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第39

舆情聚焦:校长乘敞篷军训阅兵

近日,安徽新华学院2014级新生军训汇报表演中,该院院长石秀和乘坐奥迪敞篷车进行“阅兵仪式”,引起舆论热议。

查看往期舆情周报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监测系统显示,本周教育相关舆情正面信息42591条,负面信息98287条,中性信息73213条,负面信息量是正面信息量的两倍多。总体信息量于9月20日和21日几乎持平,9月22日起拉升。9月23日,总体信息量和负面信息量都达到高峰,此后略有回落。9月22日-9月26日,“校长乘敞篷检阅军训”新闻迅速地成为舆情热点。

【事件起因】

9月19日,安徽新华学院官网首页发布名为《我校隆重举行2014级新生军训汇报表演暨总结表彰大会》的报道,文章中称,当日上午6000多名新生参与军训汇演,在“阅兵仪式”环节,院长石秀和乘一辆黑色奥迪敞篷车,在队列前通过,教官敬以军礼。当时“同学们好!”“首长好!”“同学们辛苦了!”“为新华争光!”的口号回荡在体育场上空。该信息发布后,立即引起舆论的关注。9月20日、21日,网友们纷纷在微博、微博、论坛贴吧等自媒体平台发表观点。

【事件发酵】

9月21日18时左右,澎拜新闻网率先以《安徽一学院院长乘阅兵车检阅军训方阵,学子高喊“首长好!”》进行报道,随后该篇报道引发许多主流网站和地方网站的转载和报道。与此同时,另有网民发现,安徽文达信息工程学院在9月14日的新生开学典礼暨军训汇报表演上,同样出现校领导站在敞篷奥迪车上检阅新生的场景。而且,据安徽新华学院官网信息,该校从2010年就已进行阅兵,几乎每年都乘车检阅“部队”。9月22日起,包括人民网、南方都市报等等多家传统媒体和门户网站对该事件保持较高关注度。围绕此事件,结合更多案例,展开更为深入的讨论,比如校长能否军训检阅、为何军训豪华检阅之风由来已久等等引申的话题,由于媒体的介入以及校方的回应,引发舆论新一轮的热议高峰。

【军方回应】

9月21日深夜,中央军委机关报《解放军报》通过其法人微博@军报记者发布如下评论:【学生军训,不可借此炒作!】网传某学校领导乘坐贴有“阅兵车”标识的奥迪车检阅军训学生,此举极不严肃!解放军《队列条令》规定:阅兵权限由党和国家领导人、军委领导及团以上部队军政主官或上述人员授权的其他领导。学校此举只能赚人眼球!军训,重在提高学生的国防意识,砥砺品质,不可借此炒作!

【校方回应】

其一:事发后,安徽新华学院院长石秀和接受了《安徽日报》的采访,石秀和表示,自己对于此事造成的后续影响表示很惊讶,因为乘奥迪车阅兵在安徽新华学院并不是第一次。对于乘车“阅兵”这一形式,石秀和表示,第一,这样安排是为了节约时间不耽误后面的流程。第二,那辆奥迪敞篷车是军训单位租来的,不是公车,至于租金自己并不清楚,“我乘这辆车还是第一次,是军训单位安排的”。

9月21日下午,新华学院校方在回应这一事件时称,该校大学生记者采写上述官网文章时用词有误。随后,新华学院在官网删除这一文章。

其二:“校方谨遵政府的规章、政策来办事,每年都有这种形式的检阅。”受负面信息的连带效应,事发后,安徽文达信息工程学院宣传处方面告诉南都记者,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任何其他意味,“网友们太当回事了”。此外,这位宣传处解释,校长站在敞篷车上并非以校长身份,而是以指挥官身份来检阅新生的。

9月21日,安徽文达信息工程学院官网上的相关新闻依然留存,但删除了校领导检阅的照片。

【安徽省教育厅回应】

安徽省教育厅回应称,这种形式并不违规,但不值得提倡,“学校的军训活动怎么开展,基本由学校和军训单位自己协商决定,以什么形式进行,教育部门并没有做过规定”。不过安徽省教育厅相关人员表示,近期会对学校军训汇演等行为出台相关规范政策。

