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62602970 联系人:刘鑫 邮箱:liu_xin@cernet.com
2014年第28

舆情聚焦:教授批校长

厦门大学会计系副教授谢灵去年6月18日写给校长朱崇实的一封信在网上热传。

查看往期舆情周报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监测系统显示,本周教育相关舆情正面信息33888条,负面信息 61088条,中性信息99038条,负面信息量明显多于正面信息。总体信息量从7月7日起爬升,至7月8日和7月11日达到高峰。负面信息量从7月7日起,到7月11日每天持续高于6132条。本周,厦大女教授炮轰校长“就餐特权”迅速地成为舆情热点。

近日,厦门大学会计系副教授谢灵去年6月18日写给校长朱崇实的一封信在网上热传,她指责学校教工自助食堂常常无菜可吃,而校长出现时服务员马上端出丰盛菜肴。8日中午,厦门大学校长朱崇实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表示,公开信指责的说法不实,不存在特殊待遇,并表示,此前已有教师举报谢灵存在学术不端问题,据他了解,学校相关学术道德委员会正在就举报问题进行审慎调查。(7月8日 新华网)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监测系统数据监测显示,主要信息传播平台为搜索,并在2014年07月09日达到事件传播的最高峰,信息传播量为480条。一则“厦门大学女副教授公开信炮轰校长就餐特权”的消息近日在互联网上热传,经过数天的舆论发酵,这位名叫谢灵的女教授和厦大校长朱崇实7月8日都接受媒体的采访,这一校内纠纷成为7月9日互联网上最突出的公共事件之一。

信息量走势图
近日舆情评价信息统计

舆情秘书监测系统共监测到舆情信息1623条,其中负面信息共1307条。其中,7月9日和7月10日舆情信息量和负面信息量持续高峰。

“女教授炮轰厦大校长就餐特权”负面信息分布图

观点一校长VS教授互掐 舆论聚焦真相为何苦难求

7月8日,一则新闻迅速爆红网络,内容是一封厦门大学会计系副教授谢灵炮轰厦大校长朱崇实的公开信,引起舆论关注,在同时接受媒体采访时,双方各执一词,陷入口水战。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监测系统的数据监测显示,7月8日,达到舆情信息的高峰。

其实,这封信,从日期上说,算不上新鲜。去年6月18日,谢教授实名指责厦大教工食堂对普通教职工冷漠怠慢,仅在校长出现时殷勤服务,而校长对此听之任之。本来是一封流传于厦大校长和老师内部的批评信,却不知是谁放到网上,瞬时引来网友围观炮轰。如今翻出旧话重提,公开信为何迅速成为舆情热点呢?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触动网友的共鸣点。

一,指责学校教工自助食堂常常无菜可吃,而校长出现时服务员马上端出丰盛菜肴的表象,她本想指望校长表个态,但校长只顾红着脸吃饭。通过亲眼看到的校长“就餐特权”的事情,以小见大地反映校长在政府官员面前低头哈腰,而在教授们面前,却高高在上的一面,痛斥大学里的官本位现象,点燃了不少人声讨校长朱崇实在食堂“特权就餐”的怒火。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官本位”也触及到不同领域人群的痛处。

二,语言犀利,一连串的追问,彰显她特立独行的个性。

三,谢灵为女性,也为下属,这样相对“弱势群体”的身份,容易博得网友的认同。而且自曝家丑,给不少人留下仗义执言的印象。

此外,还有舆论所处背景的原因。笔者找到2013年7月14日,署名为“勇气责任担当”的楼主(媒体介绍勇气责任担当是谢灵在天涯发帖的网名)在天涯论坛发帖《厦门大学再爆惊天丑闻》,显示的点击:130463,回复:779,一共是8页,最后也不了了之。同一封公开信,今年的舆情反响如此强烈,网友们认为,和“群众路线”的大背景,和此前热议的高考加分乱象、替考暴露的权力滥用和腐败等问题的背景,有着一定的联系。如果说前期论坛自由发言是一个升温发酵的作用,那么媒体的介入就是起到将舆情点燃的作用。

经过媒体持续多日的双方报道,舆情越来越聚焦到事实的真相。公开信在网络发酵成“轩然大波”,舆论倒逼,一直保持沉默的校长终于发声了。7月8日,谢灵和厦大校长朱崇实都接受媒体的采访做出回应。据南方都市报的报道,当媒体以“是否会因此事追究当事老师责任”委婉地就“打击报复”问题询问之时,朱校长先否定却又表示“谢教授存在学术不端问题,正在接受学校相关学术道德委员会的调查”的应对之词便迅速被网民解读出“威胁的味道”“公报私仇的感觉”,更令这出食堂争端掀起新的高潮。

