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第47

舆情聚焦:男生北大退学读技校

考上北大的周浩,3年前从北大退学,转学到北京工业技师学院学习数控技术专业,成为近日热议的话题。

查看往期舆情周报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监测系统显示,本周,“弃北大读技校”新闻迅速地成为舆情热点。围绕“弃北大读技校”新闻设置的教育相关舆情,正面信息2118条,负面信息1828条,中性信息4113条,负面信息量与正面信息量几乎持平,略少于正面信息,中性信息占据一半的量。

11月17日,《中国青年报》的一篇《弃北大读技校 自定别样人生》报道引发网络热议。据该媒体报道,2008年,周浩高考是青海省理科前5名,由于从小喜欢拆分机械,周浩高考的初始目标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但遭到了家人老师的一致反对。出于无奈,周浩最终妥协了,他听父母意见报考了北大生命科学专业,但从小喜欢“捣鼓东西”的他更喜欢操作性强的技术性学科,对该专业没有兴趣。3年前他从北大退学,转学到北京一所技校学习数控技术。对于当年的选择,他表示“毫不后悔,很庆幸”。消息一出,引发网民强烈关注。

近日,“弃北大上技校”的新闻报道,该报道主角周浩因为喜欢操作性强的技术性学科,从而放弃北大,转入北京一所技校学习数控技术。消息一出,引发网民强烈关注。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系统数据监测显示,自2014年11月17日至11月21日,对此事件进行跟踪,共发现网络信息4,848条,共有321家媒体进行转载或发布。

事件关注度分析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系统数据监测显示,主要信息传播平台为新闻;并在2014年11月17日达到事件传播的最高峰,信息传播量为1,671条。

近日舆情评价信息统计

(2014-11-17——2014-11-21)中国教育舆情系统共监测到舆情信息5285条,其中负面信息共1095条。

近日负面信息分布图
近日负面信息走势图
近日舆情信息来源分布



观点探求“多年前的新闻成为舆论的热点”的原因

高材生弃北大读技校,这样的新闻一经刊载就引起了社会的高度关注。从新闻的时效性来看的话,并不具有很大的优势。毕竟这是多年以前的转变。现在被拎出来炒成热点,除了有人质疑是技校的营销以外,笔者认为还有几点客观的原因。第一,“985”、“211”将废除的传言四起,对于“985”、“211”的存废之问,引起高校的改革之问。”“高职院校的改革”等等,处于这样的舆论大背景下,此事件会成为舆论的焦点,有了背景的基础;第二,许多热点关键词被不按传统的逻辑华丽地逆袭并重组,吸引了大家的兴趣。比如“北大”被弃,选择“技校”;第三,还有一些能够引起怀才不遇或世俗的原因做出有违内心想法的人们的共鸣,“遵从父母的想法,选的不喜欢的专业。”“遵从兴趣,重新选择。”这些许多人无法实现的想法,在这个人身上投射并成功了,舆论自然会给予更多的关注。另外,社会对此产生一些反思。比如关于学校内部如何实现合理地专业转换或学校之间如何实现转校等等的探讨、名校的危机在哪里以及是否需要转型、技校、职业学校的发展之路在哪里等等。教育学者对学历、社会普遍的价值观、成功等词提出新的定义。

从舆论的反馈来看,对于此事件的非议并不像过去那么多,可以说舆论越来越理解和宽容,这两年清华大学毕业生卖猪肉、北大学生退学的事也屡见报端,舆论对于此类新闻的接受程度慢慢地提高了。从过去的一片哗然,到现在的赞声一片。窥见其中的原因,大致有几点。一,随着此类事件报道得越来越频繁,社会对于新的价值观正在重塑,在社会不再以学历论、名校论招聘的时候,也许新的价值取向会逐渐地形成,此外,也有反思教育的,其中不排除趁机讽刺名校的看客们;二,此类事件的频繁报道,让受众无意识中对此类新闻产生了免疫力。慢慢地将不再以新闻而论;三,具有孤本的模范特点。此报道中的主角是北大才子,他的实力足够倾倒无数学霸膜拜者。舆论认为新一代青年敢想敢做,而且不是冲动行动者,而是理性地做过适应所学的专业或转专业等尝试,减少人们对他情商的怀疑。时过境迁,相对于其他状元退学或转学的新闻,他已经用行动证明他的实力和他的选择。这样,争议度也会降低了。

