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第03

舆情聚焦:学生集体行“跪拜礼”

1月11日,上海一学校举办“孝敬文化节”,800多名学生集体在父母面前下拜磕头,拔下父母一根白头发,永远
留念,舆论对此起争议。

查看往期舆情周报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监测系统显示,本周,“学校举办孝敬文化节”等相关的新闻成为舆情热点。围绕教育类新闻设置的相关舆情,正面信息25231条,负面信息10451条,中性信息19524条。

1月12日,据《新闻晨报》报道,11日上午,上海嘉定区民办斌心学校举办“孝敬文化节”。800多名学生齐刷刷在父母面前下拜磕头,在父母的头上拔下一根白头发,永远留念。有学生家长表示感动。但专家表示,此种方式不可取。此新闻经多家媒体报道和转载以后,舆论起争议。一些学者认为类似活动为“做秀”,“磕头、膝行”更是非人性的礼教。

1月15日,媒体跟踪报道中,该活动发起者、斌心学校董事长傅建清回应,“我们并不是在传承跪拜,而是想借助于这个形式来激发亲子之间的情感。当然,不可否认,我们在此次活动中采取了一刀切的做法,这还是有待商榷的。确实给学校带来一些压力。我们担心过多的负面评价,会让青少年对道德标准的判断迷失方向。”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系统数据监测显示,自20150112起,对此事件进行跟踪,至20150116共发现网络信息1,618条,共有256家媒体进行转载或发布。

事件关注度分析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系统数据监测显示,主要信息传播平台为新闻;并在2015年01月13日达到事件传播的最高峰,信息传播量为695条。

近日舆情评价信息统计

(2015-01-13——2015-01-16)中国教育舆情监测系统共监测到舆情信息4524条,其中负面信息共1235条。其中,1月12日报道以后,经过1月13日的舆论发酵,从1月14日到1月15日,舆情的信息量和负面信息量达到持续的高峰。

近日负面信息分布图
近日负面信息分布图

观点“集体跪拜是孝道还是笑道、是可敬还是可怕”起争议

从近年的新闻可以看到许多这样的“下跪式”教育,几乎每次经媒体报道以后,舆论会热议。公众对于下跪有没有教育意义,下跪是不是传统糟粕,质疑声、吐槽声和捍卫声并存。从1月12日新闻报道以后,舆论围绕传统文化的定义、传统文化如何传承、传统文化和现代教育的融合等多角度,进行关于“跪拜的孝道与现代教育理念相悖” 、“‘集体跪拜’是孝道还是糟粕” 、“集体跪拜是孝道还是笑道”等论点的探讨。舆论的褒贬不一,其中,不乏一些声音认为,组织集体跪拜的形式是封建做法,亲情不必通过跪拜表达。舆论认为学校这是形式主义的作秀,而非实际意义的教育。还有的认为,“跪拜父母”违背孩子的意愿,是一种奴性教育,伤害了人格与尊严,对孩子来说是一种耻辱。对此,有的声音持不同观点,认为跪拜是仪式,而非作秀,并且建议舆论在拍砖之余,该弄清的是“作秀”与“仪式”的概念。

力挺或部分力挺派

【来源:开封日报】对跪拜父母,我们允许争议,因为争议本身是有价值的。但如果总是抱着先入为主的道德恶意,不会“审美”只会“审丑”,就带有明显偏见了。

【“跪拜父母”是“仪式”而非“作秀” 来源:荆楚网 王青玲】现在大部分人一看到类似的新闻,第一反应就是又来“作秀”了,鄙夷之情溢于言表。“作秀”也成为许多学校“挫折教育、心理教育、道德教育新鲜尝试”不得不被扣上的帽子。在人类学和社会学中,“仪式”被作为一种充满文化意义的人类创造与实践活动。或许我们在拍砖之余,该弄清的是“作秀”与“仪式”的概念。与其说“孝敬文化节”上的“跪拜父母”是“作秀”,毋宁说是具有象征意义的“类仪式”行为。

【对“跪拜父母”不必过分敏感 来源:东南网 盛人云】传承孝道文化,总需要一定的载体和仪式,借助跪拜这种形式,来表达孝亲的内容,在弘扬国学渐成共识的当下,至少让我们的后代不致过于淡化对传统的记忆,这也是大有裨益的。跪拜父母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对我们有养育之恩的父母,再隆重的形式也不为过,只要跪拜是跪拜者发自内心的,心甘情愿的,并不会伤害辱没跪拜者的人格与尊严。