长沙晚报评论员袁云才发文认为,“朱崇实校长公开质疑谢灵的人品,并怀疑其存在‘学术不端’问题,是他的权利,也可以说是校长职责范围内的事情。再说,一个人遭公开批评、指控,无论是被指责的问题属于确有其事还是子虚乌有,一般心里都不大好受,何况堂堂的大学校长。”

可就此事而言,他觉得这样的回应有所不妥,“朱崇实校长的表现颇给人一种‘围魏救赵’的观感。”他举例,“对于谢灵的批评,他‘环顾左右而言他’,正面回应似乎太少、太草率,过于粗线条化,而其反击却掀起轩然大波,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戎国强发表在钱江晚报的文章《用餐特权与学术不端,不该口水化》提到,“在记者采访‘用餐特权’问题时,校长把批评者的‘学术不端’嫌疑扯出来,其中的逻辑就叫人看不懂了。一个校长,把教师的学术不端问题,当作反击批评的把柄,既没高度,也缺风度。”

但是,论坛上也有对谢灵写公开信的目的表达质疑,网友眯眯蜂提到,“说实话,我更怀疑那女教授是破罐破摔,被发现了学术不端问题,无可救药了索性把校长端了。做任何事都必须有证据,没有证据就这样污蔑同行污蔑母校,缺乏最起码的理性。谢老师此文除了骂街式的谩骂,通篇证据就是据说。”

对此,华商晨报7月9日特意发文呼吁,“‘就餐特权’事件真相不能成谜。”然而,双方面对舆情的疑问,却都没有给出充足的证据回应。四川新闻网上杨燕明的文章提到,“谢灵发表的公开信来说,对校长的举报,是有时间有地点的,并称是有照片的,但很遗憾,谢灵虽然想过公开照片,但最终没有公开,至于校长谄媚和欺下的行为,更是没有任何的证据在手。同样的是,校长虽然进行了否认,也没有拿出什么证据,只说可以找食堂的工作人员来对峙。”

所以,他推断关于真相的结局,“公众先是一窝蜂地批评了校长,然后再一窝蜂批评学术不端,等宣泄过后,便只剩下一地鸡毛。对问题的解决而言,的确没有太大的价值。就如今来说,无论是举报一方,还是反举报一方,都坠入了‘放空炮’的沉疴,这并不利于事情真相的推进。”

观点二意见领袖网络大V的加入,事件升级话题转移

从一家网站的专题页面上看到这么一段形容“口水战”的话——硝烟弥漫、唾液横飞中,“校长就餐特权”、“教授学术不端”、“搞小三被老婆泼硫酸”的尴尬旧事纷纷重现,双方当事人两败俱伤,于媒体而言,不过又看了一场家丑外扬的闹剧,制造了一场舆论的狂欢而已。

此言不无道理,随着校长抛出“谢灵学术不端”的问题以后,《新闻晨报》发文《厦大女教师谢灵:其实我与学校的战争已有十年》表明,真正让两人水火不容的是一本长达十几年的旧账。谢灵其实早在2005年前后就开始了质问、炮轰、举报之路,矛头则指向同事和领导学术不端、生活作风等各类问题,更在网络上被人“起底”为“神经有问题”,被封为“厦门大学最危险的人物谢灵副教授”。我们还未看清楚来龙去脉,事态发展却已经迅速逆转,随之演变成为某些厦大校友对爆料人、媒体的“声讨”,杨锦麟发微博“力挺”厦大。

这还不算乱,当双方各执一词,难解难分之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方舟子也主动卷入进来,而且送上了爆破力非常强的“炸弹”。方舟子在微博中称,“有人把举报谢灵的博士论文《软件企业绩效评价实地研究》造假的材料发给我了,该论文的核心部分抄袭和伪造案例,证据确凿,厦大应该取消其博士学位、开除教职。不能因为谢灵批评了校长,厦大怕被说是打击报复就不敢处理她了。”另外,“谢灵的博士导师是余绪缨,但余绪缨已在2007年去世,而谢灵是在2012年完成博士论文,博导怎么导的?”

