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第42

舆情聚焦:副校长“暴力剪发”

近日,广西梧州一初中发生“暴力剪发”事件:一名副校长对几十名长发男生强行理发,并广播让其他师生围观理发。

查看往期舆情周报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监测系统显示,本周教育相关舆情正面信息48132条,负面信息134197条,中性信息84311条,负面信息量是正面信息量的3倍左右。总体信息量于10月 12日达到回落的低点,10月13日上升,持续到10月16日处于39528条及以上的信息量。负面信息的曲线图类型与之相近。本周,“副校长‘暴力剪发’”新闻迅速地成为舆情热点。

10月10日,广西梧州一初中发生“暴力剪发”事件:一名副校长将几十名长发男生集合到校内的空地上,并广播让其他师生前来围观他对部分长发男生强行理发。此举引发学生在网络上吐槽,但却获得了学生家长的支持。(10月12日新华网)

新闻报道以后,部分教育专家对此举提出异议。该黄姓副校长11日向中新网记者表示,《中学生守则》规定男生不能留长发,“如果说什么都不管的话,我觉得当一个副校长这是不负责任的……我这个副校长当不当都无所谓,但是对学生肯定得负责任。” 随着事件的发展,涉事校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进一步解释。10月13日,他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学校之前对发型也反复强调过,但学生中大多数为留守儿童,在这方面没有人教。学校这么做是从良心和责任心出发,而且自己之前学过剪发,不至于将学生头发剪得更坏。

这解释令舆论再一次哗然,并且,不少网友出现倒戈。10月16日,据中国青年报的报道,搜狐网针对该事件进行的一项网络调查显示,73.7%的受访者对该校长的做法表示支持,认为小孩子很难自主形成正确价值观和审美观,16.6%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认为应视具体情况而定,仅9.7%的受访者表示反对,认为这种做法是在压制孩子的个性。

新华网的调查也呈现出类似的结果——74.6%的受访网友认为涉事校长的做法是为孩子好,25.4%的网友认为不是。

本周,关于“校长暴力剪发”的新闻,从新闻一发布迅速地在全社会引起了强烈反响和广泛热议。随着“校长对此做出解释”的后续报道发布,舆论各观点的争议越发激烈,新闻从广度和深度上得以发酵。让“暴力剪发”的关键词成为社会关注的网络热点。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系统数据监测显示,自2014年10月13日至10月17日,对此事件进行跟踪,共发现网络信息2,480条,共有227家媒体进行转载或发布。

事件关注度分析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系统数据监测显示,主要信息传播平台为新闻;并在2014年10月14日 达到事件传播的最高峰,信息传播量为796条。

新闻媒体关注Top5

据监测数据所得,事件传播过程中,新闻媒体发布条数前五分别为:百度网页、百度新闻、网易新闻、新浪新闻、凤凰资讯,这些均为一类传播媒介,影响力遍及全国。

近日舆情评价信息统计

(2014-10-14-2014-10-17)中国教育舆情系统共监测到舆情信息2928条,其中负面信息共1159条。

近日舆情信息来源分布




观点一认为强行剪发,治标不治本

通常,新闻事件经报道或网友关注以后,想发展成为舆情,需符合一个特点——话题性,对于这一点,具有争议性、关注人群多的话题相对具有话题性的操作空间。而且,如果同时符合众多话题并存的特点,那么此舆情发酵的力度会更大、关注的热度会更长。这些话题往往在不同的舆论空间里并存,建立对立的观点交锋。在舆论发展的后期,不同话题有可能出现汇集点,或者在舆论领袖的影响下,汇聚到一个焦点话题,对事件的远期导向起到直接的作用。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发了网友热议,面对该副校长的“暴力剪发”,各方回应不一,由此为发展成舆情铺垫基础。

一方面,许多网友指责黄副校长方法不当,会严重影响当事学生的人格自尊,持此观点的尤以学生和教育专家、学者为多,并将这位草根校长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比如,广西师范学院教授谢晖指出,该副校长不能为了纪律而在大庭广众之下强行“理发”,当事人的做法不尊重基本人格,不利于学生的成长。另一方面,许多家长表示支持甚至褒扬副校长的剪发行为。对此,校长和老师认为:要求理发是根据学校《中学生守则》关于学生仪表的规定,学校应该据此严格管理。

