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第41

舆情聚焦:北大清华发布章程

近日,教育部核准发布了北大等9所高校的章程,新公布的章程突出了“去行政化”、“教授治校”、“自主”等亮点。

查看往期舆情周报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监测系统显示,本周教育相关舆情正面信息36377条,负面信息100839条,中性信息66360条,负面信息量是正面信息量的三倍多。总体信息量于10月8日起拉升。10月10日,总体信息量和负面信息量都达到高峰。本周,“北大、清华等高校章程发布”新闻迅速地成为舆情热点。

北大的学术委员会有学生代表加入,清华禁止教职工未经批准在校外兼职。10月8日,教育部核准发布了北大、清华等9所高校的章程,两所国内最高学府有了“宪章”性质的自主管理规程。记者了解到,目前所有985高校的章程都已完成核准程序,教育部将陆续发布。(10月9日《北京青年报》)

自从教育部颁布《高等学校章程制定暂行办法》以来,关于大学章程的制定以及能否承担起其应有的功能一直备受关注。从已经公布的人大等校章程,到刚核准的北大、清华章程,以及985高校的章程都突出了“政校分开”、“去行政化”的精髓,均强调学术委员会的地位。其中,北大章程首设监察委员会,对校长负责,独立行使监察职权;清华章程明确规定,校长禁止担任学术委员会委员。《章程》提到的一系列举措引起了舆论的关注。

本周,关于“北大、清华等高校章程发布”的新闻,在全社会引起了强烈反响和广泛热议。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系统数据监测显示,自2014年10月08日起,对此事件进行跟踪,至2014年10月11日共发现网络信息1,463条,共有203家媒体进行转载或发布。

事件关注度分析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系统数据监测显示,主要信息传播平台为新闻; 并在2014年10月09日达到事件传播的最高峰,信息传播量为927条。

舆情评价信息统计

(2014-10-09——2014-10-11)中国教育舆情系统数据监测到舆情信息7421条,其中负面信息共1403条

负面信息分布图

负面信息走势图
舆情信息来源分布



观点一此举是一个进步,也需要反思

本周,教育部核准发布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9所高校章程。其中,北京大学首次创设监督委员会,清华大学禁止教职工在校外兼职等亮点,引发舆论关注。北大的章程中突出了“师生共治”的内容,章程规定,学生可以加入学术委员会、校务委员会、监察委员会,这说明北大学生具有参加学校治理的机会、渠道和权利;清华大学的新章程中规定校长不能担任学术委员会委员、教职工未经批准不能在校外兼职等内容。“相比于没有大学章程而言,大学制订并发布经行政部门核准的章程,是一大进步。已经发布的大学章程强调‘政校分开’‘去行政化’,也回应了社会舆论对章程的期待。”于是,舆论围绕关键词“高校去行政化”、“教授治校”、“政校分开”等等相关的词,引发了一系列的热议。其中,不少网友对于此次章程提出的新理念表示支持和肯定,并对于高校改革持乐观的态度。

蔡东洲1:“政校分开、管办分离、尊重学术自由”——这个《章程》能通过就是进步。

隽永东方设计-钟小哥:这个理念虽然姗姗来迟,但是绝对支持。 (10月9日 14:02)

惊云吹着晚风眺望苍穹看着明月:想过,总比没想过好 (10月9日 13:59)

KK刷啊刷:好的现象正在发生 (10月9日 13:50)

寻寻觅觅的云:只要行动就不晚 (10月9日 13:56)

pink-fairy-star :拉开了整顿高校的大幕!

城角龟仙 微博达人:前几天还讨论了高校去行政化改革的问题,虽然这个头条还没有戳中要害,但革新是早晚的事!

