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62602970 联系人:刘鑫 邮箱:liu_xin@cernet.com
2014年第27

舆情聚焦:高考加分作假

辽宁省本溪市高级中学今年高考生1000多名,获得体优生加分者高达87人。

查看往期舆情周报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监测系统显示,本周教育相关舆情正面信息24147条,负面信息35106条,中性信息58180条,正负信息量相对持平,但负面略多于正面信息量。总体信息量从7月1日起爬升,至7月3日以26480条达到高峰,负面信息量也相应拉升,增幅相对小。并于7月4日均小幅回落。本周和高考生填报志愿应运而生的“千万别报体”、高考加分作假新闻迅速成为舆情热点。

新华社沈阳6月29日新媒体专电,辽宁省本溪市高级中学今年高考生1000多名,获得体优生加分者高达87人,受到众多考生和学生家长的质疑。同时,鞍山一中、辽河油田高级中学分别有43名和40名高考体优生获得加分,也受到了质疑,引起舆论热议。

在教育部发文强调严厉打击高考加分资格造假的大背景下,辽宁省本溪市高级中学高考体优生加分被曝造假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辽宁本溪高考体优生造假”事件的报道在网上引发强烈关注,并连续多天保持较高舆论关注度。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监测系统数据监测显示,主要信息传播平台为搜索;并在2014年07月03日达到事件传播的最高峰,信息传播量为614条。

信息量走势图
新闻媒体关注Top5

据监测数据所得,事件传播过程中,新闻媒体发布条数前五分别为:人民网、新华网、凤凰网、网易新闻、中国网新闻中心,这些均为一类传播媒介,影响力遍及全国。

负面信息图

观点一积蓄多年的话题,舆情为何在今年点爆

因为卫冕高考状元刘丁宁的话题,上周本溪算是舆情的主场,可是,进入本周,本溪的中学再一次成为舆情的主场,只是,舆情却完全转向了。6月29日,新华社沈阳新媒体专电,发布关于质疑辽宁一些学校高考加分造假的报道,像一枚炸弹抛向公众的视野。尤其是有家长表示,“本溪高中每天晚上十一点半放学、体育课不上,怎么能有这么多二级运动员。他们连游泳池都没有,竟然有25名游泳二级运动员?”此事引起了网民的广泛关注。

也许有人会感叹“树大招风”,然而,翻阅往年的舆情信息,这也许并不是一个新出现的偶然事件。可是,为什么偏偏今年它会点燃舆情呢?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监测系统连续多年的信息显示,早在至少2006年本溪高考加分作假的抱怨已经散落于各论坛,只是并没有形成足够的推动力来升级成舆情热点。尽管期间也有媒体关注过,但是势单力薄,没有形成众媒体的“集体轰炸”气势,最后随着采访对象的消极回应而被公众淡忘了。

具体信息如下。早在 2006年06月28日,中国青年报的李新玲发布的一篇报道,主角就是辽宁的几个中学,连“剧情”都和今年的几乎一样。2006年的报道中,“几乎连篮球都没摸过的学生,居然成了篮球项目国家二级运动员;高度近视也能在射击比赛中获奖,拥有国家二级运动员证书,这些匪夷所思的事发生在辽宁省鞍山市。而这些拥有二级运动员证书的高三毕业生,按政策将在高考录取时获得10分加分。辽宁省鞍山市、本溪市的一些高三学生和家长向本报反映,他们所在市和学校有些高考考生为获取加分资格,通过关系取得假二级运动员证书。”如果不仔细看日期,你甚至会误以为是今年的报道,唯一的区别在于鞍山是主角,本溪是配角,另外,明码标价的价码上涨了。

2006年的报道中,“赵女士的女儿在鞍山一中读书,高一的时候就有人来问,是否想办体育加分,当时开价5000元。到了高三,又有人主动来问,但价码已经涨到了1.2万元。”2014年的报道中,有学生反映,办证加分有价码,足球4万多元,游泳7万到8万元。(7月3日《京华时报》)“经过媒体的持续报道,一条高考加分利益链条逐渐浮出水面:班主任给学生家长打电话确定加分报名人选,从中收取数千至数万元酬金;名单确定后,家长再向学校领导交4万元至8万元;学校出面“搞定”高考体育加分测试裁判,帮助学生拿到二级运动员证书……”。