具体的话题包括留长发的学生是不是代表哈韩哈日、学生是不是只有剪发才代表爱国、学生的发型与他们的学习成绩以及道德素养之间是不是存在必然的联系、校长的此行为是不是“暴力行为”、是不是代表专制教育、是不是不尊重人权、小学生和初中生的人权是不是需要被尊重、校长是权力蛮霸还是负责任、如何处理流行文化和专制教育的矛盾、整齐划一的形象和独立人格的培养是否有矛盾、公共场合强行剪发是不是合宜、留守儿童应该怎么教育等等话题的讨论。

担忧对学生的负面影响

sina潜水用户vip:只能说校长无能!用这种极端的做法,会给学生带来负面心理暗示。

空间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这难道不是侵犯人权吗?念书好与坏和头发没啥关系吧!是不是该好好向国外学习一下呢!

认为强行剪发,治标不治本

MoneyQ:这样就能改变他们不成为杀马特了么 根本原因不在这里呀 哎

一切成熟都与苦难有关:为什么你们觉得不美观就要强制众目睽睽剪掉?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他们觉得这好看这酷?从他们喜欢的东西入手,然后抽取出其中可取的部分,把他们引导到好的方向上去。韩流等同于无知,实际上是家长和校长的武断,韩星都很努力很辛苦的,发型只是表象而已。

Araven_梁傑:不是要每一步都要管着,出来社会他们自然而然会改变。不是要遏止他们,而是需要让他们自己去经历,打心底去改变。

陈小鑫air:孩子有什麼樣的審美是慢慢引導和培養的,不是你我說什麼就什麼的,更不是強制出來的!那樣除了給大人帶來滿足感什麼都不會有!

尹若涵1988:改变发型思想就正规了,学习成绩就提高了?

超叔终于改名字了:不好评论,涉及的社会现实太多。以前也长发,现在觉得短发更好。核心点在于,什么发型好看是我自己的事,不好看换发型也是我自己的事,你要强迫我,我只能跟你对着来了。有些人确实好为人师,打着为你好的名义,强加自己的想法于他人。

认为校长的方法欠妥

斯文人也猖狂:做为中小学生,应以学校规范集体行为为主。暴力剪发是欠妥的一种手段,学校应以教育说服的方式进行。

一切成熟都与苦难有关:首先你不能一来就站在对立面,你得先让彼此能说上话,否则你认为他坏学生,他还觉得你算啥呢。这样教育永远只能强行行事,至少放低老师家长的架子,我觉得这是第一步,当然我知道这并不容易。

EASY喜欢吃牛肉:看看评论,中国人都已经丧失对人权的基本认识了。教育不是剥夺,是给予。

我住在地球另一端:大家奔着对学生好的目的,就应该站在学生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显然学生认为这样是一种美,而教育工作者的职责正是帮助学生正确认识美。从帮助学生这点出发,校长显然没有尽到责任。

杨标湘西土著:在头发上做文章,原本不算什么,但头发要用“暴力”来剪,在中国来说,是颇有传统的。满清入关有过,文革浩劫有过,你要继承这个传统,也没有什么可惊诧的。令人惊诧的是,副校长找的理由很荒唐。倘若问一句,平常短发又是哈的哪国,他回答得出吗?

钱江晚报《剪发示众,错在哪里》戎国强:学校规定学生该剪什么发型,不是问题;要求违规学生改变发型,也不是问题,而且也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请理发师到学校,临时安排一间理发室,理完一个放走一个。这样处理,学生的情绪反弹不会那样激烈,也不致引起舆论风波。但是黄副校长不认为这是一个单纯的发型问题,而是一个文化问题——黄副校长看不惯学生哈日哈韩;他更是把文化趣味上升到人的品质问题:哈日哈韩,留长发,“像那些社会上的流氓、痞子形象。”

认为校长此行为值得理解和支持

dl拇指牛:做得好!留长发那帮混混肯定是连家长都管不了的

大草哥-:好校长,原来我们的学校也是这样!之前读书的时候非常的不理解!现在工作了非常的理解与支持!老师为了下一代付出了那么多!!!给老师一个赞!

