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第50

舆情聚焦:质疑虐童事件处置

近日,辽宁铁岭、内蒙古鄂尔多斯等地连续发生校园内教师伤害儿童事件,对于涉事教师被停职的处置受到质疑。

查看往期舆情周报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监测系统显示,本周,“校园虐童事件频发”等新闻成为舆情热点,围绕教育相关新闻设置的舆情数据显示,正面信息14858条,负面信息72844条,中性信息 24546条,负面信息量是正面信息量的五倍左右。

新华网呼和浩特12月5日电:12月1日12时、17时有网民上传了“鄂尔多斯伊旗二幼老师疯踢孩子”的视频,视频中一名教师连续脚踢排队的几名儿童。伊金霍洛旗委、政府在接到事件报告后,第一时间责成旗教育局调查核实情况。

辽宁铁岭市日前也发生类似事件。调兵山市第一小学7岁女童丽丽(化名)因上课交头接耳,被班主任拽头撞墙,导致轻型闭合性颅脑损伤。

新华网北京12月7日新媒体专电:辽宁铁岭、内蒙古鄂尔多斯等地连续发生校园内教师伤害儿童事件。记者了解到,两位涉事教师均已被停职。不过,铁岭教育部门就此事件尚无任何说法。从2012年10月发生温岭“虐童”事件至今,教育部就师德问题连连发文,社会讨论也始终未停。然而,相关事件仍是频发。

12月11日,据燕赵都市报的报道:一则“唐山小博士幼儿园老师虐打孩子”的帖子在唐山吧和微信朋友圈广泛流传。帖子报料称,唐山小博士幼儿园永乐园分园一位刘姓女教师多次殴打幼童,直到数日前,陆续有家长发现孩子回家后身上出现的莫名伤痕才得以曝光。记者经采访获悉,目前涉案教师已被停职,路南区教育局已介入,当地警方正在调查。

近日,校园虐童事件的视频在网上经网友们传播以后,受到媒体的关注,和虐童相关的新闻和话题经过舆论的发酵以后,在本周进入对于“校园虐童事件如何处置”的深入探讨,将舆论重新推向高潮。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系统数据监测显示,自2014年12月8日起,对此事件进行跟踪,至2014年12月12日共发现网络信息778条,共有71家媒体进行转载或发布。

事件关注度分析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系统数据监测显示,主要信息传播平台为新闻;并在2014年12月08日达到事件传播的最高峰,信息传播量为331条。

近日舆情评价信息统计

(2014-12-9——2014-12-12)中国教育舆情系统共监测到舆情信息1617条,其中负面信息共616条。其中,12月11日,舆论的总量和负面信息量达到高峰。舆论的热度并没有因为事件处置的结束而回落。

近日负面信息分布图
近日负面信息走势图
近日舆情信息来源分布



观点舆情的尾部效应和媒体共同助推新一轮舆论热度

教师虐童是社会普遍关注的话题。从连云港博爱幼儿园老师针扎学生,到西安曲江春藤幼儿园老师拖拽不听话的孩童,这些年来,幼儿教师虐童事件屡禁不止,频频上演。诚然,“教师”和“虐童”这两个词搭配在一起,显得如此的拧巴,非常容易激起舆论的爆发。在这几年各种虐童新闻事件的积累下,人们的情绪不断积累,只要偶有一个相关的事件出现都会触动到敏感的情绪。尤其是近期网上相继曝光校园丑闻事件,相对于传统媒体的被动接受的传播方式,公众的情绪更为一触而不可发。比如,本月初,辽宁铁岭、内蒙古鄂尔多斯等地连续发生校内教师伤害儿童事件。尽管当地教育部门第一时间处理此事,并表示一边处理相关责任人,一边在系统内开展师德教育。但是,从媒体到公众,舆论对此的处置力度均表示——只是停职停薪,力度过软,起不到惩治和警戒的作用。

舆论为何不买账?一方面,舆论对于本次事件处置力度会加大的期待很高。因为每次此类事件曝光后都会引起舆论的声讨,迫于舆论的压力,主管部门和出事学校往往忙于搞应急公关,匆匆忙忙地在教育方式、师德良心和人事管理上做出结论。公众关注的“虐童教师”常常以事件责任人被移送公安机关、辞退解聘、停薪停职,以及赔礼道歉等草草收场结局。而这一次,考虑到教育部门对此类事件屡屡发文的重视程度,公众有所期待。但是,事实并没有加大处置力度。

