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62602970 联系人:刘鑫 邮箱:liu_xin@cernet.com
2014年第30

舆情聚焦:"考霸"

30多岁的吴善柳,几次考上重点大学,还曾被北京大学录取。

查看往期舆情周报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监测系统显示,本周教育相关舆情正面信息24277条,负面信息50718条,中性信息64825条,负面信息量远高于正面信息量。总体信息量于7月23日达到高峰。负面信息量从7月21日起,到7月25日每天持续高于4977条,7月25日略微回落。本周,十年高考的考霸等新闻迅速地成为舆情热点。

浦北县北通镇30多岁的吴善柳,几次考上重点大学,还曾被北京大学录取,但他依然选择复读。今年,他以钦州理科状元的身份考上了清华大学。见报后,引发了不少读者和网友热议。有网友认为,吴善柳多次考上重点大学却不去读,占用了他人的学习机会。吴善柳却不这样认为。“只是价值观不同。”他说:“每个人都无法复制别人,我不希望别人学我。”(据《南国早报》)

本周,关于10次参加高考的“考霸”吴善柳是否是“高考专业户”的新闻,在全社会引起了强烈反响和广泛热议。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监测系统的监测显示,7月19日到7月25日期间,主要信息传播平台为新闻;7月18日,《南国早报》报道吴善柳的新闻以后,关注度逐渐上升,经过两天的发酵,7月21日,《南国早报》的跟踪报道,介绍吴善柳拒绝北大的原因,以及公布他决定上清华的信息。当天,相关的信息量达到高峰。在2014年07月21日达到事件传播的最高峰,新闻的信息传播量为136条。此后,信息量有所回落,7月25日,信息量重新反弹,呈上涨的趋势。

信息量走势图
近日舆情评价信息统计

 (2014-07-22-2014-07-25)舆情秘书监测系统共监测到舆情信息781条,其中负面信息共94条。其中,7月25日的关注度迅速上升,达到690条,然而负面信息量只有53条。从7月22日,负面信息量占一半以上的比例,到7月25日,负面信息量占总的比例不到1/10,相对应的负面影响随着新闻的进一步报道而减少。

近日负面信息分布图

观点一“考霸”OR“高考专业户”?

近日,钦州二中被网友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30多岁的吴善柳今年在该校参加高考,夺取了钦州市理科状元,吴善柳说,8月底,他将去清华大学报到。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从2000年起曾辗转多所学校参加高考,被北师大、中山大学、南京大学、同济大学等7所名校录取,2011年考上北京大学,但都没有去读。网友称他是“高考专业户”,质疑其靠领取高额奖励发财,并指责这样做占用了他人的学习机会。

一时间,议论纷纷,莫衷一是。纵观网络上的舆论,分为几大类。一,中立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和自己的价值观,既然他的行为没有触犯法律,那么弃学复读又何妨呢?我们不需要羡慕,也不需要抨击。二,膜拜类。这一类主要出于对屡战屡胜的“考霸”的崇拜。三,抨击类。认为占用多年的教育资源,影响到其他人的利益。四,戏谑类。网友“晓心”说:“那么多年连续参加高考,不知是突破还是悲哀?有这么丰富的考试经验,可以开高考指导班了。”五,叹息类。“他也许是高考状元,却未必是人生的赢家。”杜-伊-特认为,“虽然是个人选择,不过真是有些神经,30多岁,人生有几年青春?这样的状元有什么意义?本来是高智商,本来可以多几年青春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结果就折腾在高中基础学科上,纯属浪费。青春的时候抱着青春的态度去读大学,现在,他抱着成年人、一个老男人的心态去读大学,他会失去很多的。”六,讥讽类。多数是骂街式的宣泄,其中也不乏号称“学渣”的自讽类。七,质疑类,这是舆论主要的声音。到底是为了钱而高考还是为了前途而高考?此新闻一出,这样的质疑成为大家多数关注的问题。中国网上一篇梁江涛的文章对此分析,“吴善柳屡次考上重点大学,又屡次放弃绝非将高考当作人生游戏,而是‘有心插柳’。可能有两种功利性动机。一是择业上的考量。据称吴善柳第一次参加高考不理想,复读后考上北京交通大学,大学毕业后到柳州参加工作,后来感觉不满意,辞职重新参加高考。二是利益上的博弈。如果吴善柳在多次高考后都能得到地方奖励,而且奖励的数额远远大于原来工作的收入,那么,他何不将高考优胜获奖当作谋利手段而屡试不爽呢?”