你它喵的敢粉我吗:当今社会哈日哈韩的风气来看,想纠正学生盲目跟风难度太大。学校思想教育难以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如果不严厉一点,出到社会就多了目无法纪的人了。个人认为校长做的算是正确。

帅性生活2013:教师队伍出现几个害群之马就全面否定教师品德!这位副校长的做法虽然有些不妥,但未必不正确!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没有深入教学一线,没有权随意评价。

李恰:上初中的时候对于学校剪头发很不能理解,如今大二了,看见这种新闻反而很支持这个校长,或许随着年龄的长大,审美的追求也越来越喜欢干净整洁。

跑摊匠:对于一些缺少管教的留守学生,校长操着家长的心,集体剪头发也是为了公平,要不有人又得说校长谁谁谁他还没剪,曾经受过老师处罚的谁没怀恨过,但为了学生学好的处罚长大后都会感激。

鹜离:严格的校长比不不上心的校长好,至少他有为学生的心,以及不需要为学生担心太多。 泡沫绿茶茉:这点事有什么好说的~不就是剪头发~你以为人家剪你头发有钱收啊?这个时候又来讲自尊~课堂上睡觉~晚上爬墙出去上网……上课玩手机等的时候又不见讲自尊~

由此担忧校长

初小见见见:这校长会不会遭到混混学生的报复啊。

对此见惯不惯

你没说别走:其实我也是广西的,我的学校对头发要求也严,像这个的简直小儿科,女生不能披头发刘海不能过眉,男生头发两边不能超过耳朵,一学期大概会讲好几次这个问题,然后班主任晚上就会拿把大剪刀来剪。

秋洁儿Frances:总比我那时候的班主任让我剪短发正常点吧,真不知道我一个天天梳马尾辫的挨着她什么了。

panda---da:老姐的学校也是几乎都是留守的孩子。家长外出打工,对孩子的教育一点不重视,只求放在学校有吃有喝保证平安!这样畸形的社会形态和教育衍生出来这些无可奈何的事件,不足为奇!

对于舆论监督,认为这是社会的进步

elfsleepy:我想说以前我们学校也是这样的,是级主任剪的,把他觉得头发长的同学挑出来,然后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剪掉,现在的社会真是越来越好了,什么事情都可以公开来批评,让大家监督。

我叫解先生Angelia 微博达人:其实过去可能也有这样的情况,但是过去的舆论监督没有那么严格,还处于相对封闭的状态。这也是一种进步。

观点二舆论爆发——为何会点燃舆论的多话题?

纵观近十年以来的新闻,笔者发现学校强行要求剪发,并不是新闻。过往的新闻中屡屡提到此类话题,比如请理发师到学校给学生们剪发,不理短发取消上学的资格、或者操行扣分,或者让停课去剪发等等,而学生也采取不同的回应,其中,不乏各种反抗的案例,比如有的学生报料给媒体投诉、有的学生请假逃避剪发、有的学生极端地为护发而跳楼,大多数学生还是会服从,虽然有的消极抵触和抗拒,但至少表面看起来已经服从了。对于此类事件反映出的对立情绪,媒体也进行报道,然而,通常的采访结果是校方遵循的《中学生守则》,依规办事,舆论的反应相对小。那么,同样是校园的剪发话题,为什么此次事件的舆论关注度那么高呢?

对比以前的剪发事件,此次主要不同的地方在于几个方面。第一,过去只是各班的班主任、年级主任、教务主任督促,而此次由副校长亲自“抓兵”,作为“校长”的权威本身是一个话题的热点;第二,过去一般发发威只是请一个理发师来而已,相对温和的表达,这一回动真格的,校长变身理发师,亲自上阵剪发,而且是因为看到学生迟到而气得“临时起意”。不管是不是如他所言,学过理发并会两下子的,至少看得出校长是怒了;第三,这是一次流行文化和传统教育、“专制”教育的矛盾交锋,哈韩哈日成为校长的眼中钉,欲杀鸡骇猴而拔之,但是这两大阵营的矛盾由来已久,它的突然走火,看起来校长是赢了,可是由此引发的舆论的暗战却必将激烈地持续,有的民族情绪亢奋的支持者甚至将剪发归于爱国不爱国的范畴;第四,广播找人围观、示众剪发等等,具有超出校园话题的社会敏感度。有的反对者联想到这是过去特殊年代才有的激进行为;第五,这是网络时代的产物。换在那个没有网络的时代,这根本不算事。问题是,时代不同了,人人是网络终端,随时点评点赞,在网络的放大之下,校长给学生剃头迅速地成为热点新闻也能够理解了。

此外,梳理一下此事件的关键词,“校长”、“暴力”、“学生”、“示众”、“留守儿童教育”、“哈日哈韩”等字眼都是公众关注的,并且在事件发展不同的阶段做出不同的解读。从舆论的发展来看,话题起初只是停留于一件茶余饭后的笑料,公众的解读多为娱乐化。随着教育专家提到“这样是否影响到孩子们的尊严”的话题以后,舆论慢慢地严肃起来,话题深入的同时,因为关键词的众多,话题得到不断地延伸,并呈多样化地发散,每一个话题都有不同的细微的阵营。其实过去可能也有这样的情况,但是过去的舆论监督没有那么严格,还处于相对封闭的状态。从舆论监督的角度考量此事件的话,这也许是社会的一种进步。

观点三舆论反弹——为何少数反对者倒戈齐称赞校长?

