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第37

舆情聚焦:新生报到被铁板砸死

近日,一名大一新生在入学报到时,被校园内高空坠落的一块铁板砸中身亡。学校的消极回应,让舆论对于大学生校园意外死亡的责任话题讨论推向高峰。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监测系统显示,本周(9月7日-9月11日),“新生报到被铁板砸死”的话题舆论发酵,成为舆情热点。围绕此新闻设置的舆情,正面信息占22.21%,负面信息占57.74%,中性信息20.05%。其中,信息来源方面,新闻的信息来源以50.88%排于第一位。

新民晚报【“饭桌教子”引争论】

【9月7日】近日在网上蹿红的一则消息称...详细>>

人民网V【广东佛山“打坐”小学已恢复学生午睡】

【9月7日】广东某小学要求小学生午休时不能上床...详细>>

中国江西网【班规:外班成绩不优秀者进班收门票】

【9月9日】高三年级理科100名与文科50名以外...详细>>

人民网V【出新招!大学按志趣和星座分宿舍】

【9月9日】通过问卷调查、综合测评...详细>>

新华网等综合报道【大二学生抓阄选专业】

【9月13日】大二学生通过抓阄选择专业...详细>>

查看往期舆情周报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9月4日上午,山东济南大学一名大一新生在入学报到时,被学校礼堂上坠落的物品砸中身亡,其母也被砸伤。9月4日下午,这么一条帖子出现在百度贴吧济南大学吧里,一经贴出就引来众多网友关注回复,多名网友跟帖留言称事发时就在现场附近,目击了事故现场的惨状,还有网友贴出了据称是事故现场的照片。

此后,齐鲁晚报刊文报道并证实此事。9月5日,网易、腾讯等门户网站转载,新华网等媒体跟进报道,“济南大学一大一新生在校园内被钢板砸死”的新闻很快发酵并热议,“济南大学”、“新生”等关键词成为热搜词。

期间,校方并没有对此事做出任何回应。许多网友转载“/@济南博警孙海东:据了解,施工人员因过失致人死亡已被市中警方刑事拘事。”并讨论。

9月6日,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分局政治处宣传科杨姓民警向澎湃新闻证实,被砸中的是一名女孩,嫌疑人已因过失致人死亡被采取强制措施,事故应该是施工过程中操作不当导致。

为探求真相,多家媒体报道,记者多次拨打济南大学宣传部的办公电话,电话通了却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最后,记者又拨通了该校宣传部一位刘姓老师的电话询问此事,刘老师表示,目前正在假期期间,宣传部没有接到相关的信息,对这一情况并不太了解。包括多次拨打济南大学校长办公室、历史与文化产业管理学院办公室及其他多部电话,均无人接听。

9月6日,舆论的讨论进一步升级,大学生校园意外死亡,谁该负责?济大新生被砸死,该如何赔偿呢?同时,“山东一高校新生开学被坠物砸死 宣传部老师:正在放假,不知情”得到频繁地传播。

9月6日,澎湃新闻从济南大学贴吧看到,多条讨论上述事件的帖子被陆续删除。

9月8日后,相关的新闻减少。

事件关注度分析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系统数据监测显示,自2015年9月4日起,对此相关的话题进行跟踪,至2015年9月11日本话题共捕获到话题信息8118条,根据当前筛选条件,发现事件相关信息4408条,其中负面信息1832条。9月6日的新闻关注度达到高峰。

梳理相关新闻不难发现,每起学校安全事件都会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网友“LN锟_Kun”这么评论,“近日来,好多未来的希望都无故离开,山大一博士后莫名“上吊死”;34岁硕士生11天捐精4次身亡;济南大学新生报道被砸死。我们可亲可爱的学生们,珍爱自己,珍爱生命。你们是祖国的未来,祖国的希望。”诚然,开学初,正是媒体聚焦的时候,各种话题一点即热,安全事件更是舆论热炒的话题。尤其,社会风险具有“累加效应”“连锁反应”以及负面情绪的影响,使得一旦发生学校安全事件,公众对学校容易一边倒地追责。然而,学校在舆情应对中,如何做到将“公众的追责”带来的影响最小化呢?换言之,如何得到公众的部分谅解,在安全事故后,消减学校的负面影响呢?

