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第29

舆情聚焦:研究员承认剽窃后,为何失态反击

近日,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刘钢博客刊文被发现系抄袭。对于网友们的指责,他承认文章剽窃并给予“什么是脸”、“我是垃圾中挑出来的,怎么样呢”等回应。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监测系统显示,本周(7月13日-7月17日),“研究员抄袭门 ”的话题舆论发酵,成为舆情热点。围绕此新闻设置的舆情,正面信息占4.48%,负面信息占72.49%,中性信息23.03%。其中,信息来源方面,新闻的信息来源以39.55%排于第一位。

新华网:【学术剽窃口水战 科研圈如何重拾“斯文”】

【7月14日】针对网友的质疑,刘钢的傲慢回复...详细>>

微言教育V:【明年起学位证书将由授予单位自行设计】

【7月14日】学位证书由学位授予单位自行设计印制...详细>>

微言教育V:【社会考级不直接作为艺术特长测评依据】

【7月15日】测评以分数形式呈现,结果纳入学生综合...详细>>

澎湃新闻V:【安徽数百名代课教师恳求同工同酬 】

【7月15日】为了让政府兑现十多年前的承诺...详细>>

央视新闻V:【国内首个高校足球系成立】

【7月15日】成都体育学院足球运动系14日正式挂牌...详细>>

新浪微博“人民网”:【志愿被篡改 虽破案无法改回】

【7月16日】贾某某今年高考成绩543分,就读于 ...详细>>

央广网:【教授论文造假】

【7月16日】据媒体报道,最近有网友举报 ...详细>>

查看往期舆情周报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7月8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刘钢,在科学网自己的实名博客上,发表了一篇名为《疯狂的天堂手术》的文章,探讨“换头术”的技术和伦理问题。

7月10日,日本东京大学外科博士勿怪幸在微博爆料称,刘钢的这篇文章全篇抄袭了自己7月2日发表在《南方周末》的原创文章《换头术,最大的难点在哪里?》

7月10日下午,刘钢在自己实名认证的微博上承认抄袭了勿怪幸的文章,并将自己博文题目前加上转载二字。此事件在微博上热议。因为网友的指责声一片,@刘钢-CASS从7月10日上午11点至下午3点频发微博,对许多网友的质疑与评判作出回应。刘研究员认为,他的抄袭文章是个人行为,不是科研文章也没有商业目的;而且他的行为和自己所供职的单位也无关。

舆情持续地升温。刘钢和网友们的对立越来越激烈。对于网友们对其诸如“厚颜无耻”的指责,@刘钢-CASS做出了“远远没达到标准呢”、“什么是脸”、“我是垃圾中挑出来的,怎么样呢”等回应。以至于网友问“你是不是被盗号了?”还有网友评论为“破罐子破摔”。舆情从指责到惊叹。虽然删除了相关微博,但“研究员抄袭”一事,仍然持续发酵。

事件关注度分析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系统数据监测显示,自2015年7月10日起,对此事件进行跟踪,至2015年7月17日本话题共捕获到话题信息11965条,根据当前筛选条件,发现事件相关信息3184条,其中负面信息2604条。7月11日的新闻关注度达到高峰。此后并没有迅速地回落,而是反复地徘徊于高点,持续到7月16日回落。

一起“抄袭门”事件,让刘钢出名了。刘钢是谁呢?他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研究员。与以往的“抄袭门”事件不同的是,舆论爆炒的不是“抄袭”的事实真相,而是事实已经明确,刘钢承认抄袭了。舆情的导火线是承认以后,网友继续指责,刘钢被激怒了,于是有了一系列的反常言论。

从刘钢的回复来看,并不是一下爆发的,而是有一个转变的过程。起初的回应是解释,比如“我那篇文章没有任何商业目的”、“这个不是科研,而是科普”、“(我)是社科院的,科普文章也不是不允许发”、“这次是我的一时疏忽,没有将原来的出处标注出来。对不起大家对我的厚望”等等。

那么,为何会一反常态呢?因为舆情的倒逼。舆情倒逼什么呢?一个道歉。但是这不是网友想要的回复,舆论等待的是一个道歉。舆情倒逼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是因为网友们要挑战权威,挑战伪学术。他,中科院研究员的身份,恰巧能够符合所谓权威的这一殊荣。然而,迟到的道歉没有等到,舆情倒逼等来的是无关痛痒的解释。可是,恰恰在声讨中,他做出了另一种逆向的选择,你们越想道歉,我越不,慢慢地有了此后的对抗。用网友的话来评论,“破罐子破摔。”用他的话来讲,“我在新浪开微博好几年了。这次终于捅了篓子,见到如此多的英雄豪杰汇聚在我的微博之下对我展开文革一般的批判,我顿感欣慰。我承认那篇文章就是剽窃了。又当何如?我还不信邪了。让批判来得更猛烈吧。看看我的耐受力如何?同时也可以看看这几天的股票。”

有网友对所谓的“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身份进行指责,@刘钢-CASS答:“社科院的,不用查”、“别老拿社科院说事,我就是我。”可以说,这一场骂战中,研究员的这一个身份是网友们盯住的目标,也是刘钢反感被提及的身份,网友越提,刘钢越逆反了。由此,凸显出一个问题,舆情倒逼有时候有用,有时候会反向进行。

对于刘钢而言,如何积极地应对舆情的影响,原本很简单。此事只需对当事人一个诚恳的道歉,舆情将有效地回落。因为面子也好,逆反情绪也好,一时的情绪逆反,在微博这个能够迅速传播的地方,发表失控的有违研究员形象的言论,任由舆情越来越扩大。此后,即便微博删了,仍然于事无补,舆论的力量让越来越多的网友们加入到传播中了。

“研究员抄袭”的事件观察

这位研究员让我无语,更愤怒。可以无耻,但不能无耻到这种程度,还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国家队的高级知识分子。“我是流氓我怕谁!”是这位研究员的真实写照,那么,你就去做流氓,不要做知识分子了。中国社科院研究员竟然这样,从一个侧面也反映了社会的无序与失范已经到了何种程度。必须严惩、严办,不能给这种人机会,否则就是对所有好人、非流氓的打击否定。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