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第24

舆情聚焦:记者卧底替考陷舆论漩涡

    记者暗访江西高考替考的新闻让舆论哗然,“记者是否有真的有必要全程参与替考到交卷?记者是否涉嫌
违法?”等争议颇多。

查看往期舆情周报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监测系统显示,本周(6月8日-6月12日),“记者卧底高考替考”的话题舆论发酵,成为舆情热点。围绕此新闻设置的舆情,正面信息占10.41%,负面信息占54.33%,中性信息35.26%。其中,信息来源方面,新闻的信息来源以51.9%排于第一位。

6月7日,高考第一天。第一场考试开始没多久,10点49分,南方都市报在官方微信公号上推出一篇文章《重磅!南都记者卧底替考组织 此刻正在南昌参加高考》,随即在朋友圈迅速传播,阅读量很快就突破了10万+。

对记者卧底一事,有人叫好,有人拍砖,对南都记者替考的职业伦理产生了担忧:这种行为违不违法?对此,当事的南都记者在13点51分在朋友圈回应:提前15分钟写完作文,倒数第五分钟如期被监考老师注意到,考完终于被带走,见了主考官巡视员提醒赶快抓人,省教育厅省考试院人也来了最后被带到公安局,领导也来了,才表明记者身份。很安全,谢谢大家关心!

6月7日,江西南昌十中考点高考替考事件遭媒体曝光后,引发社会广泛关注,7日下午教育部通过其官方网站对江西高考替考一事作出回应称,“对此高度重视,已责成江西省教育厅和省教育考试院迅速调查核实情况,并请公安部指导有关地方公安机关立案侦查。”7日上午,已将替考人员之一李某某控制。7日18时许,此次替考事件又一人员彭某在江西九江被警方控制,其交代了此次替考事件的主要组织者赵某。此后陆续有涉案人员归案。根据江西省教育厅8日晚披露的消息,南昌地区高考替考涉案人员已有9人被警方控制。

6月9日,舆论达到高峰。

6月10日,江西省教育厅表示,已成立联合调查组调查此事件。据考生反映,洪都中学14、18、20等多个考场均出现下午有考生缺考情况。对于媒体反映大量考生弃考或与替考有关之事,教育厅回应称,没有出现大量考生弃考情况,“替考”事件只涉及极少数考生。

事件关注度分析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系统数据监测显示,自2015年6月6日起,对此事件进行跟踪,至2015年6月12日本话题共捕获到话题信息14348条,根据当前筛选条件,发现事件相关信息13870条,其中负面信息8996条。6月9日的新闻关注度达到高峰。

观点 报道者成舆论的主角,关注“卧底”的话题多于“替考”的话题

这几年,高考的替考事件屡有发生,高考后替考的新闻一报道,替考的话题往往成为舆论的热点。今年仍然存在替考事件,并被报道,然而,与往年不同的是,嗅觉敏锐的记者卧底替考,带来一篇重磅的报道,舆论关心的重点从替考转到记者。对于记者参与替考的卧底报道方法是否合法,舆论展开热烈的讨论。这一则新闻引发了社会对媒体伦理的争论。

有的评论认为,“是不是只要身上有记者证的人,都可以公然做各种违法犯罪的事情?只要被抓时掏出记者证件,就可以堂而皇之的说自己正在暗访呢?不反对以暗访的方式进行采访调查,毕竟,探索真相是媒体的第一要义,而很多真相都非常具有隐秘性,此时采取暗访手段无可厚非。可是,南都记者在暗访时缺乏新闻专业主义素养,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不该为了追求新闻的轰动效应而迈出那最后一步——抵达犯罪现场,‘体验’犯罪活动。”

对此,一部分网友给记者点赞,认为这是用“实质正义压倒了程序正义”。一部分网友提出异议,“记者有调查权,但调查权不以以身试法和亲身犯法为前提。如果没进考场,南都记者将赢得掌声;进了考场,南都记者难免受到争议乃至触犯法律。”

6月9日,围绕着记者替考是否合法的话题,持续发酵的舆论发展到高峰。6月10日,江西省教育厅介绍,该厅已成立专门调查组,全面调查2015年普通高考报名、审核、办证、体检、监考等各环节和考试管理制度存在的漏洞及利益输送等相关问题。6月10日,人民时评发表《给“高考漏洞”打上制度补丁》;新华视点发表《防范力度不断升级的高考考场为何依然闯入舞弊者?》,舆论在媒体的话题舆论带领下,重新回到探讨如何防范替考等与高考替考直接相关的话题,舆论的高峰也慢慢地回落了。

“卧底”高考替考的事件观察

中国考场之严厉,举世无双,但考场舞弊屡禁不绝,为什么?

调查没有结束,不敢妄言,但可以肯定的是,各个关节都出了问题。其实与中国家长、学生在美国高考SAT的舞弊相比,我们是小巫见大巫了。自去年10月至今,CB已经连续6次宣布delay东亚考场的成绩,原因是发现中国学生大面积舞弊。

这实际不是教育问题,是社会失范在教育上的体现而已。替考舞弊似乎有罪魁祸首,比如替考组织者,但实际是家长在出钱出力,是家长在推动,而不是学生。当学生上学成为头等大事,他们就无所不用了,没有了底线。何止考试,公务员考试聘用不也是舞弊频发?

解决起来简单,也复杂。首先是重罚,严惩,让学生一辈子不敢作弊,比如就此没有了上学的机会。但更要罚家长,公布这些家长的信息,给予党纪国法处罚,或者,直接下了大狱。 但根本的问题,还是要解决社会失范问题,底线问题。让这个社会以舞弊为耻,以违规为耻,而不是以达到目的为荣。这个目标,任重而道远。

否则,考场舞弊必然存在,无法根绝,就如各个行业的舞弊腐败一样。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