对此,谢灵回应称指控不属实,且方舟子混淆了“社会科学与理科的研究方法”。至于方舟子质疑导师怎么导的话题,厦大会计系教授傅元略表示,余绪缨教授去世前将谢灵转由他来指导。

7月11日,网络大V对于事件推动的作用体现出来了,舆情不仅又掀高潮,而且迅速地将话题汇集到学术不端,矛盾双方转移到谢灵和方舟子。有时候,网络舆情的热点常常会被意见领袖或相关的网络人士操纵。比如此阶段的舆论符合“多热点”更迭的情况——由于新的事件或话题突然发生,现有热点迅速冷却,另一个新的热点迅速占据主导地位,成为新的整体舆情的主要内容。

此事件悄然地从“就餐特权”转向“学术不端”的话题转移。这来自于网络大V的影响力不可小觑,在一些网络空间中,“意见领袖”对其他人的态度形成明显的影响,引起其他人的“跟风”。对此,舆论一片哗然,网友提出方舟子“不敢批校长”的质疑,方舟子在微博回复,“我批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中国科大侯建国、东南大学校长顾冠群、哈医大校长杨宝峰、河北大学校长王洪瑞等十几个校长的时候这些人躲哪去了?我批的可都是证据确凿的造假、腐败,不是什么上食堂吃饭有好菜的鸡毛蒜皮。”

从此事件的发展来看,方舟子的一句“食堂吃饭”,话锋直指谢灵。他的出现,从学术及道德层面上,把谢灵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无论方舟子怎么解释,人们仍然很难理解,此时此刻方舟子站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正如东方网上写的点评——方舟子临时插一脚,让剧情陡增变数。接下来,是厦大官方在“社会意见”的“催促”下,对谢灵快刀斩乱麻呢?还是隐身其后,坐山观虎斗,让谢灵和方舟子“护咬”?

观点三事件背后的舆论阵营

事实上,从公开信的内容及当事双方的交锋来看,这场源自食堂一顿饭菜的争端只不过是一个导火索,事件的焦点其实在饭菜之外。正如单仁平所言,“这是单位内部矛盾端到社会上的又一典型事例。在此之前,‘走廊医生’的类似冲突也受到舆论的广泛关注。它们不是完全可比的,但有一个共同点,即它们都触及了社会的隐痛,对应了人们对某一普遍现象的不满,因此被曝光的人或单位都遭到舆论的道德审判。”所以,除了一边倒地鼓励、赞美和同情教授的舆论以外,这里为大家归纳以下不同派系的网络经典评论。

中立点赞派:

四川日报(成都)高亚洲的文章认为,“稍加审视不难发现,两方的言论并非存在绝对的对立。在谢教授看来,她以真实的所见所闻,对食堂的就餐特权有清晰的界定,但朱校长言下的‘不存在特殊待遇’,难道就不属实吗?在朱校长看来,自己吃饭没有随同,都是自己刷卡就餐,这至少说明他主观上并未设置特权通道,事实上存在的‘特殊待遇’,很可能是食堂为迎合领导的良苦用心。在行政化体制之下,高校始终弥漫着权力场上的种种恶习,比如一切以领导为中心,食堂的校长特权也就不难理解了。”

文章持“两碗水端平”的立场,给集体点赞,“当然,依然有必要点赞谢教授的大胆直言,也要赞赏朱校长的及时回应的态度,无论背后是不是特权的问题,是不是包含双方所积极发散的问题,能回答的显然就不是他们了,这需要有对体制的思考,需要改革者的智慧和勇气。”

@葛寒灯:能有此文的发表,便说明厦大的民主精神还是深入人心的。公开批评总比背后使刀要好。从师生们的口中可知,朱校长不是平日里作威作福的人;谢教授我虽未见,但由其文亦可想见为人的直率与自尊。

全盘否定派:

四川新闻网的杨燕明一篇文章写到,“这些说法之所以引发社会热议,在于这迎合了公众对学校官本位的痛恶,暗合了人们对高校行政化的不齿,符合了人们对学术不端的鄙夷。可以说,无论是谢灵的举报,还是校长的‘反举报’,都与这些年高校的不端有着惊人的相似性。在这样的境况下,无论是非对错,公众都会认为‘是这样的’,‘谁都不干净’,‘狗咬狗而已’。可以说,这样‘放空炮’的举报,并不会让公众站队支持谁,只会继续消弭着高校的公信力与美誉度。”

洞悉问题派:

&事件中的沟通问题

南海网-南国都市报的文章写到,“事实上,这是一封时隔一年再被公开的公开信。信件早于去年6月18日,以电子邮件形式寄给了校长,但当时并未引起校长本人重视。由此可见,教师想和校长沟通有多难。根据澎湃新闻报道,连续几年来,厦大女教授谢灵均向校长写过不同方面的公开信,但这些信件,无一例外地石沉大海。当然,校方说,这些年谢灵的意见反馈,校方均做出了合理回应。”

不管怎样,“由于沟通不畅甚至无法沟通,直接导致双方的意气用事,比如公开信中说‘在政府官员面前,作为校长的你低头哈腰,谄媚取上、丧失独立人格;在教授们面前,你高高在上不可一世,把老师当成农民工’,校长则反戈一击,说有老师举报谢灵学术不端。是不是有点像两个小孩子吵架?”

“我看大可不必有什么‘水很深’的想象。私人意气的揭短也好,‘借题发挥’的口水战也好,无非就是文人圈子的那点事:由‘对弈’到‘互相攻击’。是非纠缠不清,‘闹剧’而已。”

&事件中的情绪问题

四川日报(成都)高亚洲的文章提出事件的双方缺乏理性情绪表达的观念。“事件一出,立即引起舆论哗然,流传于网络之上的情绪发酵开始显现。从舆论态势来看,虽说是众说纷纭,但站位之势已然显现:对举报者不吝赞美之词,对当事校长则愤愤然落井下石。但在舆论与事实之间,尤其是当情绪发酵因子极易催生时,所需要的是对事实理性厘清,避免陷入没有过渡地带的对立之中。检视当事人双方的说辞来看,显现着缺乏理性的情绪表达。

在谢教授的公开信中,她显然是意在举报学校食堂中存在的特权乱象。既然所举报的对象在此,为什么还要提校长谄媚权力,在教师面前不可一世,急功近利,鼓励学术腐败等内容。姑且不论这些是否属实,但至少用在主题为食堂特权的公开信中,是欠妥的。与谢教授的发散延伸类似,朱校长既然是要回应是否存在食堂特权待遇,为何又要搬出谢教授涉嫌存在学术不端的问题呢?看来,这场发生在教授与校长之间的风波,已经超出事态争议本身,演变为关于不满和报复的情绪对立。”

&事件外的触类旁通

许多人提到谢灵会联想到“走廊医生”,并且担心会不会谢灵也是得到下一个“走廊医生”的结局。对于“走廊医生”的事件评价,刘雪松曾经在文章中写到,“当初舆论把兰越峰当英雄看,显然与现有医疗制度弊病所积累的社会情绪有关。在这些‘抗争’的日子里,兰越峰以为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她的身后,是强大的舆论支撑。不幸的是,兰越峰却不知,这种支撑的力量,与她自己一样,基于想象中的正义感支撑,要多于事实真相的托底。你很难说是舆论绑架了兰越峰,还是兰越峰绑架了舆论。在这对复杂的关系中,暗合的是一种集体的情绪,是当下医疗体制的弊病,被社会情绪所拿捏在七寸之处的尴尬。”

有不少人在替这个女教授所捅下的这个篓子捏把汗,担忧她被体制、被校长秋后算账。他们想通过网络围观所形成的公共舆论压力来对她未来的可能遭遇进行声援。可是,事实真相究竟又是什么呢?

&事件外的家丑问题

“通常来说,单位内部纠纷拿到公众和社会中间来解决是不应被鼓励的,因为这样的事情如果多了,有可能伤害社会规则的基础,削弱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让不确定性变得无处不在。除非出现极端情况,单位内部矛盾最好还是通过内部机制解决。”环球时报评论员单仁平从此事件关注到“家丑应该怎么解决”的难题。

单仁平提到,“现实中的一个情况是,一些单位内部的群众路线并未得到真正落实,表达意见不畅、主要负责人脱离群众和滥用职权的情况的确存在。这类不满让公众同病相怜,他们因此对向社会揭单位家丑的人给予了支持。家丑外扬在互联网时代有奇效,比如谢灵长期向校长投诉得不到回复,现在这一回复互联网给她带来了。而且在与校长的隔空辩论中,她的道德优势十分明显。