从网络意见的分类来看,主要分为两大阵营:反对者,以学生、专家、教授及部分网友;支持者,主要以学生家长、学校老师以及众多网友为主。对于学生而言,舆论的发酵应该在校长对媒体说到“我不能够看到孩子们哈韩哈日”的话,引起哈韩哈日的年轻人们的群喷。由此,老师们和哈韩哈日的年轻人们之间进行舆论的对抗。

第一,也许正是学生对此激烈的舆论反应,考虑到学生特别容易被煽动和被引导,舆论掌握不好对应的管理尺度,此事件的舆论负面影响很容易发展到难以控制的地步,这让不少成年人决定转向。

第二,当校长提到“我这个副校长当不当都无所谓,但是对学生肯定要负责任”“学生中大多数为留守儿童,在这方面没有人教。学校这么做是从良心和责任心出发,而且自己之前学过剪发,不至于将学生头发剪得更坏。”以上此类动情的话经报道以后,给他在舆论中加了许多同情分和理解分。联系到教育的大环境,近几年关于教育腐败、老师收礼、师德败坏等等一系列教育的负面新闻和舆论环境下,一个校长说到“丢掉官职,也得负责任”的话,与此前的负面新闻形成鲜明的对比,由此会触动无数人的泪点。

第三,从另外一个角度来分析,缘何这次“暴力”行为经网络发酵后却能得到广泛的点赞,不妨用一些媒体的评论来解答,“实质是当前未成年学生家庭教育缺失的社会问题,也反映出社会大众对部分老师教书育人不负责任的不满和宣泄。”

第四,学校根据的《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中,的确明白无误地要求学生应做到“穿戴整洁、朴素大方,不烫发,不染发,不化妆,不佩戴首饰,男生不留长发,女生不穿高跟鞋”,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副校长强制剪发不尊重人格的负面影响。

第五,教育的现实困境。“留守儿童”的教育,也是一个社会热点话题,家庭教育的缺失,让学校承担更多的责任,这是一个难解的社会问题,尤其在相对落后的农村。学生很难管,学校很无奈。正如西宁晚报10月17日《新观察》评论的那样,广西这位“客串”理发师的副校长,之所以在其一时兴起“抓”来了数十名长发男生,并“顺着每人剪了两剪刀”之后,仍能被一众网友赞为“敢于负责”或“用心良苦”,自然缘于现在许多人都清楚:今时不同往日,要管好那些不听话的“刺头”学生,没点狠招还真的起不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第六,副校长的坦诚和自我批评。黄副校长面对轮番轰炸的网络评论和媒体采访而坦诚:“我的做事方法确实欠妥,我不该那么强势,当着学生的面来做这件事。这也让我受到启发,这事还是可以用其他方法的,我应该反思,以后的工作方式需要改观。”对此,有媒体评价,“从他对自我行为的批判认定和事后冷静的分析,可见黄副校长不是个只会暴力行事的法西斯二货。”

我们不可否认的是,副校长的话,一定程度上很好地化解了原有的舆论危机,并且已经化不利的舆论压力为有利的舆论捧赞。教育事件以及校园事件的舆情危机处理,有时候可以触类旁通。从这一点而言,校长面对舆论危机的方法值得我们学习。这些可能对于校长而言,这样的回答是他原本的性格,并不是一场彩排的戏,而获得谅解和舆论主场的赞誉也是偶然的收获,然而,他触碰到的恰恰是舆情回应能够成功的几个重点,包括他的如实相对、坦诚相对,有一说一,不遮掩不隐瞒,第一时间回应,第一时间承认不对的地方等。公众敬仰校长的魄力、同情校长的无奈、佩服校长的责任感,让舆论的力量主动地重新选择他们的阵营。

事件报道的后期,相对于以往的舆论,笔者发现越来越多的公众开始关注舆情的力量。河北新闻网一篇王志军的文章提到舆情表象后面的困惑,“学生被‘集体理发’事件中家长表示认同那位副校长的做法,反证了专制教育仍很有市场,也反证了专制教育对流行文化气急败坏的干预。因此可以说,学生被强制‘集体理发’事件,是专制教育挑战流行文化的失败。”