其实,这样的质疑在2011年他考上北京大学的时候,一度掀起波澜。据中国兰州网的一篇报道介绍,起初,大家都以为他非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不读,纷纷夸赞他精神可嘉,谁知道,后来发现他考上北京大学也没去读,这才怀疑他是一个“高考专业户”。对此,有人指责他动机不纯。吴善柳当年考上北京大学,有没有获得金钱奖励?知情者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以外省一个“考霸”为例,称辖区政府、教育部门及学校给考生奖励是必须的,全国各地都有一些“高考专业户”,就是受到金钱奖励的诱惑。比如,安徽一考生考上一回上海交通大学、两回北京大学、两回清华大学,结果都没有去读,该考生单单获得的地方奖励就有80多万元。

带着大家的质疑,今年相关媒体对此进行跟踪报道。7月20日,在媒体的报道中,吴善柳解释原因,“我不喜欢北大录取我的专业。”当年,他虽然以浦北理科状元的身份考取了北大,但最后录取的专业是本硕连读的临床医学专业,他不喜欢医学,这是他放弃北大最主要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打听到这个专业当时只在北京大学本部学习一年,其他时间都是到分校就读。他认为,这样就不能感受到北大浓郁的学习氛围及深厚的文化底蕴。

对于这样的解释,舆论界的观点也是众说纷纭。梁江涛认为,“尽管吴善柳的行为中掺杂着功利,但并不影响他对自我价值的追求。如果吴善柳早就有了‘非清华不读’的梦想、如果吴善柳将每年参加高考视作在知识海洋里徜徉、将高考获奖当作个人的最大乐趣,难道这不是一种信仰吗?即便将高考优胜拿到地方奖励作为一种目标,也无可厚非。只要奖励文件上没有规定谁拿了奖金放弃就读大学要将奖金吐出来,吴善柳就照拿不误。”

现代金报的一篇文章却不这么理解,矛头对准吴善柳提到的“价值观”。“多年的基础教育教会了这些‘职业考霸’在考场上纵横捭阖,甚至独占鳌头,却没有给予其必要的人文素质培养和价值观、人生观塑造。他们在考试上是行家里手,但是考取了学校怎么办,乃至今后的人生怎样走,‘素质教育’都没有给他们答案。”

7月22日,中国江苏网一篇刘运喜的文章,则从吴善柳自身得失的角度来探讨这么做的实际价值意义究竟有多大。“吴善柳以高考为乐事,不厌其烦地连续十年参加高考,对于本人来说,也许赚取了巨额奖励,发了一笔财,但是却因此浪费自己的青春年华吗?人生能有多少个十年,高中的知识反反复复去读,这有意思吗?不是白白浪费时间吗?用十年时间去干事创业,能够创造出多少事业,人生不是更辉煌更有价值吗?十年的奋斗与创造,对国家和社会也是多大贡献啊!显然,吴善柳是钻了国家政策空子,破坏了正常的考试秩序。”

观点二“高考专业户”是不是“励志好榜样”?

