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第45

舆情聚焦:作家“大学造”?

近日,北师大宣布要“培养作家”,人民日报问“作家能否大学造”?老话题引起舆论的新热议。

查看往期舆情周报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监测系统显示,本周教育相关舆情正面信息19221条,负面信息98080条,中性信息38919条,负面信息量是正面信息量的将近五倍左右。总体信息量和负面信息量于10月31日和11月5日平衡徘徊于低点,11月5日到11月6日迅速地上升。本周,“北师大开设文学创作专业”新闻迅速地成为舆情热点。

今年秋天,北京师范大学首届“文学创作班”迎来了10位新生,作家莫言、格非、李洱等导师的“加盟”,令此事备受瞩目。此前,北大、复旦也曾开设写作专业,但高调喊出“培养作家”,北师大还是独一家。“作家需要被发现,我们就是要做好这样一个平台。”

北师大文学院新增的硕士专业方向“文学创作”,大规模的作家进校园教授写作,令“高校培养作家”的老问题再次升温。

11月3日,人民日报发文给出《作家能否“大学造”?》的提问,一石激起千层浪,作家,真可以通过大学教育来制造吗?相关争议一直没有停歇过。北师大的尝试,让这一争议多年的话题,再次摆在人们面前。对此,北师大根据舆论多角度的疑虑,通过接受媒体的采访进行回应。

近日,随着人民日报《作家能否“大学造”?》的文章一经报道,立刻引发外界热议,受到媒体和舆论的普遍关注。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系统数据监测显示,自2014年11月3日至11月7日,对此事件进行跟踪,共发现网络信息1,161条,共有106家媒体进行转载或发布。

事件关注度分析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系统数据监测显示,主要信息传播平台为新闻;并在2014年11月05日达到事件传播的最高峰,信息传播量为628条。

近日舆情评价信息统计

(2014-11-05——2014-11-07)中国教育舆情系统共监测到舆情信息1176条,其中负面信息共211条。其中,11月6日达到信息量的高峰。

事件近日负面信息分布图
事件近日负面信息走势图
近日舆情信息来源分布



观点强大阵容导师团引起老话题新热炒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新增一个硕士专业方向——“文学创作”,因喊出“培养作家”而引起各方争议。对此,北师大根据不同的质疑声作出回应。一、写作天赋与高校教育有冲突?对于“高校培养作家”的质疑声,北师大文学院副院长张清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这种质疑“非常可笑”!“作家当然是无法定制培养出来的,但是仔细考虑下,任何一个领域的杰出人物,哪个是可以定制培养出来的?都需要很多其他个性化因素的共同参与。现在的文学教育不注重写作训练,它应该包括写作能力的培养。这是在做一种写作教育的尝试,旨在进行文学教育观念上的矫正。”

二、对“中文系不培养作家”这一普遍看法,北师大文学院博士生导师张柠教授担任“文学创作”专业“文学写作实践课”的老师。张柠表示,没有人规定中文系不能培养作家。这个专业在招生时进行了特别的甄选,录取的10名学生尽管专业各自不同,但都一直从事创作,“专家们觉得有潜力才录取进来”。

三、对于北师大“文学创作”专业将来能否培养出作家?张清华认为,“这是谁也说不准的事情。看运气了。他们成不成为作家,那最终还要看他们个人的造化。”

其实,北大、复旦等名校也曾开设写作专业。但是,北师大开了这么一个专业,就喊出“培养作家”,一下子引发社会争议,“高校培养作家”的话题不禁让人又想起25年前的“鲁研班”,但是正因为此次融入一些新元素,重新激活了这一旧话题。比如“校内导师+作家导师,学术课程+写作训练”这个全新的专业实行“双导师制”,以及特别的课程设置,都是话题“翻新”的理由。当然,相对于其他兼具社会性话题的教育新闻,此次新闻关注的领域更多地集中于教育领域学术领域。

有学者认为,在中国教育集体缺乏创造力的大背景下,北师大开办“作家研究生”的举措,或许能够打开一条新的出路。刘冬梅的文章评论,这无疑也意味着一种社会担当,值得更多大学去积极效仿。但是,回忆起25年前的“作家班”,相关人士均感慨今非昔比,当年的办学宗旨、文学环境和生源质量,在今天已经无可复制。还有学者认为,这是一个噱头。比如山东大学传播学研究所所长冯炜对记者直言:“这样的(文学创作)专业不是传统正宗的高校教育的体制,没有听说过世界著名的大学文学系专门培养作家这样的情况。”还有人担忧,这个专业陷入“纸上谈兵”。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刁克利是“创意写作系列教程”的翻译者,他认为,开设“文学创作”专业是有积极意义的。虽然“作家不是高校培养出来的”论调很流行,但在当下中国最有实力的那批作家中,很多都曾受益于作家写作班或者写作课程。