当然,有的舆论出现一边倒的现象,比如有的认为当前职业教育的弱势地位已经改变;有的认为“北大不行了”;有的认为他的行为应该值得学习,选择得遵从兴趣,不要听别人的想法等等。于是,有媒体提醒,不要“棒杀”也不要“捧杀”。作为舆论应该理性地面对,不需过度解读此内容。

舆情观点综述

媒体解读

过度解读个案只会模糊真问题 新华每日电讯

必须指出的是,虽然中国高等教育存在不少问题,虽然北大也存在不少问题,但周浩的选择并不能反映北大的真问题。周浩的故事之所以得到媒体关注,是因为他身上具有激发“眼球效应”的潜质。但是,能吸引眼球的通常是非常罕见的个案,而这些个案并没有太大的代表性。在我看来,以北大为代表的高等教育的真问题,也并不是一些评论所称的“过于理论”,而恰恰是缺乏真正的理论创新和相关的人才。

以北大为代表的一批中国优秀的高等院校,其目标正是建设研究型大学,其培养学生的方向必然也是理论性和科研创新型人才。至于职业院校,也不必津津乐道于“捡到”了一两个知名高校的大学生。事实上,即便有再多北大学生转学过去,也掩盖不了目前职业教育存在的诸多问题。比如,专业水平低且重复,专业设置滞后于经济发展需要,教师队伍结构不合理,多头管理资源缺乏整合等。职业教育吸引力不高,固然有外部社会因素作用,但自身建设缺憾也是重要原因。

反思兴趣教育 长沙晚报

周浩的勇于放弃、勇于选择,值得我们赞扬和思考,他为自己找到了一条最适合的求学道路。技校同样是阳关大道,我们应该正视技术型人才,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并不比开挖掘机的技工体面。倡导素质教育不仅在于学校,更在于家庭。正视孩子的兴趣,尊重孩子的选择,是发展素质教育的第一步。在我们高喊教育部门尽快实现素质教育时,请家长们问一问自己,今天你让孩子坚持自己的兴趣爱好了吗?

弃北大读技校值得点赞无法模仿 中国广播网

我们不妨转换角度去思考,如果他的“弃北大读技校”的选择根本没有取得今天这样一个硕果,那么,媒体是不是还会高调赞美他的别样人生?我们在为这一理念高唱赞歌 的同时,也应该反思的是,人生不如意事常十之八九。我们应该在这两者之间寻求一种平衡,因为某一个人的“弃北大读技校”而书写了别样人生,是不足为训的。

弃北大读技校不是职业教育的胜利 鲁中晨报

目前,很多人都将“弃北大读技校”,比作是职业教育的胜利,技能型高考的“春天”。北京工业技师学院也希望通过“弃北大读技校”,扩大生源、增加知名度。正如校 长所说:“为了增加生源,我们学校给农村户口的孩子减免学费,却还是没有起到多大的效果。这样一个北大学生的到来,当然是很惊天动地了”。但显然个体的选择,并不是技 能型高校的晴雨表。

其实,周浩“弃北大读技校”,也是向制度妥协的结果。转专业条件有多苛刻、路有多难走?从周浩的经历中便可窥视一二。开始,周浩想转到工科院。但北大规定,想转的院 和所在的院系公共课要达到一定的学分才能转院。然而,由于课程的差异,工科院和生科院基本上没有什么交集,所以转院这条路走不通。试想,在各方面都相对开放的北大,换 专业都如此困难,在全国会有多少学生被挡在兴趣爱好之外?因此,周浩转校成功拾回学习热情,并不值得拍手称快。反而是高校间学分互认、学生流动制度缺失的表达。学校间 、专业间的学生流动尽快破题,才是“弃北大读技校”的题中之义。