尽管在媒体曝光后,“考霸”表示“今年我百分之百去读清华”,但仍然难以消除人们的质疑,并且对此产生担忧。7月24日,江西日报戴先任的一篇文章《“高考专业户”不是“励志好榜样”》。“近年来,一些地方与学校对待高考状元如同对待英雄,实行金钱奖励,似乎出了几个高考状元就能提升地方的教育水平,就证实了学校的成功。这种导向偏离了教书育人的本意,也在很大程度上催生了吴善柳这样的‘高考专业户’。反复考上名校而不去,‘高考专业户’所传递出的讯息,也很可能让一些学子偏离人生奋斗的方向,进而效仿,这绝不是社会所希望看到的。”

不过,从吴善柳对媒体公布以前放弃名牌大学的原因以后,话题也略有“转弯”,这时候,围绕高考专业户的质疑声开始逐渐地减弱,舆论更多地呈现出对两种声音的关注。一是关于强迫坚持的心理问题,比如喜欢不断挑战自身挑战高分的心理。二是心理洁癖的问题,比如只选某一所大学。

由此,引出一个新的话题——暂且理解为和金钱无关,那么,他如此的坚持,如此的价值观是否值得同学们“励志”呢?

对此,有一个声音不得不引起关注。媒体报道,“连吴善柳本人也希望别人不要效仿。”这是为什么呢?时事评论员严辉文这么解读吴善柳的一番劝告,“所谓状元复读、高分复读之类,大抵是因为学校不理想、专业不理想所致。不过,这里面有没有一种太过挑肥拣瘦以至近乎病态的洁癖呢?2001年吴善柳考上了北京交通大学,开学报到的第二天,参观了清华大学之后,他就有了较大的心理落差,最后玩游戏,荒废了学业,3年后选择辍学。2011年,他考取了北大,又因不喜欢本硕连读的临床医学专业,于是作出了常人难以理解的决定:放弃北大,继续复读。幸好,30多岁的他终于通过今年高考成为钦州理科状元,也被梦寐以求的清华大学录取。这岂是一般的心智、一般的考生、一般的家庭所能承受的?”

有情形表明,高分复读近年来已渐成趋势。“这不是一个好现象。”严辉文深入地阐述,“我们固然需要呼吁现行一考定终身的高考制度向高校自主招考和一年多考的方向改革,但是即便在现行的高考制度下,高分复读仍然不是一种绝佳的理性选择。名校不是唯一的梦工厂,非清华不读、非北大不读、非某专业不读,不只是浪费教育和考试资源、浪费他人机会,而且也是对大学教育和专业前景的误读,是一种名校崇拜式的偏执。更何况在现代教育体系下,大学远不是高等教育的终点,而只能算是一个起点,本科阶段大学和专业不理想,还可以通过研究生教育、继续教育、跨专业跨学校修学分等方式来实现个人理想。不是情非得已,又何苦要选择如此俗惊心动魄惊世骇的复读生涯呢?”

观点三考霸频现的状况,如何积极地应对?

不管吴善柳是否属于“高考专业户”,事实上,“高考专业户”在全国各地普遍存在,他们以高考为职业,考取重点大学后,将受到地方政府、教育部门及学校的金钱奖励,以此获利。国际在线一篇汪昌莲的文章中提到,“尽管广西钦州教育部门回应称‘已取消了奖励政策’,但这反而证明了‘考霸’之前获得过奖励。”同时,业内人士和评论员也根据常理进一步分析复读考生的心理,来反推出利益驱使的猜测。熊丙奇提到,“有可能是考生想体验高考成绩的感觉,但体验这一感觉是要付出时间和金钱的成本的,就是他自己想一再体验考出高分的成功感觉,他的家人也不允许——生命总不可能一直维持在复读、考试这一阶段——合理的解释是,反复复读高考,有背后的实质利益,而且对于考生来说,这一利益比考上大学的‘诱惑’还大。”

值得注意的是,不仅高考有“考霸”,而且招考也有“考霸”。”汪昌莲写到,“一些参加公务员考试或事业单位招聘考试的考生,即便是被单位录用,也不安于现状,频频参加各地招考,希望考入一个更好的单位。”因此,“考霸”频现值得多方反思。“无论出自何种目的,高考和招考中的‘考霸’,干扰了教育秩序,损害了招考制度,有必要采取应对措施,堵住高考和招考中存在的制度性漏洞。”