关于此举对舆论的影响,济阳县仁风镇廉政时评的博客给予这样的评价:“清华、北大能在舆论的高压围观下,如期对外发布突出了‘政校分开’、‘去行政化’为亮点的办校《章程》,从国内名校渐次端正办学思路,矫正过往的某些学术不当行为角度来说,当然是一件好事。这样的好事之所以值得关注,或还在于继清华、北大等高等名校之后,建立《章程》并按章办学,应该、也可以成为国内高校的良好风气,逐渐消弭民众针对高校的情绪焦虑与舆论诟病。”

当然,还有网友对大学章程的姗姗来迟,表示异议。比如,光明网署名马得清的一篇文章《用反思态度看姗姗来迟的大学章程》提到,“我们理应对大学的变革抱有积极的态度。不过,从深化教育体制改革的角度说,今年核准章程的32所大学加上去年核准章程的6所大学,总计不过38所大学,这还不能说明我国的大学改革已经全面进入了自主办学的时代,更不能说明这是大学去行政化的普遍表现。32所大学设立章程并被核准发布,只是教育管理体制改革和大学办学体制改革小心翼翼朝前迈开的一小步。这一小步究竟能否为大学改革带来根本性的变化,一切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按常理,校园的章程发布,涉及面相对小,社会的舆论反馈也比较弱,然而,这一次为什么会形成一石激起千层浪的舆论反响呢?马得清认为,“主要是因为它让我们等待得太久了。制定并完善大学章程,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的明确要求,这两部法律一部从1995年9月1日起施行的,一部是从1999年1月1日起施行的,即我国的大学应当依法制定自己的章程,但是,事实却是,长期以来,我们的大学一直处于无章程的状态。”

观点二谨慎乐观派细分为质疑的民众和担忧的学者

相比于大学章程的从无到有,公众似乎更加关注其能否监督落实到位,能否承担起应有的功能,能否成为推动去行政化的一个契机。一些民众对此缺乏信心,由此发出各种质疑的声音。质疑声主要源于以下几类,一,具体落实的疑团和细节不够明确,有待进一步的公布;二,即便落实到位,全国推广的覆盖面以及推广的力度有多大,尚属于未知;三,关于发布者,新闻中“由教育部核准发布”的这一句话,引来不少网友的异议。并以此为由推测,连大学章程的制定都得由教育部核准,那么“去行政化”是不是意味着也难以进行;三,由对于大环境风气的普遍悲观,折射到校园小环境的落实难度和压力。

阿朱:提没提校长怎么选出、怎么罢免、校长的权力是什么? (10月9日 15:34)

皓月星蓝:能执行吗? (10月9日 14:07)

浩浩-然:谨慎乐观。。。 (10月9日 14:06)

爆米花BigBaby:有法可依,有法不依,法只不过是一件虚幻的外衣。颁布了所谓的章程就等于去行政化?颁布了宪法就等同于权利得到了保障??? (10月9日 14:00)

随风--寒烟:高等教育法规定,实行书记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分的开吗? (10月9日 13:59)

静娅:几乎不大相信,即使是真的,由于权力化行政化等各种惯性,操作起来难度也很大。

叶西吟:有行动总是有希望的,不要还没实行就唱衰。 (10月9日 13:57)

AN_and_D:主要看校长谁任用? (10月9日 13:53)

韦冈小太爷:真能实现吗,如果实现可以推广吗 (10月9日 13:53)

山水日月人:开玩笑,办学自主?当今的大环境下根本不可能做到! (10月10日 06:03)

开心的卧牛山 :不清楚兼职同腐败有啥关系,你觉得他不称职,可以辞退呀,为什么要限制人的自由呢。

我是老K凯么 :去行政化在国内永远都做不到,一方面要让政府拨款建设高校,一方面又不想让政府管,这个逻辑恐怕政府是不会答应的。

天上白云的微博:请教章程规定了高校有人事权吗?有财务权吗?到底有什么权?校党委书记的任命谁说了算?学校实行学校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如何政校分开啊,领导的话能不听吗?不能解决这些问题,这些章程之流纯属形式主义、空炮、面子工程。

相对于网友们吐糟式的抱怨和质疑声,学者们的关注点则是将注意力放到具体的难处以及解决方法的探讨上。

第一,大学去行政化,如何排除外患?