9月24日,据《新安晚报》报道,“日前,安徽省教育厅已经向省内高校、中专学校等下发了《安徽省教育厅关于进一步加强学生军训工作的通知》,要求在今后的军训中杜绝各种形式主义,并坚决杜绝违规事件的发生。”

今年的学校军训似乎有点“忙”,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期,关于“校长乘敞篷检阅军训”的新闻,在全社会引起了强烈反响和广泛热议,因为领导“豪华”的军训阅兵,安徽的两所高校都被推上了舆论的高峰。质疑校长豪华阅兵行为的同时,对于媒体该不该炮轰此事件,舆论也充满争议。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系统数据监测显示,自2014年9月20日至9月26日,对此事件进行跟踪,共发现网络信息15,582条,共有377家媒体进行转载或发布。

事件关注度分析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系统数据监测显示,主要信息传播平台为新闻;并在2014年09月22日达到事件传播的最高峰,信息传播量为9,077条。

近日舆情评价信息统计

(2014-09-22 - 2014-09-26)中国教育舆情系统共监测到舆情信息6532条,其中负面信息共1739条。其中以9月22日和9月23日为热议的高峰期。

近7日负面信息分布图
近7日负面信息走势图
近7日舆情信息来源分布



观点一校长“大阅兵”带来的群体解读

安徽新华学院校长乘奥迪敞篷“阅兵车”,对整装待发的新生进行检阅的事件发布以后,网友对此的看法褒贬不一。多数网友认为,校长的“官瘾大”,甚至有网友直言,“不是首长,哪来的首长好?”“摆官架子,摆官威!”,认为折射的是权力主义、形式主义的膨胀;有的网友认为,用奥迪敞篷车过于豪华铺张和浪费;有的网友认为阅兵是僭越的行为;有的网友认为这种形式有助于鼓舞学生,是对军训的重视;有的网友当茶余饭后的笑料调侃,认为不必上纲上线。

质疑篇

军训中的形式主义、畸形政治心态

刘志权(京华时报):校长对“阅兵”既无意了解也缺乏敬畏,本身证明了其对待军训的形式主义倾向。但板子不应全都在校长身上,负责训练的军事单位,理应严格把好这一关。对校长的高调阅兵,军事单位难辞其咎。事实是,部分军训单位与受训学校之间,已经日益蜕变为基于供需关系的利益合作。军训形式投学校领导所好,严肃的军事“汇演”沦为形式主义的“表演”,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形式主义之下,官本位思想自然容易侵入。军训高调阅兵问题近年屡受媒体关注,目前在舆论场上已有“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之势。这种舆论监督,正在逐步迫使粗放式的社会管理趋于细化、合理化。我们不能因噎废食否定军训,但学校军训制度确实应该改进了。

海外网:尽管记者调查也发现类似校长“阅兵”的现象不是个别学校,但都无法消解许多人看了这报道后的反感,为什么?因为,现代社会的一般学校里出现这样的事情,其实就是社会上那种畸形政治心态在学校的折射。而这在现实生活中是有不小的市场,这才是我们值得重视和反思的。

@新华视点:是官瘾作祟还是纯粹“汇报表演”或许可以争辩,只是不知学校领导听到学生们齐声称“首长”时究竟作何感想?至高无上的老师称谓难道不敌“首长”过瘾!检阅军训成果无错,唯不能忘却为师之道!

对校长个人及学校的能力

经典心坎语录:今惊闻安徽新华学院院长石秀和乘敞篷车“阅兵”,学子高喊“首长好”,不禁愕然:如此人哪配当大学校长呵,简直开国际玩笑!依我看,当地教育行政部门应该干预下了,如此人当校长要把大学生引向何处?