对比往年和今年,无独有偶,舆情起点都是从论坛出发。今年6月10日,网友“多吉最高”在天涯论坛辽宁频道上发布网帖《辽宁的今年高考的考生当中,二级运动员造假的现象非常严重》引起大量网友围观。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论坛的网贴在舆情的发展中,往往起到提供内幕消息的作用。但是,当事件被热议以后,论坛发布信息的真实性马上成为质疑的焦点,甚至有的虚假信息也会混在其中传播谣言,故意煽动负面的舆情。如果发酵期仍然没有媒体的报道及时介入,它很容易或被网站删除,或影响力减退。

至7月2日,天涯论坛上的该贴已获得173121点击,回复2897条。为何此次舆情能够成功点燃?这和6月29日新华社新媒体专电的适时报道不无关系。在舆情预热以后,新华社作为权威媒体,对事件的明朗和清晰化起到重要的作用。

那么,问题来了,撇去新华社作为央媒容易带动地方媒体集体报道的因素以外,同样是论坛发帖,同样是媒体报道,为什么这一次的舆情能够迅速成为热点呢?笔者认为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

一,今年教育部门严打高考加分作假的力度加大。在此大背景下,这方面的话题都容易成为舆论和媒体关注的焦点。二,刘丁宁事件,吸引各方媒体在本溪聚集,辽宁省本溪市高级中学千名学生中有87名获得高考体育加分,而且多数集中在学科成绩优胜的重点班里。这样“智体”全面发展的神奇典型现象太过突出,自然容易引来关注和质疑。加上期间获取信息源会更为便捷。三,这和网络时代的发展不无关系。2006年的时候,网络的互动平台仅停留于论坛等等,互动性远没有现在的活跃和丰富。而传统媒体的介入后,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共同合力,产生新一轮的网络效应。

观点二相关部门应对舆情的处理方法利弊分析

从2006年中国青年报李新玲的报道中可以看出问题凸显,然而采访中各部门之间的回应主要是“踢皮球”的状况。市体育局回应,“市体育局只是履行自己的职责,对二级运动员进行审查,至于学生成绩单的来源,就不是市体育局能够掌握的了。”

省体育局竞技体育处回应,“二级运动员的审批都在县市级体育部门。我们只能保证由我们发出去的证书没有问题,至于学生拿去审批运动员的成绩单或是其他材料的真假,就不是我们能够查出来的了。”

而当记者前往辽宁省招生考试办公室采访,坐等4个小时,对方拒绝接受采访。

从上面可以看到,权责之间是有漏洞可寻的,也是利益链能够利用的关键点所在。然而,这么显而易见的漏洞面前,在网络监督尚没有那么发达的时日,媒体即便察觉,苦于传播影响力的有限度,新闻也随之淡出舆论话题了。

那么,我们看今年的回应情况。

新华网的记者致电辽宁省招办,工作人员表示二级运动员证书是体育部门发放的,全省各级招考部门依照体育总局网站公示的名单,审核考生申报体优生的资格。“网站上没有的,国家体育总局没公示的,我们肯定是通不过的。网站上有的,我们就受理,之后在沈阳体育学院统一组织测试,测试通过的,享受加分资格。”

报道里这么一条看似波澜不惊的回应却引起舆论的轩然大波。舆情的激烈反响是因为这么一条回应完全无力面对众多质疑。基于了解真相的迫切感,越来越多的民众通过网络加入“观战”和“评战”。尤其当事件拎出一串利益链的时候,舆情的关注度更为凝聚:这不再仅仅是教育的事情,而是社会反腐有关的话题。

从接下来的回应来看,与当年的踢皮球回应完全不同的是,事件报道以后,当年混乱发声的多头部门——市体育局、省体育局、招生办都哑然失声了,而舆情需要一个传递回应的通道。这时候,联合调查组出现了。从统一回复声音、权威发布平台的处理角度来看,这样的舆情危机处理的手段是有效和及时的。

并且在这时候,通过媒体报道得知,6月30日,辽宁省纪委介入了。这体现了该省高层的重视程度,也是对应政府及有关部门公信力下降的很好的策略。

辽宁省处置体优生高考加分问题联合调查组3日深夜对外公布了五条措施严查体优生高考加分问题。一是6月30日,对本溪、抚顺两所高中的体优加分考生进行了重新测试。二是要求各市对2014年高考体优生取得加分资格的考生,进行重新核查。目前,已有部分考生提出放弃加分资格。三是对于主动放弃加分资格的考生,取消加分但不影响录取;对坚持加分、经核实有问题的,取消考生的录取资格,并严肃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已入学的也要追究处理。四是7月3日下午,派出14个督查组赶赴各市开展实地督查工作。五是整个复查和督查结果,将于近日对外公布,接受社会监督。(来源:东北新闻网)