《长江日报》堂吉伟德的文章《关于大学去行政化》,大学章程要真正发挥“高校宪法”的作用,一方面取决于其制定过程中的利益角力,是否真正在去行政化上迈出关键一步,并取得实质性的突破。另一方面则取决于各方究竟有多大的权力,是否实现了权力的制衡与分解。而从实际看,从理论到现实之路并不平坦,一部大学章程也无以全面解决问题。大学章程只是去行政化的一个契机,要将制度设计变成现实,还需要大量的配套措施发挥作用,特别是要做到“政校分开、管办分离”,就必须突出“教授治学”、“自主办学”这一核心原则。

《钱江晚报》洪信良的文章提到,“‘政校分开’这‘宪章’要落地,无疑有着深重的内忧外困。从内忧来看,就大学章程修订的难产就可见一斑。比如,2012年湖南的11所省属高校,被要求用一年时间完成大学章程建设,结果到了年底,其中10所表示不能如期完成,究其原因,主要在于内部权力的博弈未能平衡。北大的章程,也是早在2006年就由北京大学教代会动议启动,历时8年,才在近日最终公布。从外困来看,高校行政头衔的高低,在学校基础设施建设、科研经费申报、与地方政府打交道等方面,决定着能获取资源的多少。教授争当处长、院长,就是因为学术和公共资源是以行政为中心。不先改革社会体制的外围,光从内部制定一个‘去行政化’的章程,无异于隔靴搔痒。”

对此,持相近观点的业内人士并不少。岳乾发文《大学“去行政化”的关键在学校之外》 ,“现行高校浓厚的行政化色彩、牢固官学一体的管理体制,其根本的原因不在于高校之内,而在于高校之外,其根本来源乃是行政管理部门对于高校过度的干预及严厉的控制所致,所以,大学要真正实现其独立自主的运营,关键在于高校之外的、凌驾于高校之上的行政管理部门的‘放权’。”

第二,具体内部落实的难处在哪里?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方平表示,不宜过分高估大学章程的作用,北大、清华的章程所提到的监督、自主等概念,已经在中国的《高等教育法》、教育规划发展纲中被多次提及。

“章程只是一个原则,要遵守还需要细则。”以《北京大学章程》为例,程方平分析指出,北大学术委员会等机构纳入学生代表,但学生代表如何选举并不明确;至于“校长委派的委员”不得超过学术委员会委员总数的10%这一规定,如何界定“校长委派”需要具体说明。

教育专家熊丙奇关心的问题是,这些大学章程规定的内容,有多少能得到切实落实?“首先,学校的这些委员会能真正独立运行吗?校务委员会只具有一定咨询作用,学术委员会在大学里不能独立运行,如果学校行政与各类委员会的关系没有本质变化,委员会恐怕很难起到促进学校独立、自主办学的积极作用。其次,教师、学生委员,是怎样产生的?如果委员就由校方任命,而非民主选举,各委员会的委员也就难以对师生负责,而只会对委派的行政领导负责。而更重要的是,大学章程如何能确保自主办学权落实到学校?”

对此,他认为要让大学章程切实发挥作用,首先应该让大学校内的各种委员会真正独立;同时,教育事务和学术事务的决策权,应该交给各相关委员会,行政部门必须尊重并执行相关委员会的决策。其次,在适当时候,应把大学章程,提交大学举办者所在同级人大机构讨论、审议,把大学章程纳入立法程序,让大学章程真正成为法律。

第三,大学章程的制定,应该由谁定合适呢?

对于大学章程的制订,教育领域人士有不同的意见。马得清认为,“当一部分大学的章程被教育行政部门核准发布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既然设立章程是依据《教育法》和《高等教育法》两部法律,那么,按照逻辑关系说,对大学章程的审批、实施、保障以及监督方面发挥主要作用的也应该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我们引用熊丙奇文章中列举的几点,主要以下两类。“有意见认为,大学章程主要应该由学校制订,主要内容是建立内部治理结构,对于学校的外部关系(与政府、社会机构的关系),如果在章程中写明并经行政部门确认,今后就可按章程办事。而反对章程由学校制订、提交行政部门核准的意见认为,在我国当前,学校还没有充分的办学自主权,上级行政部门掌控着学校的人事权、财权,如果只由学校制订章程,在章程中说明本校有哪些“自主权”,可能只是自说自话——行政部门即便核准了章程,在具体落实过程中,如果不把章程当一回事,学校用什么来救济?”