权力化思维是高校去行政化的最大挑战

朱昌俊:当校长立于车上,朝着学生挥手致意,享受着全场的注目礼与“首长好”的呼声,不管是否是其本意,其所营造出的权力快感无疑是显而易见的。对于新生而言,这或是军训当中固化的“仪式”,但对于校长而言,则意味着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权力仪式。

此一现象很自然地让人联想到校长的“官瘾大”,继而追溯到大学的行政化。但值得注意的是,至少此次涉事的两所学校都属于民办高校,“行政化”的苛责并不恰当。然而,事件得以发生,同样可以被解释:因为是民办高校,它们受到的权力直接干预可能相对较少,但也正因为这样,它们或拥有更多的空间,甚至“自主权”去模仿与制造诸如“阅兵”的权力仪式。理论上,人们对民办高校本应该有更大的期待,如更为开明的办学理念,更为自由的学风,更稀薄的行政风气。但显然,发生在民办高校的“阅兵”在某种程度上打破了这种固有的想象或说是偏见。这也再次提醒,高校去行政化,它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或许还不是成建制的行政框架,而是无处不在的权力化思维。

阅兵式娱乐化或对学生产生误导

徐大发:解放军《队列条令》规定:阅兵权限由党和国家领导人、军委领导及团以上部队军政主官或上述人员授权的其他领导。新华学院这个山寨版阅兵式极不严肃,存在政治性错误,对学生的意识形态渗透也有一定的误导:原来阅兵式可以如此秀一把或娱乐搞笑啊。院长巡视军训其实也很常见,本无可非议。倘若能够徒步行走巡视检阅,那就有着更积极意义。站在“阅兵车”上的“首长”检阅倒更象是“皇帝的新装”。

肯定篇

值得推广

胡建兵《学院举行仿真“阅兵式”有何不可?》: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学院举行这样的“阅兵式”,可以让学生在这种“仿真”状态下,把自己当成一名“真正”的“解放军战士”,体会到自己作为一位“军人”的使命感、责任感和荣誉感,因此,这样的“阅兵式”有什么不可。安徽新华学院举行这样的“阅兵式”可以让学生承训部队官兵“文明之师,威武之师”的良好表现。这样的仿正规部队的“阅兵式”,可以让学生都能尽情挥洒着青春的热情,充分展现凛然军姿和铁血军魂,不仅没有什么错,而且值得推广。

对校长坐敞篷车阅兵应多点宽容和理性

胡九义:在有些私企里,无论形式还是口号,搞得比这离谱的多了去了。人家那叫企业文化。据我所知,这个新华学院是个民校,在教育产业化理论下,它就是一企业嘛,这样搞没什么。

张桂玲:大学校长检阅军训新生,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其实,判断一件事情的是非,需要结合事件发生的背景。这应当是常识。真正的阅兵仪式,当然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所有的程序或步骤都要中规中矩。但学校的“阅兵仪式”毕竟只是演戏。既然美其名曰“阅兵仪式”,总得有人来阅兵。若非如此,这个戏岂不是演砸了?参加军训的是该校的学生而非解放军,学生变成了的“士兵”,校长客串一下“首长”,无疑也是顺理成章的。再说,军训不是重在提高学生的国防意识,砥砺品质吗?“阅兵仪式”能让学生更入戏,有益而无害。这与唐国强演毛泽东有点相似,却与解放军《队列条令》规定没半毛钱关系。此事确实存在炒作嫌疑,但安徽新华学院属于民办的,想藉此提高学校的知名度,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据说,安徽新华学院这次的新生军训,连真枪都没摸到。所谓的“阅兵仪式”,不妨把它看作是孩子过家家,学校为提高知名度的炒作,对其多点宽容和理解。

反思篇

军训的阅兵规定不明确

网友:国家关于这个军训阅兵的规定不明确。大学生军训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和《国防教育法》实施的,这个法里面对于军训如何具体组织没有具体的规定,因此可以说是一个法律的空白,从而导致各地在组织时百花齐放、乱象丛生。关键的问题是修改法律,依法确定能否组织军训和阅兵和怎么组织军训和阅兵。