另一方面,对比过去的虐童事件,笔者发现,舆情经历逐渐发展和成熟的过程。传统媒体的主流时代,此类事件报道以后,我们往往很难发现舆情形成规模的大量反馈,舆情往往靠媒体的跟踪报道,往媒体引领的角度探讨。进入网络时代以后,论坛、贴吧等等,让人们感受到互动交流的愉悦,不同观点和同一观点的人们很容易找到队伍,并进行意见的对攻。比如将矛头指向教师的职业道德问题,教师行业备受质疑。

2012年温岭虐童事件,可谓将舆情带到一个新的发展阶段。此时,正是各种现代传播方式风起云涌暗地较量的时候,温岭虐童的照片不断地从微博传出,并且在微博首先形成舆论的高潮。此时,感受到微博传播力量的人们开始借用微博发力,除了通常的群起愤怒、各种抨击甚至抨击相关的群体,比如侮辱教师的职业、一概否定等等以外,开始人肉搜索。此类舆情的反应同样表现于虐动物事件传播后。相对而言,情绪很快爆发,并以进行人身攻击的方式发泄了,然后舆情慢慢地减退。随着媒体报道的介入,舆论对此的探讨才开始平稳,寻找到深层的相对理性的话题。比如,幼儿园的管理等等。

本次事件与以往并无大异,然而,舆情的主流不再只是关注事件本身,只对事件本身抱怨,而是会跟踪事件的处置,以及对处置提出质疑和建设性的想法。

本周,事件进入处置期,舆情对事件的反馈态度日渐成熟。比如,按惯例,本周事件处置结束,事件应该进入回落期。但是,因为新华网的发问,“教育部就师德问题连连发文,社会讨论也始终未停。然而,相关事件仍是频发。”这点燃了舆论新的话题,此时的矛盾焦点和意见也相对的统一,主要探讨如何能够避免相关事件的频发以及少年儿童权益保护的关注等等,舆论往纵深探讨。可见,公众越来越重视一种能力——从一个单独的事件关注到相关事件的处置方法,并触类旁通的反思能力,想通过舆论的力量促进此类事件的实质意义的推动。

相关舆论的观点

期待法律的进步

痞子时代:法律对儿童的保护当本着从严的原则,法律也不能老是滞后于公众意识的进步。就此而言,增设“虐童罪”,对相关儿童保护的法律进行修改,不能再等了。

认为源于社会的压力

Only:幼儿园老师虐待孩子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与老师自身的性格有关,老师不能很好地控制情绪,对照顾孩子没有耐心;另一方面则是工作压力导致的,这种压力源于孩子,也源于社会。

招聘幼师忽视内在品德

数星星的放牛娃:一些学校在招聘幼师的时候,只看重个人学历和外在表现,忽视个人内在品德,工作考核也“重量不重质”,幼儿启蒙教育被简单地等同于“带孩子”,现在的幼师职业素质越来越低。

校园监控势在必行

网友:目前,这类的情况被很多媒体以及相关的机构归结为幼儿园教师的素质良莠不齐,没有相关的资格证,但是事实上,即便有了资格证,毕业于幼师专业就一定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吗?我想谁也不敢打这个包票。因此,若是想要杜绝这类情况,一个完善的监管系统是必不可少的。校园里的监控需要做到全方位全天候无死角,另外,也要向家长公开,才能真正解决类似的问题。

虐童事件处置暴露法治软肋

王钟的:虐童事件发生后,各地处理方式明显有差异。有的地方在处置问题教师时,没有严格依规执行,放松了执行标准和执行期限;有的地方只顾着抓典型个案,背离了“一碗水端平”的处理原则;有的干脆上演了“高举轻放”的戏码——对受害学生、家长进行安抚劝导后,当事教师短暂停职又重新上岗。细思之,本质却是相同的——往往以行政意志、道德训诫取代法律程序。

对于虐童案的处理,多部国家法律已有相关规定。教育部也针对虐童和体罚学生事件的处理下发了多份文件。值得深思的是,为什么这么多法却不能有效遏制类似事件的接连发生?笔者认为,一方面是因为有法不依,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有法难依。现有法律法规对师德问题作了许多原则性的阐述,但实施起来却不好把握。同时,对虐待儿童的专门法律界定也存在缺憾。在依法治国和依法治教的大背景下,我们须以法治思维考量虐童事件。