“弃北大读技校”只是一个励志故事 中工网—《工人日报》

周浩是有志的,但更是幸运的。他的庆幸在于他“从小就喜欢拆分机械”的天赋,在于他拥有一双望子成龙但却不固执己见的明理父母,更在于求贤若渴的北京工业技师学 院为其提供了“小班授课”和“配最好班主任”的学习环境。不争的现实是,“弃北大读技校”只是一个孤例,既不能说明名校北大存在影响学子成才的不利环境,也难以让更多 人就此产生对职业技术学院趋之若鹜的联动效应,更不能由此得出周浩父母鼓励其上北大的决策是错误的。“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没有错,而兴趣过后的锲而不舍和百折不挠,才 是成功的关键。正如“只选对的、不选贵的”明智择业一样,把“弃北大读技校”只视为一个励志故事,才能把握事件的真谛,形成客观与理性的围观导向。

关于高职与高校的讨论 新京报

“退学北大读技校”,除了可给大家戏谑关于蓝翔这一老梗的谈资,调侃“挖掘机到底哪家强”之外,从全国著名高等学府退学,到名不见经传的技校,这一在旁人看来不 可思议的“转型”,或许才是其真正走红的原因。

敢于追寻自己兴趣的周浩受到了赞扬,当然,质疑之声也不断,“面对社会现实吧,以后就会后悔的。”所谓社会现实,大概就是长期以来学历至上的人才市场,而质疑 声背后,则是大众对技校低“大学”一等的固有观念。但回归教育本质,无论是著名高等学府还是普通技术教育学院,都是对社会需求之人才的培养,地位应是平等的。

新华网北京11月18日新媒体专电

不能怪家长和社会观念落后,即便职校生的收入已经超过了名校生,也很难改变人们对名校的追逐。所以,要改变这种现状,必须采用更多元的评价和选拔标准,给学生按 照兴趣禀赋选择的机会。对此,学者郑也夫提出,应该学习职业教育发达的德国,在学生小学毕业十来岁的时候,就开始选择继续接受学历教育还是学习职业技能。有些人可能觉 得这还太早,有些孩子的兴趣和能力还未定型。郑也夫指出,任何筛选标准都会有例外,即便有个别的“错配”,也未见得是坏事,或许可以起到“鲶鱼”的作用。更何况,成熟 的教育体系,可以提供在不同类型的学校之间转换的机会。

社会的舆论观点

关于个人兴趣和专业选择的讨论

O咻噠_io:未来趋势肯定有操作能力的人有饭吃

小四夕海外正品代购:有多少人为了满足他人的愿望而放弃自己所愿,又有多少人有勇气错过之后放弃荣耀并重新选择?

不萌萌哒了:确实挺佩服他的勇气,我想很多大学生费尽全力考上一个好大学,然后就迷茫蹉跎了,他却可以发现自己的内心真正热爱什么需要什么,有方向的人生是幸福的。

iFeng_Kmoon莣忧草:其实现在职业学校发展很好,就业率也很不错,现在国家就缺技术类人才,再加上他比同校的学生文化水品高,只要技能掌握了再参加技能大赛获金牌的 话就业就不用烦了。不过3年北大确实是浪费时间了,要是我的话一开始就要遵从自己的意志,既然不喜欢就不要强求,父母的话有时候不一定对,关键看自己

安吟轩:总觉得未来有一天他会是头条,会是中国人的骄傲,加油,小伙子,前途无量

唏嘘血雨:如果你没能成功 这将是你难言的隐私。如果你成功了 这将是你炫耀的资本。对与错,利与弊皆取决于你以后的成就。 小伙,加油!

阿昕COOL

#弃北大读技校#梦想是做给自己看的,不是所有的人明白你所想什么,只能用你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证明,不是上了大学能满足自己的梦想,不是技校给不了梦想的舞台,舆论都 是浮云,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能做的就是证明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调侃型

__Morningair晨光: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我是学霸,任性!!

Elisa-Wong:天才就这么任性

n阿哼n:哎呀呀,我连弃北大的资本都没有

质疑舆论的导向

邓布利多:这条微博的舆论导向也是醉了。请注意原文:“凭借北大的理论基础和北京工业技师学院的技术学习,周浩慢慢朝着自己努力的知识技能复合型人才的道路发展,他 成为了学院最优秀的学生之一。”难道真的只是一个选择的问题么?顺便这篇稿子是两个实习生署名,这似乎是不符合相关规定的,呵呵。

