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EDU首页 | 中国教育 | 科研发展 | 教育信息化 | 教育在线 | 教育舆情 | CERNET |  公开课导航
首页  |  科技前沿  |  科普知识  |  评论  |  人才  |  高校成果  |  高校资讯  |  会议通知  |  专题报道  |  数据排行  |  每日要闻  |  每日全部资讯

2017年诺贝尔奖
选择字体:      中国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03-15

南开校长龚克:“唯论文”评价体系禁锢科技创新

  当前中国学术界的科研评价体系,让学者的荣誉、收入、职称、项目都与论文挂钩,一定程度上让衡量标准“跑偏”,论文抄袭、花钱买版面等现象屡见不鲜。

  全国人大代表、南开大学校长龚克直言,中国现有的科研成果评价体系有待完善,“唯论文”的衡量标准禁锢科技创新,需要“多把尺子”共同作用。

  谈衡量标准:论文评价本身无可厚非

  被问及现行机制是否合理,龚克反问:“不用论文评价,用什么评价?”

  龚克称,论文是一个国家科技进步的重要标志,是一个学者研究水平的核心体现。“论文评价的本质是同行评价。要在权威期刊发表,是因为那里有水平更高的同行评价机制;看引用,是要知道同行对你有多认可。”

  龚克表示,以论文为衡量标准,本身无可厚非,错在“唯”论文。

  他指出,论文绝非所有科技成果的载体,不能以论文“一刀切”。“比如科技成果转化,要解决的是实验室成果如何在生产实践中可靠、低成本、安全地生产,其中掺杂了技术、市场等众多因素,怎能用论文评价?”

  且在龚克看来,同样的环境体制下,只有少数人弄虚作假而大多数人奉行正道,这只能证明是少部分人能力有限、德行有失。

  谈现有弊端:“唯论文”禁锢科技创新

  龚克指出,中国要成为科技创新强国,就要有支撑其持续运行的科技创新体制。“创新的激励与管理,本身也是一门科学,而在这方面,我们显然还没有完全掌握规律。”

  他坦言,对学界来说,科研评价体系有强烈的导向作用。“一门心思‘大做文章’、在‘文章缝里找文章’,对于中国创新驱动发展而言,无疑具有很大副作用。”

  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完善对基础研究和原创性研究的长期稳定支持机制,“落实科研经费和项目管理制度改革,让科研人员不再为杂事琐事分心劳神。”

  针对此处,龚克建议再加一句“深化科研评价改革”。借助国家的“指挥棒”,他希望让该问题得到更多关注,“大家一起认真研究,如何使科研评价体系走上更加灵活、健全的道路”。

  谈改革方向:探索“多把尺子”

  批判易而献策难。如何将科研评价体系多样化,龚克称,目前还在探索。

  他介绍,南开大学几年前开始尝试,教授评级只看“代表作”。具体来说,就是无论发表了多少文章,每人只送规定数量的论文(副教授3篇、正教授5篇)交专家评审;去年,该政策更进一步放宽,规定参评作品可拓宽至一本书或一个专利及其实施效果说明,“总之能证明你学术水平的就可以”。

  “重质量而非数量”使南开大学成为论文界的一股清流。龚克透露,南开论文总数在国内知名高校排名虽不靠前,单篇论文的影响力却非常可观。

  龚克表示,多样化的科研评价体系如何构建还未明朗,但要具有公信力,一定是“多把尺子”的共同作用。

中国教育网络杂志微信二维码
特别声明: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分享到 更多

版权所有: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网络中心 Copyright © 1994-2017 CERNIC,CERNET,京ICP备05078770号,京网文[2014]2106-306号

关于假冒中国教育网的声明 | 有任何问题与建议请联络:Webmaster@cer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