值得注意的是,教育部核准发布了北大、清华等9所高校章程。发布这新闻的同期,另外一个教育领域的新闻引爆教育界。“10月8日,我国第一部专项高校立法——《深圳大学条例》目前已完成起草工作,并拟提交市人大常委会立法。经过深圳市人大立法后,或将成为内地首部专项高校立法。记者了解到,条例草案的创新之处,在于引入法定机构治理,争取更大的招生、管理自主权等。”

对此,有舆论认为,条例是法律概念,而章程主要是学校内部管理规章。熊丙奇提出,“为何深圳大学条例要通过立法程序,而北大等高校的章程却只是学校内部起草,提交主管部门核准就发布?其实,深大条例从其涉及的内容看,就是大学章程。我国所有大学的章程,都应该纳入立法程序。北大等高校的章程,按照目前的程序制订、发布,很难成为大学依法治校的宪章。”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舆论都倾向于此观点。刘子孺律师认为,“为了一个深圳大学,就要立一部这么高规格的法律来进行实施,难道深圳市真的对于大学高等教育这么重视?那为什么不立一部保障来特区大学生就业的条例呢?是不是每个地方政府都应该立法保障呢?那我想北京人大可就惨了,要立的包括,〈北京大学条例〉〈清华大学条例〉〈人民大学条例〉…………,当然我们也可以理解。”

有网友提议,高校《章程》要避免“温室花朵”之难以经受风吹雨打的命运,或应该主动打开大门、虚心纳谏,尤其是要面向社会方方面面广接地气。同时,要避免《章程》出现执行怪象,从高校《章程》的酝酿、制订出台,到按照《章程》落实办事、以及教育主管部门对此的专事监管,各个环节都不妨多多主动曝晒于社会舆论阳光之下。

盘点

新中国成立以后,国家对大学实行集中统一的管理方式,直到1995年颁布的《教育法》正式赋予学校“按照章程自主管理”的权利,使章程成为学校管理的基本依据。自此,我国高校章程的数量开始迅速增加。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民办学校、独立学院的章程,一类是公办高校按照相关文件补定的章程,但此类章程数量很少。

曾几何时,大学章程在我国众多的大学中却长期处于缺位状态。据媒体统计,截至2011年,全国仅有26所公办高校制定了章程,而这些章程由于无统一具体标准,不同程度地存在制定程序不合法、内容不科学、实施不到位等问题。

教育部于2012年年初出台《高等学校章程制定暂行办法》,明确依章程自主管理是高校的法定权利。去年11月底,人大等6所高校的章程首批出炉。按照计划,包括北大清华在内的所有985高校应该于今年6月前完成章程制定,包括地方高校在内的全国所有高校要在明年年底前完成。

“大学章程发布”的事件观察

大学章程不是新闻,去年教育部就敦促高校尽快完成章程制定,尽快落实高等教育法中的要求,依法治校,去年也曾经有高校公布过大学章程,被奚落质疑。此次也一样,看看舆论,基本上以嘲讽,不信任为主。

大学章程,相当于大学的宪法,即学校治理以此为核心、基本精神,而不是行政命令与个人。通过大学章程治理学校,是西方治理大学的一个重要手段与思路,与国家治理思路相似。弄清楚这一点,就明白为什么被大家嘲笑和不信任、质疑了。西方的政治、管理、文化与中国完全不同,大学在一定程度上,是高度自治的。尤其是美国,完全是以私立学校为主体,而我们,则是以公立大学为核心,同时,因为政治管理体制不同,没有什么高校是高度独立、自治的。生搬美国的这套治理思路与办法,显然是不适应的,也不可能做出让学校、社会满意的章程,事实上也做不到。

但同时,我们也需要有积极的心态,什么都有一个过程。美国的宪法与其他法律制度,也是经历多次修改才达到了今天的高度,当初也经历过荒唐的时期,我们为什么不宽容一点,让这些章程先走起来。别忘记了,这只是开始,有总比没有好!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