儿童教育师资匮乏

高铭佑:包庇这些“虐童教师”并不能给地方教育部门带来利益,那又是为何其对他们总是网开一面呢?究其根源,是由于当前的儿童教育师资匮乏。“治水从源,治病寻根”,要根治“虐童教师”需要首先破解“师资缺”问题。首先,要关注当下教师现实生存状态,提高教师职业的待遇。其次,在建园建校的同时,必须要综合考虑人员管理、学位统筹、非师范毕业生从事教师工作者的培训,以及教师人才引入机制等配套问题。最后,政府要加强对学校教师资格的监管,对无证上岗等问题严肃处理。

幼师准入门槛低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冯晓霞:近年来,一些地方和学校为了提高大专或本科生的就业率,在没有评估是否有举办学前教育专业的基本条件的情况下,开设学前教育专业,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幼儿教师队伍的专业性。

需消除国家对私立幼儿园的“歧视”

储朝晖:我们目前只有公立幼儿园能够享受到财政的拨款,而对于私立幼儿园,国家却没有相应的扶植政策,这也让一些幼儿园不可避免地出现趋向盈利的情况。所以,必须从根本上消除国家对私立幼儿园的‘歧视’,通过利好政策和国家资助,将私立幼儿园划归到国家幼儿教育发展的序列中来。

需按法律严肃问责

熊丙奇:中国已出台了包括未成年人保护法在内的相关法律法规,现在关键是在执行,不能“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停职只是学校和教育部门在调查事件中做的临时决定,不能归结为行政处罚。往往调查结束后根据情况,教师还能复职。如果停职后,根据调查结果有进一步的处理尚属正常;如果没有,不排除避风头之嫌。一旦此类事件发生,应该依照现有的法律严肃问责。

安徽省社科院研究员王开玉:现有法律法规也应进一步完善,对教师的违规行为比如“体罚”、“变相体罚”做出严格界定;对于一些已经触犯法律的行为,同时应增加对管理部门管理不力的追究机制,遏制虐童事件发生。

盘点

相关的事件

今年9月,山东聊城一幼儿园老师抽打不午休的男童,被行政拘留15日,聊城莘县教育局调查后对涉事教师做出停职处理,并要求幼儿园全面整改。

10月,西安曲江春藤幼儿园两名教师将孩子关入小黑屋并暴力虐打,两人被拘10日后,一人被开除,另一人调离教师岗位。

11月,陕西咸阳彩虹幼儿园两名教师被曝以“孩子不听话、顽皮捣蛋”为由,用医用针头针扎数名儿童。经查,涉事教师并无相关教师资质,只得交由公安机关,处以拘留和罚款,幼儿园和教育部门相关责任人被撤职。

相关的法规

2012年温岭幼师虐童事件发生后,教育部就师德问题连续发文:2013年9月,教育部发布《关于建立健全中小学师德建设长效机制的意见》;2014年1月,教育部印发《中小学教师违反职业道德行为处理办法》;2014年7月,教育部发布严禁教师收礼等六条禁令。这些文件和禁令,既涉及单独事件的处理办法,也提到长效机制的建立。

此外,目前宁夏、海南、安徽等地都逐步实施教师师德“一票否决”制,凡是违反者,将根据情节在教师资格准入和定期注册、业绩考核、职称评审、岗位聘用、评优奖励等方面,实行“一票否决”。

“校园虐童事件处置”的事件观察

表面,是幼儿园教师的素质问题,尤其是私立幼儿园教师素质问题,背后,是以牟利为目的的私立幼儿园野蛮生长带来的一系列问题。

学前教育没有纳入义务教育,因为西方如此,我们也照搬。但西方多数国家,一个人工作,可以养活全家,孩子不一定要上幼儿园。同时,他们也没有我们这么狂热地重视教育,更强调父母养育,因此幼儿园不纳入义务教育,我们呢?多数地方,一个人工作是养活不了全家的,必须男女各顶半边天,于是孩子必须上幼儿园。但国家政策并不匹配,缺口突出,矛盾突出,于是政府只能鼓励私立幼儿园。私立幼儿园野蛮生长,鱼龙混杂,泥沙俱下。这种事情不可避免地出现。

所以,我们需要治理,但更需要反省背后产生的深层次原因,教育治理,需要结合国情,实事求是。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