据中国校友会网所发布的《2014中国高考状元调查报告》显示,在中国校友会网调查到的2009-2013年中国各地区高考状元中,从高考复读状元的地区分布来看,湖北高考状元中复读生人数最多,有5人,居全国首位;安徽有4人,名列第二;山西和重庆各有3人,并列第三。

对此,熊丙奇认为,2008年,复读率在地区上的差别比较明显。平行志愿实行以后,高分落榜的学生已经大幅减少了。总的来看,还是中西部等欠发达地区更高,越是发达的地区复读率越低。因为在欠发达地区,升学是考生比较容易实现成功的途径,如果上二本以后还是很艰难,而北京、上海等地的考生就算上二本也没关系。

对于相关部门应该怎么应对,媒体和网友们各抒己见,主要包含以下的建议。

一,关于奖励。

“一方面,地方政府应校正教育政绩观,不要将有限的财力和纳税人的钱,用于奖励少数高考成绩优异者,以遏制一些考生及家长的利益冲动。”汪昌莲这么建议。

@六安瓜片:这是中国教肓的悲哀,是奖学金的不合理分配的悲哀。可以限制每个高考优秀学生只能享受一次奖金,不可连续高考得奖金!

熊丙奇在博文里介绍,“近年来,我国一些地方政府为鼓励考生考出好成绩,纷纷为高考高分学生设立丰厚的奖金,包括获得省状元奖励多少、地区状元奖励多少、被北大清华等名校录取奖励多少等等,此后,虽然政府部门对高考生的奖励被逐渐取消,但商业机构对状元、被录取进名校学生的奖励却一直没有断过,反而有所增加,还有一些高考复读机构,专门就用高额奖学金招高分落榜考生,其意图十分明显,就是想以高分落榜生选择复读,以及来年考出高分,甚至取得当地状元的佳绩来做市场宣传,招揽生源。”

借鉴国外的经验,“对高考成绩优秀者,不是不可以奖励,但国外对大学生的奖励,是采用全额奖学金或者半额奖学金制度,不是把奖金一次性发放给考生,而是作为考生的学费、生活费,在学习过程中发给考生,但我国给高考成绩优秀生的奖励,是奖励所取得的高考成绩,而非鼓励他们继续努力学习,因此,往往都是给一次性奖励——以前地方政府的奖励如此,商业机构的奖励也是如此,甚至有的大学也是给予一次性现金奖励(以吸引高分学生报考本校)。地方政府之所以奖励高分考生,是把高考成绩作为地方的教育政绩(虽然教育部多年来要求各地淡化升学率,但有的地方政府还是把升学率作为重要的办学政绩);商业机构(包括培训机构)之所以重奖状元和高分学生,是看到高考背后的商机。”

二,关于恶意弃学者的处罚。

评论员苏彦提到录取中体现的问题。“吴善柳的故事还在很多地方延续着,而其之所以能够延续则是因为有着录取上的漏洞。在高考的录取中,一般仅看其分数,以最终的成绩来录取。按照吴善柳的话,他一般都不在学校里学习,都是需要考试的时候才去学校,而高考作为一次重要的国民考试,仅凭最后一次考试的结果就能定夺,而无论这名学生到底有没有在学校好好学习,甚至是否有别的问题也一概不闻不问。这种仅仅凭借分数的录取方法,让吴善柳这样的考生不用去上学也可以参加高考,只能说是高考录取的‘病’。”

于是,汪昌莲提到,“教育部门应通过建立考生诚信档案,对于那些恶意弃学的‘高考专业户’,取消其高考资格。另一方面,进一步完善公务员考试和事业单位招聘考试制度,有必要出台硬性规定,单位新录用人员,在一定时间里不允许参加招考,维护用人单位工作的稳定性,节约行政成本。”