对于社会普遍价值观念的质疑

拖尼熊:他父亲在大学工作,对他期望很高,估计是安排了人生,家在深圳在青海考试,应该会是早早的未雨绸缪。学校到专业都是父亲设定的,学生物就是要非读博士和出国 不可的。最后孩子反抗,去了技校,这不是一个北大不如技校的故事,这是一个联合母亲摆脱父亲暴政的好故事。

考拉糊涂涂:首先你得考上啊,比尔盖茨从哈佛退学办公司,这孩子从北大退学搞技术,他们都具备了一流大学学生的基本技能,到哪儿都会发光的。重点不还是个人能力吗? 从高中考技校跟北大退学上技校的文化素养和专业能力能比较吗?不要否定大学存在的必要性,也不要否定中学教育的可取性。

大凡凡小凡凡:刚看到一部电影里说的一句话用到这里在合适不过了,“人这一生只有你想做的事和你应该做的事,如果一直在做应该做的事,结果就是到最后,连你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要是在麦田里捉住了我:知己。我也走了同样的路,那些别人都在走的路却并不是我想要的,所以即使放弃了多么诱人的机会,我也觉得值得。我们明确心中所想,心中所求 。

RUNNINGGO筱悠_悠然:这个故事值得一读,社会普遍价值观有时候真的会害了一个人。社普价值观我觉得有时候挺无聊的。比如,我爸就很后悔当初让我考大学,而不是去上技 校。从现实来看,高职(过去的大专,我高考那会儿叫高职)毕业走向社会比本科容易多了,因为他们有一技之长,而且很多高职学校还有对口的就业单位。

认为挑战职业和文凭的歧视

我只是个平凡的小号:好佩服他的勇气!我也有想去农村开发一些农业技术,但是首先我没有北大那么牛,而且我真心无法面对国人对于农业那种鄙夷的嘴脸,城里姑娘可以累 ,但受不了这个气。国人什么时候开始不歧视职业,希望才真的有。

深山溪水旁居:希望这种现象成常规。在一个平等自由的社会里,职业应该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人人都干自己喜欢干、乐意干的事,大家才能把事干好。但目前社会上还没有形 成这种意识,希望周浩未来的道路上平安顺利,最后取得辉煌。

微尘并非微尘:看问题,要一分为二。一方面显示着教育的严峻,就业的严峻,经济的严峻;同时,也表明了,思想要解放,要开阔,要与时俱进!

盘点

辽宁省的文科状元刘丁宁却不走寻常路,她选择从香港大学休学,回家复读再考北京大学。

黑龙江省理科状元刘秋实为了实现“北大梦”则经历过复读两次以后考上了。

江焕波曾收到的则是清华大学机械自动化专业的录取通知书。时年,他考了678分,但为减轻家庭负担,江焕波选择了清华大学的定向班,学费虽然优惠,但一旦毕业必须到定向企业服务5年。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江焕波说,在报考清华的时候,自己就想读物理。但是当时分不够,所以报了机械自动化专业。然而在就读清华大学后,江焕波越来越意识到自己对物理学的喜爱。慢慢地,他萌生了退学再次参加高考的想法。他复读以后,收到香港城市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弃北大读技校”的事件观察

弃北大选择就读职业技术学院,这两个反差强烈的学校放在一起,自然会引起媒体的强烈兴趣,比较欣慰的是,主流媒体这次没有昏了头,过度热炒放大。

此事是非常典型的个案,很可笑的是,一些媒体与舆论幼稚到把北大与这个职业学院相比,试图说明北大不如职业学院,此事根本说明不了这个问题。

如果真较真起来,可能应该先问几个问题。第一,这个同学是因为什么转到职业学院?显然是学习跟不上,不完全是兴趣。第二,为什么跟不上?来自青海的考生,但父亲在深圳一个大学工作,日常也在深圳生活,为什么?

但此事,的确给家长提了个醒,在人生发展路径上、兴趣选择上,我们需要引导,但更需要尊重,不仅是专业,还包括想尽办法让孩子上自己实际能力所不及的学校,对孩子来说,也是一种折磨。

职业教育发展缓慢的一个根本原因,在于观念。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个事件对职业教育观念的修正与改进,是一个大好事情。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是社会的进步,功不可没!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