官本位的影响,“阅兵癖”并非只存在于学校

西坡《校长乘敞篷车“阅兵”,是否违规?》:《解放军报》认证微博账号@军报记者引用解放军《队列条令》规定:“阅兵权限由党和国家领导人、军委领导及团以上部队军政主官或上述人员授权的其他领导”,批评涉事学校“极不严肃!”但这也有可议之处,因为校长阅的不是“真兵”,《队列条令》未必适用。这种“阅兵”乱象的背后,是各单位大小领导心中的“阅兵癖”。“阅兵癖”的患者不仅有高校及中学领导,还包括一些国企和私营企业的老板。新生军训、新员工入职、周年庆典,都是领导“阅兵”的机会。

观点二详解“校长阅兵遭炮轰”的舆情成因

从事件的发展来看,9月22日,涉事各方均对该事件做出回应。原本舆情应该会有一个回落,然而安徽新华学院的回应,把问题归咎于学院记者用词不当,并且将问题转移到是租车还是学校用车、是个人意愿还是被安排等等话题的引导上;同期,安徽文达信息工程学院宣传处回应,“网友们太当回事了”;这两个不同学校的不同回应,产生的是异曲同工的影响——所谓的一石激起千层浪,让媒体和舆论再度关注。9月22日下午,许多媒体以《校长乘敞篷车阅兵照片被删 回应称网友太当回事》为题进行跟踪报道,舆情从原本“校长该不该阅兵”的话题,衍伸到“该解释太逊”“校长太不当回事,还是网友太当回事”等等相关的讨论,舆论的质疑声越来越大。其实,早在2007年,时任山东科技大学校长的王春秋就因乘“阅兵车”检阅新生被网友称为“史上最牛校长”,校长乘“阅兵车”检阅学生的行为是否应该取消也一度引发了讨论。但在此之后,华南农业大学、安徽三联学院、南京三江学院等多所学校均被爆出现过相似的“阅兵仪式”。据媒体报道,安徽新华学院的“阅兵仪式”也不是今年才有的新鲜事。然而围绕这事件的质疑仍然持续。所以,对于“校长‘大阅兵’”的事件,无论是第一波的舆论“炮轰”,还是这第二波的舆论反击,它们的背后都有一系列的助推力在起作用。笔者将他们归为以下几类。

作者用词不当的解释、“太当回事”的回复惹群怒

大众行者高:乘敞篷奥迪阅兵校长称被安排,乘车为节省时间 ——————别干校长了,干导演吧!

网友:涉事学校完全可以责怪网友少见多怪。问题是,多见就可以不怪了吗?

高亚洲《校长阅兵不是个“太当回事”的问题》:因“校长阅兵”而陷入舆论漩涡的安徽两大高校,一个把责任归咎于大学生记者的用词不当,一个则直接将此归咎于网友们的“太当回事”。是不是用词不当,是不是网友们太当回事,姑且不论。有图有真相的是,两所高校的校长确实是声势恢弘地“阅兵”了,而在舆论关注之后,确实又都低调地删除了官网相关报道。如果真的是谨遵相关规章,热议之下就撤退的做法,是不是“极不严肃”呢?这般“不严肃”,是不是底气不足所致呢?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句“太当回事”又何尝不是一句大实话呢?从全国各高校来看,校长阅兵蔚为壮观,即便曾多次引发质疑,还照阅不误,如今把这两所高校拎出来,确实有“太当回事”的委屈。但是,必须说明的是,广泛存在与合理存在,完全是两回事,“校长阅兵”也不是一个当不当回事的问题,关键还是在于是否合理有据。

一场关于“校长阅兵”的舆论热议,其实关注点并非在于校长能不能阅兵的问题,而是从汹涌的舆论表达中关注所透露出情绪焦虑。这种焦虑既是关于军训存在价值的疑虑,也是关于作为校长的权力主导者是否恪守权力边界的不安。这种情绪焦虑的存在,本身就是对现实求变的热切期待——校园阅兵应回归到国防教育的本真,一如以往类似情绪焦虑的本真表达。而这从来都不是一个是不是“太当回事”的问题。

