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第36

舆情聚焦:乡村任教超3年优先评聘

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网站消息,《意见》明确,在乡村学校任教3年以上,表现优秀并符合条件的教师,同等条件下优先评聘。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监测系统显示,本周(8月31日-9月4日),“中小学教师职称改革”的话题舆论发酵,成为舆情热点。围绕此新闻设置的舆情,正面信息占78.06%,负面信息占11.9%,中性信息10.05%。其中,信息来源方面,新闻的信息来源以60.48%排于第一位。

新华网【湖南五学生“拍”停火车】

【8月31日】因为从来没有看到过火车...详细>>

中青在线【官方谈百色助学网创办人性侵事件】

【8月31日】王杰利用以个人名义...详细>>

央广网【调查称新生入学家长陪送与独立性无关】

【9月1日】大批陪同大学新生前来报到...详细>>

京华时报【校长开学日要家长“意思意思”被免职】

【9月1日】南京有民工家长反映孩子上学被索要礼金...详细>>

中国宁波网【小学生开学装备惊呆小伙伴】

【9月6日】几千元的日本书包、可定位的电话手表...详细>>

查看往期舆情周报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9月2日,据新华社电,经国务院同意,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部近日联合印发《关于深化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下简称《意见》),明确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改革在全国范围全面推开。《意见》指出,改革将形成以能力和业绩为导向,以社会和业内认可为核心,覆盖各类中小学教师的评价机制,建立与事业单位岗位聘用制度相衔接的职称制度。

其中,乡村教师的评聘改革受到舆论的关注。在乡村学校任教3年以上,表现优秀并符合条件的教师,同等条件下优先评聘。要健全完善评聘监督机制,确保评聘程序公正规范,评聘过程公开透明。

事件关注度分析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系统数据监测显示,自2015年8月29日起,对此相关的话题进行跟踪,至2015年9月6日本话题共捕获到话题信息4078条,根据当前筛选条件,发现事件相关信息2280条,其中负面信息146条。9月3日的新闻关注度达到高峰。

从舆论的反应看,虽然舆论对于改革是认可的,然而,舆论很快偏离此次改革的主题,而是衍变为吐槽,尤其是对于教师职称长期以来的诟病,抱怨颇多。其中不乏老师们,比如工作十多年仍然因为职称所限而无法晋升的老师们。舆论对于改革的落实程度,会不会带来新的权力寻租,表示各种担忧,此外,不少网友提出去除职称评定的呼吁。

史金霞:和朋友说起中小学教师职称改革这个大新闻,朋友一哂:“呵呵,现在,越来越多的老师都不愿意评职称了。”这的确是事实。对于这次的职称评定改革,我一点也不乐观。在教师的基本收入low到底而物价房价飞上天的大前提下,评职晋级所增长的薪资甚至都不够一顿饭钱,不管它的标准改得多么符合国情和实情,它恐怕也不能激发那对教师职业早已倦怠厌倦鄙弃的心,它既不能给教师带来尊严,也不能给教育带来繁荣,如果我国的教师地位现状不改变的话。

真正的从此以后:在乡村学校任教3年以上,表现优秀并符合条件的教师,同等条件下优先评聘。这句话看起来很好,其实就是一句废话,因为在乡村的教师相比城市的教师,要达到相同条件真是太难了,很简单的一个硬条件就是:表彰奖励。表彰奖励谁的比重大?城市的一些名校,都有几等功的,更不要说一般的表彰了。

用户5693655663:现有的教师职称评定是阻碍教师发展的一个毒瘤,需要的改革不是换汤不换药

桂林高级技师小黄:“新的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适用于普通中小学、职业中学、幼儿园、特殊教育学校和工读学校等。” 希望学校工人技师、高级技师也能平等对待!评了不给岗位,高级技师只能聘“中级工”待遇,我实在想不通!

娱乐就是娱乐:职称在大城市也不是是个人都能评上的,没有超长的努力,没有勤奋的精神你是评不上的。不否认有少数人靠投机钻营取得,但不能由此就得出凡评上职称都是靠钱靠关系得到的。高级职称队伍整体比低级职称队伍的素养要高得多。

用户5675963422:按教龄、工作量计算薪酬才更合理,现在很多善钻营的,教龄比我短得多,工作不咋地,却聘上了中高,我们老实人评上中高6年了,却至今未聘,一直领着中一的工领,想想就来气。谁还有心思努力教书哟?

南工村村长:何为乡村教师?这个界面得清楚!现在很多城乡结合部,比较发达乡镇的教师都得有背景有关系的才能去,真正的乡村教师却无人愿意去!我们这乡镇的教师,家都居住在城里,人多半在城里,偶尔开车上一节课就走了,有的根本不来,反而学校里无编制的老师却踏踏实实工作,却享受不到应有的待遇和福利!

“教师职称改革”的事件观察

教师评聘政策的改革引起社会各界强烈反响在意料之内。全国近2000万教师,是对职称最敏感,也是最大的一个行业群体。 但同时也注定了此次职称改革,也必然引起一些争议。规矩制度在设计时都是出于良好目的,但能否达到最佳效果,可能还要看能否完全真实执行。但可惜的是,我们的现实环境下,恐怕是要打折扣的,这其实不是规则的问题了,而是执行的问题,文化的问题,比如诚信,比如人情等等,怎么办?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