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第51

舆情聚焦:中大的草坪禁令之争

近日,广州中山大学关于“草坪禁入”的规定招来部分师生的反对,同时引起社会热议。上周五,该校社会学教授王进带着学生到草坪上课,遭到学校保安的“驱赶”。12月11日,中山大学保卫处通过微博回应此事称:“校园不能成为随意嬉闹的公园和乐园,校园应该高雅有品位。”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监测系统显示,本周(12月13日-12月18日),“中大的草坪禁令之争”的话题舆论发酵,成为舆情热点。围绕此新闻设置的舆情,正面信息占34.8%,负面信息占31.83%,中性信息33.37%。其中,信息来源方面,新闻信息来源以65.28%排于第一位。

中国青年报【超三成父母曾经“代写”孩子作业】

【12月14日】某App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详细>>

新华网【大学图书馆推出“单人间”及“多人间”】

【12月15日】南开大学图书馆内里能和小伙伴...详细>>

中国青年报【雾霾停课“高兴” 老师写信走红网络】

【12月16日】短时间内获得10万次以上的阅读量...详细>>

北京晚报【考研热降温 考研族“临战退出”改求职】

【12月17日】百万考研大军已经进入了临战状态...详细>>

中国新闻网【教育部:教材删除革命教育课文严重失实】

【12月17日】历来高度重视革命传统教育...详细>>

查看往期舆情周报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去年5月,一份《中山大学校园管理综合治理实施办法(试行)》规定了中大草坪谢绝“休闲纳凉和游戏娱乐等行为”。近日,该校社会学教授王进带着学生到草坪上课,遭到学校保安的“驱赶”。12月11日,中山大学保卫处通过微博回应此事称:“校园不能成为随意嬉闹的公园和乐园,校园应该高雅有品位。”舆论热议,甚至上升到对校园的高雅品味和文化定位的辨析。

12月12日,微信公号“中大精神”的一篇名为《中大草坪问题是文化之争》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作者是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教授王进。

12月13日,王进接受澎湃新闻采访。他坦言,人们对于“文化品位”、“校园该是什么样”不能统一,本身也没有标准答案,“所以我才说文化之争不能用保安解决,只能通过自由讨论来争取达成共识。这会是个漫长的过程,着什么急呢?”

12月13日,一位不透露姓名的中山大学保卫处工作人员表示,针对王进的《中大草坪问题是文化之争》,他个人认为大学里所谓的“文化之争”并不存在。

有的专家认为,中山大学的草坪禁令之争,很难以学校“没有更多可回应”的表态就可消除。并认为,这正是草坪禁令之所以陷入争议的关键所在:学校行政部门指望出台一纸管理规定,而且“不解释”,全体师生就遵守规定、服从管理。

事件关注度分析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系统数据监测显示,自2015年12月14日起,对此相关的话题进行跟踪,至2015年12月18日本话题共捕获到话题信息1879条,根据当前筛选条件,发现事件相关信息1676条,其中负面信息171条。12月16日的新闻关注度达到高峰。

给力哥要看球:我支持学校的决定,挨骂就挨骂吧。教授的说法也没错,但是要建立在一个前提:公众素质。你全面开放试试,看看给你玩成什么样!甚至刨点草回家种都有可能!

熊丙奇:中大的草坪禁令,不由让人想起多年前北大撤掉“三角地”,当年“三角地”被拆掉,引起舆论广泛关注,而追问得知,做出拆掉“三角地”的是学校保卫部门,理由则是为了对校园环境进行综合治理,“三角地”老是有人贴小广告,很难管理。作为学校的文化地标,是否拆除,这显然不能由学校一个部门做出决策,但现实却是这样,一个行政部门的意见起着重要的决定性的作用,哪怕全校大多师生对此明确反对,但反对的声音无法进入决策程序。一流大学,需要一流的管理,这一流的管理,不仅仅要求管理者的素养,更需要基本的管理制度。这一管理制度的内核是,大学的所有事关师生基本权利的办学事务,必须进行公开讨论、民主决策,不能就由行政领导拍板,缺乏这样的基本管理制度,我国大学很难建设为一流大学。

Jack_in_chaos:大学首先保障的是学生的利益。其次,在满足学生的需求上才讲开放。一味的讲述国外校园的不设禁,殊不知别人对规章制度的遵守以及周围条件的不同。“一切以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野蛮粗暴的做法是不可取的,保安同志也只是履行自己的职责,这样的干涉让别人的工作难以进行。所以他说的对,找校长去。

草原养成记:我觉得学校还应该是学者的地方,现在每个城市规划最好的一般就是那些有历史的高校了。结果就是许多游人来打扰学院的清净。学校应该是一个开放学习的场所,所以其实中大和许多大学,需要的不是什么“草坪禁令”而应该是“游人禁令”,所有学校只让校内人员进入,这些问题就都解决了。

沈凌0德国波恩:从德国回来之后,常常对比两个国家的异同。对于草地的态度就是一个典型。德国人的草地是拿来用的,踢球晒太阳都可以。中国的草地是拿来看的,常常有“爱护小草,禁止入内”的牌牌。其实主要原因是中国的草地太少了。。。

周家富的夏天:草坪是美化学校环境,净化校园空气最好的公共财物。个人没有任何理由去践踏和破坏的,更何况学校有铭文规定。爱护公共环境和公共财物是每一个国家公民应该遵守基本道德底线。连这一点都不能遵守,学校就是放牛场了。有人说外国有,那你怎么不生在外国。这是中国,按中国的办。

“中大的草坪禁令之争”的事件观察

规矩就是规矩,在规矩没有改变前就必须遵守,无一例外。至于校规应该怎么制定,由谁来定,这是一个大问题,我只是想反问一句:谁来定?每一个规矩都搞一个投票?你试试看。

当然,不合理的规矩应该改,这是核心,渠道是什么?怎么修改?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