“吃不到葡萄”的酸味

随口来荡荡:某校校长乘敞篷车检阅正在军训的学生一事,被媒体嘲弄被网民吐槽,这让人很是纳闷,一个被封建皇权思维统治了几千年的国度,出现这样的行为是不值得大惊小怪的事,这个校长的行为说到底不就是千千万万往上爬的人梦寐以求的吗?我想那些谴责他的人一旦让他去检阅的话,可能口号喊得更响,手势更有范儿。

余志勇《乘敞篷车“阅兵”受议别有“酸葡萄”效应》:这一出检阅,这一场敞篷奥迪“阅兵”打开了各路媒体、网友的“话匣子”。接踵而至的是校长以首长自居、“官瘾”太大、想当一回国家领导人野心太大、“高级阅兵”的背后是领导“作秀”、对国家领导人的不尊重、有血脉喷张的国家意志更有官派主义带来的权力享受等。反正能用上或者能对号入座的撩拨话语统统到来。笔者疑问,难道乘敞篷车“阅兵”真有那么严重?真是欺世盗名、品质砥砺?一辆奥迪敞篷何至于这样轩然大波?这样的“紧咬”不放,是否有酸葡萄效应?笔者以为,我们的大肆渲染、报道居心何在?如果为了增加点击率,吸引公众眼球而进行极端讽刺,实在有失公允。我们应从不同的角度去认识和理解。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新华学院阅兵仪式,在反四风的当下的确有官派作风、形式主义之嫌。但话又说回来,高校阅兵新华学院又非先例。又没见,因此而出台的不许学校阅兵的相应规定。既然这种军训形式能为社会所接纳,被很多高校、中学采用,那么军训结束后的阅兵仪式对照真正的阅兵来进行何尝不可?如果真要欲加之罪,那还真有“酸葡萄”效应。

加强媒体的监督,防止部分领导的权力跑偏,杜绝部分领导用权不当而滋生的“形式主义”,权力走秀“专场”是好事。但不能捕风捉影,具有“仇官”“仇富”心理,更不要用自己的主观猜测、强加臆想,妄断所谓的“官员腐败”、“形式主义”,要用公平公正的言论匡扶正气,还全社会以风清气正。

质疑:或是策划的营销事件

信息时报(广州) :该不该把校长“阅兵”当回事? 高校领导“阅兵”不过是自我“形象展示”的商业炒作的噱头,吸引眼球的“卖点”,网民的“点击率”,是在向那些没有考上理想大学的学子家长、学生招手的“橄榄枝”。所以人们对高校领导“阅兵”的怪招不必看重,以平常心对待,就当时一场免费的“义演”吧。

米雪微琪:对校长坐敞篷车阅兵无需上纲上线,这是一个事件,也可以说是一个营销事件,做的好了,它也可以是一个事件营销。

井民《军训阅兵的院长无错有丑》:为吐槽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院长,将他与其他院长甚至校长也年年做的阅兵,喷成“山寨阅兵”,甚至“做军委主席梦”,实在是有些过。

一则,那真还不是阅兵。二则,那还真不是冒充。因为院长分明穿的是西服,与任何一款式的军装毛关系也没。且他并没有学军委主席回应“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之类,而是“同学们好!”三则,那还真不是公车。四则,那还真不是独创。秋季新生进来,“军训”都是见面礼,见面结束无一例外都要行检阅。时下已经约定俗成叫“阅兵”,虽说真的是侵了阅兵的权,冒了阅兵的名,譬如军报微博专此表态“极不严肃”,但也真的是没有乱纪,更没有违法。

至于既然有如上四则,那位院长为何还是招来那么多的口水,最大的可能是,那院长太认真,太仿真,太较真。考虑到高校院长通常更有知识更有智慧,就更该力戒出此通常是土豪才会出的臭招。没想到他真还就出了,还让人拍照了,撰文了,刊登了。事发后面对吐槽,院长却又以昏招换臭招,怪什么“学生记者”描写有误,敞篷车是他人所借,如此阅兵法是别人的安排,“网友太认真了”,以及乘车是为“节省时间”等等。