对此,襄阳日报一篇龚明俊的文章《探讨教育是否是高危职业》替老师们委屈,“不得不说,当下的舆论对教育者存在着不公平。舆论的压力常常‘严于师而宽于生’。有的一线老师直呼自己在从事一个‘高危职业’。试问,男生的长发,家长怎么没管好?社会能容忍校园存在这种现象吗?为什么一定要让学校来解决或担责?倘若学校不管,舆论会怎么评价?面对个性强的学生,老师该怎么办?这些问题,恐怕那些责难者也难得给出有效的答案吧。对于学校管理,基于相关教育法规,我们有必要多从正面理解,给予切实的舆论支持,而不是抓住一点否定全部。”

一位署名为拈花微笑的作者写到,“这本是一桩不值一提的小事,因为很多中小学都是这样做的。但这件事被媒体无限放大渲染之后,该学校及当事副校长成了众矢之的,甚至不得已为此行为向公众致歉,承认做法欠妥。”文章从旁观者的角度,进一步反击媒体的做法以及舆论监督中的窘境,“我们的媒体习惯追风,一旦有一件事点燃了围观者的热情,其他媒体一定会蜂拥而上,我们的网民向来喜欢盲从,骂老师、骂学校、骂教育制度,越来越流行,已然成了公众泄愤的最佳方式。我们的教育制度,更是国骂的靶心。我们的教育制度还不够完善。那大家应该做的是好好努力去完善它、改进它,让它能更好地为公民服务,为孩子的成长服务,而不应该只是像泼妇一样谩骂,提不出合理的建议又一味否定当下的制度。”

由此,舆论的导向从起初的副校长的行为是否暴力、是否专制教育等话题转到“教育是否是舆论监督下的高危职业”、“公众点赞的舆情,反应的公众诉求”等等观察到舆论监督的力度、舆情诉求的范畴等基于重视舆情影响力而提出的话题。

盘点

2005年09月06日,新快报的报道,从今日起,天河东圃中学学生都必须剪成短发,否则每天操行将被扣一分,而操行不及格者学校将不发毕业证。

2007年06月20日 湖南浏阳一中颁“剃头令”,学校要求学生剪发。

2007年12月18日,广州日报的报道,“学校又逼我们剪头发,这次还请来了几个理发师要现场解决。”昨日中午,广州市71中高二级男生阿彬(化名)拨打本报报料热线“求救”。

2009年9月24日,佛山市禅城实验高中高三音乐班的32名女生拒绝剪头发被校方拦在校门外。

2010年4月27日,吉林松原宁江五中要求男生必须剪成寸头,女生必须剪成“五号头”(影片《女篮五号》女主角的发式),否则就停课去剪发。据悉,"五号头"要求刘海不超过眉毛,鬓角不遮住耳朵,发根与脖子平齐。

2012年,山东一位14岁女生因学校强迫剪发从自家五楼跳下。

2013年,广州市海珠区实验中学请师傅进校剪发,男生请假逃避理发。

“校长强行剪发”的事件观察

首先,坚决支持这个校长,是一个负责任的校长,对他那句“当不当副校长无所谓”的血性的话表示敬佩,坚决反对一些所谓专家、伪专家无知的批判与上纲上线。

我们总强调对孩子的宽容、尊重等等,孩子们对规则、对老师、对校长的尊重在哪里?我们批判校长的时候,别忘记了,学校校规讲得很明确,也三令五申,不得留长发、染头发,为什么不遵守?我们现在这个社会最大的问题就是对于违规的人,缺少必要惩处,没有成本,或者成本低廉的时候,就会造就一批又一批不守规矩的人。现在如此多的人,为什么连红绿灯都无视?就是对违规者惩处太低,或者没有惩处。

所谓专家也最好闭嘴,去看看国外中小学如何管理学生的,尤其是那些私立学校,如果我们对自己还有期望,对自己的孩子还有较高的期望,那么就必须严格管束自己。美国至今仍有19个州在法律上支持体罚学生,体罚等等都是必不可少的教育手段。

中国这一代人不缺少个性,对于多数人,恰恰是娇宠过头了。对于那些留守少年,更有特别的意义,父母不在身边,监管往往不到位,更需要有人把边界卡住,相信未来,他们会感谢这位校长的。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