济南大学的舆情应对是这样的。

一,拒不回应。在微博和媒体甚至公安都证实此事后,校方的态度是回避。电话通了却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目前正在假期期间,宣传部没有接到相关的信息,对这一情况并不太了解。”以上的无论哪一种回应,都是消极的。一句“不知道”,与此前天津安全事故后,与天津的宣传发言人回答“不知道,回去了解”的应对方法颇为相近,体现出的是不敢担责,互相踢皮球的诟病。如今的自媒体和网络发达的时代,济南大学至今仍未给予正面回应,公安方面还未公布最终调查结果,但这并不影响惨剧对受众心理产生的巨大冲击,越不通过权威的渠道发布事实,越回避,传言会更多。

二,删帖。从舆情的趋势图看,从9月7日起,舆情得到相应的控制,回落。然而,这并不符合舆情的轨迹,热议的时候突然戛然而止。原因在哪里?任何遮掩很难躲过嗅觉灵敏的媒体。9月6日,澎湃新闻的报道,“从济南大学贴吧看到,多条讨论上述事件的帖子被陆续删除。”由此,删帖的回应也成为一条新闻被跟踪报道。

那么,删除消息和讨论是不是负面的舆情代表消退呢?

网友“阿尔卑斯山行者”认为,“作为学校,竟然这么应对媒体,失望!”网友“泥鳅的浪花”认为,“出点事儿,这个推那个,那个推这个,谁都怕担责,不敢乱说话。这都什么事儿?说出真相又咋了?哪儿没有点意外?好好处理就是了,有什么?该担责的啥时候也跑不掉!”

这样的评论不在少数,如果说事故发生前的安全隐患是第一个错,那么校方回应中的一再躲避,则是第二个错。即便删帖,舆论的失望并不会消减,济南大学的品牌影响力也会打折扣。

根据舆论的反应,校方如果舆情应对妥当,原本应该能够减少一部分的不良影响力。

主要方案如下:

一,当面对媒体的追问,如果的确还没有了解事实,不用急于慌乱地回答,但是可以给一个明确的回复。比如“多少天以内会给公众一个调查结果。”

二,对于网友关注的话题,进行积极的回复。

学校配合警方调查事实的同时,对于网上的舆论不是一删了之,恰恰相反,而是积极地收集舆论,关注舆论讨论的话题。从舆论关注的方向,在此后发布事故原因的调查结果,以及相关责任人的追责时,有点有面地通过权威的官方平台回应。

比如舆论的质疑,“按说,许多学校都会在假期对校园的硬件设施进行升级或修缮,为什么直到开学,济南大学的礼堂才准备检修?施工地段要用围栏挡住,这是基本的安全常识与规范,何以济南大学的施工现场没有任何警示标志与防护措施?出了重大事故,闹出人命,本该保护现场,由警方调查取证。可保洁员说,‘在校方的安排下,保洁员用大量清水冲刷地面,老师组织学生封锁了现场’。校方这么做是否涉嫌‘破坏现场’?校方与老师有权组织学生‘封锁现场’吗?”

三,对于死者的重视和尊重。

对于同样的事故,传媒大学摊上的事比济南大学的相对大,影响也不容小觑。然而,为什么公众对于此事的讨论却多数止于对被害女生的惋惜,对于学校追责的讨论相对少。因为学校的舆情应对及时,从老师到校方都积极地通过微博等平台相外进行权威的回应。从校方的舆论,主导煽情和惋惜,并考虑到死者家属的感受。网友ljy19781226评论,“《传媒大学上百师生泪别被害女生》,相比济南大学还是充满人性,潜江新生进校门就被砸死,济南大学居然说不知道。”如果学校一味地担忧成为媒体的热议话题,而降低关注度,反而让公众认为学校对于死者的重视程度低,对于学校的冷漠而失望。

四,对于其他安全事故的防患和安全防控的布局。

虽然学校安全的直接相关者为所有学生,但是间接相关者可视为所有公众,学校安全的利益相关者范围极广;加之安全事件一旦发生,社会风险的连锁反应和恐慌的传播效应,使得学校安全亟需作为高等级的社会风险来看待。

如果造成这一事故的一大原因在于,学校的风险排查和风险防护不到位,没有严查严防高危风险和统一管理。学校应该对维护的区域加以区隔,并对新生报到的路线作出规划并划出安全区域。并在官方微博上进行权威的发布。这是向公众表明的一种积极改错的立场和态度。

五,对于事故的追责和赔偿等后续的处理,公开和透明的应对。因为缺乏相应的赔偿标准,因为担心成为舆论批评的焦点,很多高校在面对大学生意外死亡事件的时候为了尽快息事宁人,承担了主要甚至全部的责任,也尽量支付了家长提出的索赔金额,很少注重“讨价还价”这个环节。不如将此话题放到公众的平台,敦促相关的法律出台。让舆论的关注点放到如何理性地进行追责和赔偿。

六,学校建立舆情应急备案,应对各类舆情事故。

“新生殒命校园”的事件观察

这是谁也不想看到的,显然学校缺少应对经验。此类事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或者不方便说的原因。学校应该第一时间,高级别负责人直接出面回应。越躲,舆论越朝不好的方向发展。杀人不过头点地,学校尽快认错道歉并表达了追责之意,事情就会到此为止的。躲的结果就是自己直接导演连续剧,没有不可告人的事情与原因,就不要躲,这是危机公关重要举措。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