按院长如此说法,这场惹起杯水风波的阅兵,不是阅兵而是被阅兵,不是安排而是被安排,不是乘车而是被乘车,实在是在暴露自己已觉不妥、但又不肯认账的同时,又顺势把可能的压力与责任向他人倾倒。眼下的事实是,那位院长在同行的常玩中,玩出了非同凡响,从而让自己那不太知名的学院,驾乘自己的英名,一夜间风靡神州。难怪有人循此怀疑,那位院长极有可能是刻意而为。如此灵敏到过敏的思维方式,内中的逻辑说到底也是那位院长提供的。

一生何求:通过该学院官方网站正式发布出来的这条消息是完全正面的语气和腔调,却出乎发布者的预料,收获了无数的唾沫和砖头,成为一条不折不扣的负面信息,并引来如潮的质疑、批评甚至叫骂之声。这显然是有违策划者初衷的,当然,如果他们认为网络时代的品牌推广就是哗众取宠地制造热点事件的话,那他们无疑是成功了。但这确实不像是一次有预谋的公关炒作,因为无论是不太关心政治的商家还是不得不关心政治的办学者,都不会傻到用极不严肃的方式,逾规越制地去举办山寨阅兵式。现在造成恶劣的政治影响,不是哪一个校长所愿意看到的。

由此我们可以明白,校长阅兵,绝不是一次只想要影响不想要安全的炒作,而是一次从策划者到实施者到参与者和报道者,脑袋里缺根弦的表现。这根弦,不仅是对阅兵的概念和使用范围的无知,更是对社会基本规则和教育本义的无知。

许多人批评甚至谴责校长阅兵,大致内容无非是“校长没有资格”,这个观点,局部正确,但却并不完全。校长阅兵真正的错误和危害,不在于他有无“阅兵”的资格,而在于他错误地理解了包括军训、开学典礼等形式的正确含义——军训,在他这里不是提高学生的国防意识、砥砺品质,而是用以向他的所谓个人威信臣服的一种方式。引起大家的反感、嘲笑甚至批评,也就不是意外的事情了。

社会热门关键词“军训”、“权力”让舆论过敏

该事件之所以引发媒体广泛关注的原因,我们容易联系到近日的热门关键词,一系列与“军训”有关的舆情事件引发舆论强烈关注,媒体有意无意地对学校军训消息会多加关注,新华学院院长乘阅兵事件属于“军训系列”事件中的一例,引发关注实属正常。比如以下的观点。

乔史匡:媒体最近真的是集中黑军训,步调一致口径统一,表面上的自由发声,实则幕后有统一策划指挥。所谓的“新闻自由”!

盛大林 (2007年09月28日中国青年报)《 阅兵过敏症》:2003年,安徽省亳州市(县级)原市委书记李兴民,为了庆祝自己荣升市委书记,竟然专门组织了一次盛大的阅兵式。他们就是想要那种一呼百应的感觉,就想体会那种坐拥皇城的惬意。对于这种“太把自己当回事”的官僚作风、衙门习气,群众当然深恶痛绝。见得多了,情绪积压久了,很多人就会形成“阅兵过敏症”,以至于一见到阅兵之类的事情,就条件反射式地口诛笔伐。网友此次非议山东科技大学校长也许有点神经过敏了,但它折射出的公众情绪却是真真切切的,而造成这种情绪的社会问题也是实实在在的。

花花《“校长阅兵”触动了公众那根心弦》:其实抛开一切不说,校长阅兵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一轮新生军训结束,校长对军训成果的验收,再对军训学员进行一番鼓舞无可厚非,但是一辆奥迪敞篷跑车把该事件主题彻底拉偏了题。公众瞬间把焦点转移到跑车上,立马就用官僚主义、官瘾大等吐槽的词语对此上纲上线。不禁细想了一番,如果没有敞篷跑车,没有“首长式”的阅兵架势,那该事件还能不能称为“事件”,还会不会引起注意。在全国上下积极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之时,中央八项规定、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等规定已经和党员干部的一举一动密不可分,“首长式”阅兵只是拨动了公众偏好于聚焦错误,忽略实效的心弦。