认为大学不能够培养作家

半夏生书院微博:写作可以培训,创作却不能。中国的大学教育模式更培养不出什么文学创作家。

左左scarlett:典型的“中国式教育”。

东山谢氏:作家,不是靠设立一个“文学创作”之类的专业就能培养出来的,更重要的,应该在于天赋、在于灵感。当然,科班出身的在语法逻辑、文字表达方面,或许更精准、更规范。但是,具备这些专业知识,往往难以成为文学作家,成为文学评论家还更有可能。

USZTABM:中国式教育能教出学习机器,但教不出雨果、歌德、托尔斯泰等大师。

秘密avi:写作时需要积累和灵性的东西,特别是后者。一个优秀的作家才那么珍贵和稀有。可遇而不可求啊,也许他们能成为一名好的语文老师或者作文老师,作家还是不大看好。

落梅香隐:千万别教出些死板教条千篇一律按框框写作的人,按框框生活的人就够多的了。

认为作家无法批量生产

致郁系主任Yukino-M莫雪野:从不相信,文艺可以量产,可以被制造。

急眼的大果子:呵呵,那开设一个诺贝尔培训基地是否可以培养出一批中国籍诺贝尔奖获得者。

支持或部分支持的立场

安静如湖水般:新人作家单枪匹马的闯总被出版商欺负,有个平台也是好事呀。

遇见--Ly:所能教的只是模式化的东西。创新创作是植于内心头脑的,并不能被教。但或许也能起到强化开发的作用。

jiajia大徐:有一些文学技巧和专业素养还是可以教或者探讨的,比如我记得曾经有个作家训练自己观察人的能力,还可以训练自己遣词造句的能力。再不济了解下文学史上各大流派的写作风格也行。写作最可悲的是,想法有了,一下笔却发现写不出自己想要的样子,所以我觉得适当的训练还是有必要的,就怕他们教不了这些。

醉谈风月事:写作本来就是门技术活,专业训练也是必要。看评论,好多人都是直接跳出来嚷嚷“作家不能培养”。设立专业的初衷是否合理和实现初衷的手段是否科学,这是两码事。

小安安有颗儒雅的心:文人的情怀不能说与培养无关,培养或许并没有错,前辈的为人处事和感悟方式或许对后代都是一笔不菲的财富,我们把这样一件事放在当下,就不得不沾染功利的色彩。无论怎样,把一切交给时间来检验。

兰特兄:不要把作家的诞生神秘化,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是教不坏的。

RyanPetrich:大学只是一个途径,一个机会,能不能成才是靠自己努力的,不是读了大学就能成才,但努力读大学的一般比不读的容易成才。

理圖:作家是培养不出来的——但让一些有经验的人对那些有天赋但尚无经验的人指点一下,确可让未来的作家们少走些冤枉路。严歌苓刚开始写作时,她父亲不就是重写一遍给她看,从而分享经验、演示技巧吗?

认为媒体误读

普罗旺斯的小神仙:评论太浮躁了,干嘛那么着急,这个不是培养作家,是教授一些写作技法和一些素质,让有写作天赋的人知道怎么用自己的才华,况且creative writing分好多种,戏剧,广告等等未必要出来就是写小说文学作品的,genre fiction,non-fiction都是包含在内的,我深为小编捉急。

盘点

上世纪80年代,莫言、余华、刘震云、迟子建都曾经在北师大中文系与中国作协属下的鲁迅文学院合作开设的作家研究生班学习过。莫言还取得了北师大文艺学硕士,硕士论文导师是文学院童庆炳教授。莫言曾回忆起当时在这个作家研究生班所上的课,表示这些对他后来的创作都有积极影响。

2010年,复旦大学开设了国内首个“创意写作专业”硕士学位点,北京大学、南京大学等学校也均已设立同类专业。

国外很多高校都开设了写作方向的MFA(艺术硕士),俗称“写作班”或“作家班”,一般需要两至三年的时间修读完毕,作家白先勇、严歌苓、哈金等知名海外华人作家都接受过写作班的培训。从1936年爱荷华大学成立的第一个作家工作室至今,全美目前已有八百多个创意写作班,甚至还颁发博士学位。创意写作的概念在美国从20世纪20年代就开始了,80多年以来,创意写作在美国不断积累,形成了一种传承。

“高校培养作家”的事件观察

我只能说,媒体闲的!

作家当然无法制造,但可以培养。人家设这么一个专业,非要解读为学校要制造作家,纷纷质疑,按此说法,企业家怎么可以制造?那么MBA的干什么的?MPA又是干什么的?还不成是制造干部的?

作家、企业家,这类更强调应用的行当,当然无法寄期望学校制造,但完全可以去做这方面的教育培养,这种培养,显然与前面其他多数专业不一样,方式也不一样,是大量有实践经验的人,在这里分享,沟通,研讨,是一种再回炉的教育培养方式和提升方式,有何不可?

大惊小怪,要么,就是闲的。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