然而,舆论压力并没有因此减弱。为什么?其实,在这起体优生加分事件中,辽宁有关部门虽然及时成立调查组统一口径,但是存在诸多漏洞。

其一,7月3日才对外统一发布信息,调查组发布的信息没有及时跟进事件的进展,相对迟缓。此前发生的纪委介入、复测的事情进展多为记者通过家长采访得知。如果根据事件进展,分批应时通过权威平台发布消息,将有助于公信力形象的树立。

其二,据记者报道,本溪和辽宁省招生办都拒绝透露测试的范围和具体地点。“关门复测”,一时引来舆论的质疑声。京华时报特约评论员姜泓冰写到,“本溪的加分复核者们偏偏忽视了危机处理的更重要原则,即尽可能透明、公开。原本就涉及暗箱操作、有钱权交易嫌疑的体育加分问题,在复审阶段仍然用不公开的办法,由那些原本可能就是这灰色交易链条一环的当事人来封闭操作,结果当然也就可以在‘内部掌控’‘平衡’后再笼统公布,只给社会公众一个名义上的知情权,这样的做法,如何能让众人信服?”

其三,对于加分作假的学生家长而言,主动放弃加分,取消加分,不影响录取。据舆情信息显示,辽宁省2004年严查高考体育加分一事,当时采取的办法是让家长和考生写承诺书,承诺如果造假,后果自己承担。从这一点来看,相隔十年,相差无异。

有网友质疑,“他们这样做不仅保护了自己,也间接给当初疑似造假链条上的其他人带来了保护效应。”也有网友呼吁,“现在,舆论和公众不能停下来,还要继续挖掘内幕。”网友“纸上建筑”对此很不解,“舞弊成本太低,违法成本为零!——如果此番“巧妙处理”成为惯例,未来有机会造假的还会继续造假,为嘛不呢?这显然对纠正高考中的违规违法乱象毫无裨益。造假事件已经涉及犯罪,其中包含了公职人员的行贿受贿、操纵比赛等违法嫌疑,案值也不小,不应就此一了百了。”

观点三如何治理教育腐败?高考加分何去何从?

对于当下的舆情关注重点,民众在静观处理方法以外,仍然会存在疑惑。比如,此类事件为何会屡屡发生呢?当出现此类事件的时候,到底应该由谁来查呢?高考加分制度应该何去何从呢?

一,高考加分作假,应该由谁来查?

据北京青年报的报道,“7月2日,辽宁省教育厅、体育局、监察厅下发通知,要求各学校组织获得加分资格的高考体优生填写《考生申报体优生加分资格诚信承诺书》或《考生自愿放弃体优生加分资格申请书》,让考生自证真伪。”

文章提出质疑,“高考加分如果存在造假,这是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国家公职人员如果从高考加分资格造假中牟利,涉嫌渎职罪、滥用职权罪、受贿罪—这需要由司法机关介入严查,为何却演变为由考生自证真伪,将违法犯罪问题弄成道德诚信问题?按照这种处理办法,收受贿赂者只要积极退赃,也就不需要追究刑责了。”

这就提到一个公众普遍关注的问题,应对教育领域的利益链,如何反腐呢?文中提到,“对于高考加分腐败,公众应该放弃由行政部门进行自查的幻想,而应该由司法机关直接介入调查。必须承认的事实是,体优生高考加分已经形成联系家长、体育部门、行业协会、教育部门的利益链,地方体育、教育部门都是利益链的一环,因此要靠体育部门、教育部门自己来清理门户,谈何容易。”

针对此丑闻,“当务之急,应该调整调查主体,不应该再由教育部门、体育部门主导调查,而应该把教育部门、体育部门都作为调查的对象,为此,有必要成立人大、司法机关、媒体代表、家长代表共同参与的独立调查委员会,对这一丑闻进行深入的调查,给公众以清晰的交代。”

二,高考加分机制改还是不改呢?