给不满找一个“狂欢”和宣泄的途径

大众网总编辑朱德泉@大众网朱德泉《所谓“阅兵”这点事》:①弄清楚是军训后队列式还是“阅兵式”②弄清楚喊的是“校长好”还是“首长好”③弄辆车就叫阅兵车,这民办高校校长确实胀饱,但 @军报记者 拿解放军《队列条令》上纲线,也属小题大做④众媒体无非找到个恶搞阅兵军训的“狂欢点”。⑤暴露了校方国防教育重体能轻思想大问题。

黄海涛:这是网友对现实生活中一些权贵肆意炫耀自身权力的不满与泄愤,而这位校长似乎有点“倒霉”,在恰当的时间与地点不恰当地沦为了被批判的“耙子”,成为点燃网友激动批判现实情绪的导火线。校长怎样“阅兵”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真正引发网友批判的是背后潜藏的深层次问题——权力总是习惯肆无忌惮的炫耀,这容易让公众对公权失去了应有的敬畏,引发反感甚至不满,而现实生活又无法提供一个可以表达的“出口”,于是,网络便成为最佳泄愤舞台,大学校长乘阅兵车检阅军训学生,这显然太符合生活中“公权炫耀”症状反应了,惹来争议也就不足为奇了。

“校长阅兵”暗藏民办学校危机

中国青年报:对于两起校长“阅兵”,舆论普遍从当事人内心权力膨胀来解析。但反过来讲,舆论对校长坐敞蓬车“遛两圈儿”过分在意,其潜意识中,不也有一种权力崇拜和等级差序吗?权力是评述这一事件的一个视角,但还有一个可能被忽视的视角,即两起“校长阅兵”所涉学校都是民办学校。前两天舆论关注的“蓝翔百人跨省打架”事件中,山东蓝翔高级技工学校也是一所民办学校。民办学校一再成为“新闻主角”,这是偶然的吗?

我们的教育发展已进入新阶段,民办学校的蓬勃兴起已势不可挡。但在民办教育快速发展的同时,一个问题也日益凸显,那就是对民办教育的管理以及由此滋生的教育质量、教育者资质等问题。看起来民办学校没有行政级别,但在科层化管理和权力本位的问题上,相对于公办学校,民办学校一点也不逊色。特别是在校长资质的问题上,经常听到舆论质疑有些公办学校的校长,不是搞教育的而是来做官的。但事实上,组织部门在选配校长时,大多数情形下还是会注意到基本条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当校长,组织部门一般不会乱安排人,特别是大学校长。可在民办学校,特别是民办高校,很多时候投资人既是董事长,又是校长。

从教育的需求和发展来看,未来民办学校还会大有作为。但对于民办学校的管理,却不能放松。个别不懂教育的人、对教育没有感情的人,却当上了校长,或者控制了校长,闹出不少笑话,这是一些民办学校的现实,也是民办教育的危机。教育部门对此束手无策和置之不理,恐怕也是一种失职。如何保持投资人与管理层的适当距离,如何让民办学校按照教育规律办事,这是民办教育发展的大事。

盘点

媒体报道称,近年来,不少地方出现了各式各样的山寨“阅兵”,有的并不直接称为“阅兵”只称汇报表演,但程序、阵势完全模仿阅兵,有的则直接称为“阅兵”。

2007年9月19日,时任山东科技大学校长的王春秋乘“阅兵车”检阅新生,被称为“史上最牛校长”,校长乘“阅兵车”检阅行为是否应该取消,一度引发热议。

2008年9月23日,华南农业大学校长乘军用吉普车在操场进行了大阅兵。

2009年9月21日,时任安徽三联学院院长的金会庆乘军用吉普“阅兵车”检阅军训。

2010年9月19日,南京三江学院校长登上“阅兵车”绕场一周。

“校长乘敞篷军训阅兵”的事件观察

军训本来就是一个非常重视形式的项目与活动,因此,即便过了,本质上无可厚非。

这个事件背后,反映了一种社会心态:即类似仇富、仇官,还有妖魔化教育。一个小学校,军训检阅,搞得跟总书记似的,正是迎合了这种心态,于是大家都被激起了情绪:嘲笑,愤慨。

不足挂齿,过去就过去吧!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