否定派

作家、教育学者叶开:这种方式违背孩子的意愿,强迫孩子做这样的事情,有违《未成年人保护法》。孩子对父母的爱可以用各种方式表达,但不是这种被要求下跪的方式。

【跪拜的孝道与现代教育理念相悖 来源:光明日报 杨慧婧】跪拜体现了森严的等级意识,早在20世纪初就被视为文化糟粕的一种,遭受过猛烈批判。即使今天以“弘扬孝道”的名义重现,同样让人感到刺眼。在一场跪拜之后,学生、家长都“泪流满面”,这到底是因为家庭伦理关系真正得到了关注,还是仅仅源于集体行为的情绪裹挟?更深一点追问,跪拜究竟对理解孝道、对培养和谐的家庭关系有多大作用?应当深入考究。这所民办高校的做法不是个例,在不少地方,都出现了仅是刻板复制传统仪式,便声称是进行孝道教育、弘扬传统文化的情况。弘扬孝敬文化当然没错,但还是应当少一些博人眼球、急功近利,多一些循循善诱、沉稳厚重。

【孝敬不是“跪”出来的 来源:黄海晨报 陈广江】在一个缺乏感恩文化传统、封建“孝道”时而作祟的国度,常常会上演各种跪拜闹剧,甚至感恩教育只是一个幌子,其中夹杂了不少炒作或利益的因素,一些感恩教育培训机构就是这么涌现的。打破感恩教育的困境和尴尬,就先要正本清源,搞清楚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孝德文化,弄明白什么才是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感恩教育。

【学生跪谢父母,实是变相体罚 来源:红网 赵查理】以读经典扬孝敬为办学特色的学校,要学生在公共场所跪谢父母,看上去不无道理,实际上南辕北辙,甚至可以说是一场集体无意识的变相体罚。下跪意味着承认家长的权威,可很多家长并不合格,他们并不能理性地处理和孩子的关系。在孝道面前,一旦学校、学生和家长处于集体无意识状态,下跪则成了变相的体罚。

实言实语:跪拜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尊长(不只是孝道)的一种礼仪形式,具有封建的意识,现在倡导的是文明、进步、平等的交往礼仪。该校组织学生的这种活动是作秀,因为校长、老师在家也不会跪拜其父母,老师也不会跪拜校长,校长也不会跪拜教育局长。

魏英杰(媒体人):这些年来,民间和教育机构出现不少以孝道为主题的活动。例如,一些地方学校组织学生集体给父母洗脚、洗衣服等。这些事情若纯属学生自发,或者在家里养成习惯,倒也没什么。一旦放到公众场合,由机构组织,却不能不说已经变味。甚至可以说,学校的作秀成分远甚于学生的真情流露。

建议和深思派

叶雷 (作者系华中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书记、副教授):在一个多元的社会,有异见很正常。对举办“孝敬文化节”的学校来说,也应该重视所有的异见,并吸纳其中的合理建议。对质疑者来说,质疑往往比建设更容易,更容易“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以“片面但深刻”的形式出现。但是,建设需要承担责任,而质疑则往往不需要。所以,建设者应该淡定,要对异见进行鉴别;而质疑者,也应该尽可能做“建设性批评”,而不应该为了质疑而质疑。

许锡良(作者系广东第二师范学院教授,华中师大德育研究所兼职教授):

从某种程度上说,正是由于有功利的教育心态,社会、学校里才会广泛掀起感恩教育,跪拜文化就有了市场,舆论也站在强势的父母群体一方,对孩子问责。

现在的教育界经常传出下跪的新闻,比如学校组织学生给父母、师长下跪。如重庆万州区一中学曾举行高中毕业典礼,900多名学生单膝或双膝跪地,向老师行跪拜礼,感谢老师3年来的教育之恩。

2014年11月17日,一组北京凤凰岭书院开学典礼上学员跪拜老师的照片,引发众多网友争论,部分网友称下跪并非中华文明精华应摒弃,甚至有网友称之为“耻辱”。

比如老师向学生下跪。2010年11月30日,湖南娄底教师谭胜军制止学生下棋未果,为唤醒孩子竟当堂下跪。

比如学生罚跪。2014年6月18日,一组多名小学生在操场下跪的照片在网上流传,网帖称照片中的近10名学生被老师集体罚跪,并称摄于仁怀市茅坝镇黎明小学。当天,该校回应称这些学生因作业未完成好,被老师批评后主动下跪认错,同时强调事发时老师并不在场。

安徽省蚌埠市怀远一中学10余名学生被罚跪操场20分钟,迅速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校方解释说,并非老师逼学生下跪,而是他们主动下跪,为一名被劝退学的高一学生求情。

“学校办孝敬文化节”的事件观察

我个人觉得在这个问题上不要求全责备,尤其是现在孩子缺乏“孝”的时候,缺少教养的时候,在现实中纠正一个东西不容易,现“矫枉过正”也属正常。尤其是在倡导一个好的事情的时候,更不必大加鞑伐,无论出于什么目的。形式的东西,很多时候是非常重要的,更何况这是学校自己的权利,我们不是倡导办出特色吗?

如果回顾我们几十年前在这方面的传统,我们就不觉得过分了。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