客观而言,每个大单位都是一个社会,问题多多,如果对照互联网上的理想标准,都能挑出不少毛病。谢灵这样的曝光者很受舆论场欢迎,但可能每个单位都不希望遇到。互联网上揭家丑‘英雄’在单位里的‘群众基础’未必好,这增加了争论双方对错的多面性。中国社会当前的一个纠结就是,我们的价值体系出现了紊乱,当几个道理相互冲突时,很难有一个核心的信念扛得住全局,统领共识。可以肯定的是,这起最新的争议将导致厦大和谢灵的‘双输’。中国社会的单位内部秩序或许要经历一个‘振荡期’,出路将通过各种代价的堆积逐渐铺就。有人认为,中国单位内部缺少公平的‘第三方’裁决机制。那么它会出现吗,以及将如何出现?这些问题至少在今天都还无法回答。”

&事件外的自证问题

中国青年报曹林的文章认为校长的尴尬,“找不到一个独立于官方之外的第三方证明自己的清白,校长最后也成了这种官本位体制的受害者。”具体而言,“因为大学的行政化和官僚化很严重,缺乏一个真正能独立于校领导之外的第三方机构:学术的归学术,行政的归行政,并且行政会受到相关架构的制约。这种学术不独立的架构下,一旦校领导卷入与教师的纠纷,就很难自证清白了。可因为两件事纠缠搅和在一起,尤其都与校长相关时,就麻烦了。校长掉进了这个很麻烦的陷阱。因为他是校长,在官本位很浓的大学中,校长基本就是老大,拥有很大的权力,可以用权力摆平很多问题;可一旦涉及校长与教师的纠纷,权力可能就会惹麻烦。”

对此,曹林强调,“‘教师举报校领导’的新闻经常发生,本应该在大学内部解决,可学校解决不了,无力解决就闹到媒体上,更一团糟了。大学如此,社会也是,官方缺乏公信力,说什么公众都不信,与此在体制上是同源同构的。”

&事件外的大学行政化问题

光明网时评频道前溪的文章认为,“一个‘校长食堂’,只不过是高校行政化的缩影罢了。一个教授炮轰校长,无法撼动校长的‘特权’,唯有去行政化,才不会有任何形式的校长‘就餐特权’。

光明网时评频道悦心的文章持相近的观念,“高校行政化的痼疾诟病已久。在教育改革方面,业内一直把大学教育去行政化作为努力的方向。但时至今日,遗憾的是,这样的进程却十分缓慢。高校去行政化根本的途径要强调高校的独立性,解除高校与政府的隶属关系,让高校在法定的章程下,突出师生治校、治学的作用,实现各方权利保障之下的共治,变办学管校由少数人说了算为师生说了算。只有这样,才能培养出追求真理、笃实学术、适合社会发展和需要的人才。”

2005年,谢灵为了陈汉文学术腐败问题给校长写信。2006年,这封信发到网上。

2008年,谢灵在一次会议上因吴世农骂粗话扇过他一个耳光。“我最开始都是给校领导写信,但一直收不到反馈,只能发到网上来促进事件的解决。”

此事过后,很多人会暗中给谢灵“递材料”,坊间也称其“厦大民间纪委书记”。

2013年,谢灵又以“勇气责任担当”的网名在天涯论坛发帖,直指厦大原副校长吴世农因婚外情被妻子“泼硫酸毁容”,乃至需要植皮整容。在这则名为《厦门大学再曝惊天丑闻》的爆料帖中,谢灵称,吴世农事件“看似偶然,实则必然”,称其任副校长期间与女生的绯闻“沸沸扬扬”“从未中断”,并给他定下了“媚上压下、飞扬跋扈、拉帮结派、打击异己”的十六字评语。此事一度令舆论哗然,但也不了了之。

“教授批校长”的事件观察

此事成为热点,更多的是因为“厦大教授批校长”这个关键字,迎合了大众的口味,媒体的口味,看客心态大于其实质意义。只是这个故事如连续剧般,在即将落幕之际,因为方舟子的介入而发生了逆转,再次掀起另外一个高潮。

从现实角度看,谢灵这种人可能没有几个真正喜欢的,对别人是马列主义,极尽苛责,比如对校长的呵斥;对自己却是自由主义,面对论文抄袭的指责,轻描淡写地强调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不同研究方法,其实,做学位的基本规则是一样的,不能抄袭,与方法无关。我一直忘记不了谢灵信中所描述的那个场景,她在食堂,大声呵斥相关的人与校长,谢灵还不无愤怒地强调校长没有反应。一个正常人都能想象来那个场景下,校长如何反应?反驳你,抽你一耳光还是与你吵架?

最后,我也想提醒类似谢灵这类教授,我们不能打着自由的旗号,忘记了基本的教养、涵养,尤其是一个教授,一个女教授。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