其“新”:“西湖大学是一所新型研究型大学,‘新’其实有两个方面,从管理上讲,它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校长执行董事会决定,负责学校日常管理;另一方面就是学校的运营经费大部分源自西湖教育基金会。学校教授的工资、学术活动费用、人才引进等等的费用大多需要从这里支出,而基金会依靠社会力量捐赠。西湖大学来源于社会、服务于社会,西湖大学本身就是社会的一部分。”

  熊丙奇分析西湖大学的基金会办学模式,是保证民办学校非营利属性,以及办学自主权的重要模式;而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则利于学校内部实现现代组织治理,探索建立董事会和校长依法行使职权、教师治学、民主管理、社会参与的大学治理体系。

  4月16日,西湖大学创校校董会第一次会议在浙江西湖高等研究院(以下简称西湖高研院)举办。会议确定了21位西湖大学创校校董会成员,确定由钱颖一担任校董会主席,杨振宁担任校董会名誉主席。随后的校董会会议中,一直为西湖大学筹建奔忙的筹建委员会主席施一公经校董会投票表决,当选为西湖大学首任校长。

  举办之责

  西湖教育基金会支持校董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但考验主要在校董会。

  刘旻昊原为施一公在清华大学所带领的实验室科研人员,在英国读至生物学博士后,2012年回国工作。3年后西湖教育基金会成立,以举办非营利性质的西湖大学,她主动请缨担任基金会执行秘书长。这对她来说,无异于重新读一个生物学博士。

  从最开始的只身一人,到目前17人的团队,刘旻昊开玩笑说自己是以做科研积极严谨的态度来做基金会的。西湖教育基金会高速运转起来后,她就奔忙在见各地潜在捐赠人的路上。

  尚在摸索过程的西湖教育基金会后来找到了在公益领域极富经验的陈越光。他正担任浙江敦和慈善基金会的执行理事长、战略规划委员会主席及秘书长,每年掌管捐赠支出上亿元。缘起于捐款,西湖教育基金会积极邀约陈越光加入,结果陈越光成为理事和敦和3亿元捐赠几乎同步完成。

  “我们理事会有个特点,经常是‘半夜鸡叫’。”陈越光半年多时间里参与了三次基金会的理事会议,都是晚上八九点开始,时长两个小时以上。西湖教育基金会12位理事中,6位为西湖大学发起倡议人,其他理事也都在各自的工作中担任重要职位,时间紧,一块坐下来都是难事。“但大家的表达还是很充分的。”

  南方周末记者追问,6位倡议人同时也是理事会成员,负责校董会成员推举,那么该如何理清西湖教育基金会和西湖大学校董会之间的权责关系?

  “确实有相当部分是重合的,且重合的部分往往是最发挥作用的,话语比较多的。”陈越光认为,总体上来说这样的重合是正面的,因为其中考验的关键是,是否创造集体工作的空间,要是最后其他人没有真正参与,都是一问三不知,那理事会就是形同虚设的。

  “我们开会讨论很热烈,提出的问题也很尖锐。”陈越光感觉目前理事会工作是认真有效的,他们审核预算时,编制预算的人员要在会上一一回答具体数字的来源某次理事会议电话会议形式审核预算,有理事表示预算讨论不能以电话形式,这是准备不足,最后电话会议上“原则通过”但很快再召开理事会会议再次审核。陈越光体会到,理事们都感到责任重大,此非儿戏。

  陈越光进一步阐释,西湖教育基金会与西湖大学董事会的关系主要有三重:

  一是校董会成立由西湖教育基金会审核,《西湖大学章程》由西湖教育基金会组织制定;

  二是西湖教育基金会作为学校举办方,校董会涉及章程中极重大事务变革时需取得举办方的同意。陈越光特别强调,此时西湖教育基金会依然是站在支持章程、保障章程执行的举办方立场上,更多是支持校董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而非直接插手学校管理。

  三则是西湖教育基金会资助的项目,皆由校董会审核批准,再提交基金会理事审核。前者主要是审核预算的合理性和必要性问题,包括形成采购预算有没有货比三家,而基金会理事既有复核审议的义务,也会考虑基金会自己筹资的情况。

  熊丙奇认为,西湖大学的基金会办学模式、董事会治理结构,究竟怎么运行,还有待观察。建立现代大学制度,就是要避免举办权、办学权、行政权、教育权、学术权不分,举办者不能直接办学,要尊重办学者的自主权,行政权和教育权、学术权必须分离。

  西湖教育基金会支持校董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但考验主要在校董会。校董会主席是否体现校董会的领导,校董会能否创造集体思考空间并及时做出战略性的决策和思考,而不只是一种形式的存在和只履行一种程序性的义务。“这对我们都还是考验。”

中国教育网络杂志微信二维码

特别声明: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高校科技频道联系电话:010-62603943
邮箱:zhangwj#cernet.com
微信公众号:中国教育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