这建议并不是曲高和寡的鸣唱,从普通网友到评论员都有一些类似这样的声音,比如呼吁“教育考试部门、高校要列出‘考霸黑名单’”。然而,熊丙奇认为,“这一建议显然行不通。”他的理由是,“报名参加高考是公民的基本权利,只要其符合报考条件,就不得以任何理由剥夺,而且,在目前的高考录取制度中,只要考生达到录取条件,高校也不得拒绝录取,毕竟选择考试、选择学校,这是考生的自主权。”他认为,要治理畸形的心态,还得在高考制度和基础教育上花工夫。首先,要推进高考社会化改革,把高考的功能从选拔转为为高校招生、基础教育教学提供评价;其次,要把基础教育从育分转向育人,不能只育分不育人,要关注学生的终身发展,而不是一次高考成绩,引导学生做长远的人生发展规划。“归根结底,是不健全的高考制度导致了这几种畸形的高考状态。”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议,如果我们也能双向选择、多元录取,学生拿到几张录取通知无后顾之忧后再选,对学校的满意度会得到提升;自由转学制度,进入学校不合适,可以根据当年高考成绩及最近课业表现转到其他学校。

据称“史上最高龄考生”为广东老秀才黄章,参加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乡试时已102岁。当今社会中,高龄“考霸”年年有,比如,参加了15次高考的四川考生梁实;淮南的80岁考生姚大爷;成都司法考试也出现了73岁的考生。

王攀曾考入武汉大学,却在38天后退学。随后在一年后摘取2009年宜昌市理科状元,进入清华大学。

德州齐河县高考理科状元吕德鑫为“清华梦”从同济大学退学复读两次,最后一次媒体报道的复读情况显示其暂未考上。

刘丁宁,2013年和2014年,辽宁省文科状元,2013年入读港大,2014年考取北大,复读原因:偏爱北大中文系。

刘秋实,2014年黑龙江省理科状元,复读2次,2012年考取哈工大,2014年考取北大,复读原因:偏爱北大。

2005年南充市理科高考状元张非(后改名张空谷)曾因从复旦、北大、清华等三名校退学后3次复读引起质疑。2007年,他以高分再次考入清华大学,他回应质疑时表示,其不断退学是因为“迷恋网络导致成绩不及格被退学。”

复读3次的浙江嘉善县文科状元陈一天,曾考取过人大、复旦,但都没有入读。面对质疑,陈一天回应媒体称因“北大梦”而不断复读。

江焕波,2011年,入读清华,去年11月18日,江焕波彻底告别清华学子身份,成为武汉国华复读学校的一名复读生。2014年考取香港城市大学,复读原因:专业不满。当年报考清华的时候,他想读物理。但是当时分不够,所以报了机械自动化专业。然而在就读清华大学后,江焕波越来越意识到自己对物理学的喜爱。慢慢地,他萌生了退学再次参加高考的想法。

“考霸”的事件观察

如果广西的考霸没有违反规则,就没有什么可谴责的,最多只是制度的问题,更何况,任何一个制度需要治理的是90%的人与事情,而不是100%。

只是类似考霸背后的现象值得深思。80年代90年代,高等教育还是精英教育时代,录取比例低于30%,很多人为了上一个大学多年复读,所谓八年抗战就是指此类。但随着大学的大扩招,上大学容易了,复读的人越来越少,但复读的人的质量却越来越高,很多人都是所谓高分考生,复读的原因往往是因为所考的学校不如意。就如广西这位考霸,即便是北京大学,也不愿意去。现在很多优秀学生,喜欢复读,主要原因是他们希望,也习惯了从分数找到自信,从名校找到暂时的自信与安慰,在复读的过程中,他们很享受这个过程,大家用尊敬的眼光看着他们,让他们很陶醉,这才有10年高考的传奇故事。

只是我想多问一句:这样的人又能怎么样?人生,生活毕竟不是考试,你将来怎么办?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