法制日报等多家媒体直指高考加分制度,只要高考加分通道仍然存在,造假现象也许就不会停止,而且想必不会是个案,被曝光的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近日,我国多地曝出中、高考加分造假问题,这其中不乏权利寻租与利益交换的背景。6月30日凌晨,“漯河高中一个年级74个国家二级运动员,包括今年的文科状元”的帖子出现在一些网站上,二级运动员资格受到质疑。中考加分同样受到质疑,中国教育装备网上发布的新闻里提到,哈尔滨质疑中考加分造假的考生家长共同成立了一个1000余人的QQ群,里面分享了家长们自发调查的造假形式和名单等多个文档。

北京晨报的文章写到,“质疑中,‘假加分’‘蹭加分’‘买加分’,甚至有家长直接出钱办赛事给孩子‘买’冠军……近年来,体育加分乱象频出,已经成为教育公平的‘拦路虎’,极易成教育腐败重灾区。”

在一片要求取消高考体育加分的呼声中,有一些声音提出,废止加分≠还原公平。@中国之声:其实只要任何形式的加分存在,必有各种后门触碰公平的底线。但取消加分项对真正的特长生公平吗?

同时,有一些舆论呼吁,取消所有高考加分,实行“裸考”。对此,一些教育领域的大V认为,这并非理性选择。在目前的考试招生制度中,实行“裸考”,只会进一步强化“唯分数论”。

北京青年报的文章提出,“改革高考加分机制,需要在两方面着力,一方面,要把认定高考加分资格的权力,从行政部门转向专门的教育委员会,加分项目的确定、加分资格的认定,由公众参与决策、监督,不能就由行政部门说了算;另一方面,要深入推进高考录取制度改革,探索考试、招生分离的考试录取制度,落实高校自主招生权,扩大考生的选择权,把目前的高考加分纳入多元评价体系。”

今年是我国实行高考加分“瘦身”的第一年,对此,中国新闻网发的一位业内人士的文章写到,“瘦身”之后,高考加分并没有变得更健康。此次曝出的辽宁体优生加分涉嫌造假丑闻,警示我们治理高考加分腐败还任重道远。“这一轮清理高考加分项目,确实大幅度减少了加分总量,但是,加分运作的机制与过去相比没有任何实质性变化,还是由行政部门主导。比如,辽宁的体优生加分,几乎不用去深查,只看公示,就会发现问题,这一公示根本没有按照教育部的要求进行,公示的信息中连性别、测试成绩、资格条件等基本内容都没有,可问题是,对于这一公示,在新闻媒体报道前,却没有任何上级部门介入。值得注意的是,教育部虽然严令减少了高考加分项目、分值,可是,却没有改变教育管理、决策、监督和评价机制。”

中国消费者报一篇舒圣祥的文章提到,加分制度精细化的理念。该作者觉得,“现在的加分制度是一种粗放式的高考加分管理。除开烈士子女等极少数加分项目外,绝大多数的加分项目都应该有具体适用的‘使用条件’,这是避免高考加分造假、促进加分公平的关键所在。比如,体优生加分应该只在报考相应专业时适用,少数民族加分只对在少数民族聚居区求学的考生适用。试想一下,如果体优生加分不是在提档时无限制地直接加,而只在报考高校招生目录中明确可以适用加分的相应专业时才可使用,造假的动力是否会大幅减少?提档时不直接加分,录取相应专业时才加分,这是鼓励性加分项目应该走的精细化之路。”

2009年6月25日,重庆高考文科状元何川洋被曝身份造假。考了659分的何川洋,涉及少数民族加分造假,是被重庆市联合调查组查出的违规学生之一。何川洋是县招办主任何业大之子,且因少数民族加分造假,被做了严肃处理,取消加分并已将民族由土家族改回了汉族。(6月27日《新京报》)

重庆最东部的巫山县,县教委一名干部默认了“查出的31名违规考生大部分在巫山”的说法。县招办一位干部也表示:近期的确有不少考生家长前来主动要求放弃民族加分。(据《成都商报》)

“高考加分作假”的事件观察

1983年起为了改变维分数评价人的不足,教育部门就启动了保送生制度,后来,逐渐演化扩展出现了各种加分政策,以达到调整分数评价的目的。最多时,部分省市加分项目高达40多项。良好的初衷与结果往往有意想不到的差异。近年,教育部门在招生公平,考试舞弊上竭尽全力,但有一个漏洞一直无法杜绝,这就是加分政策。这里面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具有加分资格的评定权的部门,几乎都不是教育部门,而是各级体育局、各级民委、各级科协等,而出现问题最多,也在于这些部门。根据中国教育在线的调查,2010年,四川考生中93%的加分是因为少数民族,而在河南,2010年,三分之一的二级运动员出自焦作,这种项目或地区的聚集都说明了一个问题.。当地评定这些资格的体育部门、民委出了问题,而教育部门面对这些大规模的舞弊,却无能为力。

加分政策出现的大规模舞弊,直接冲击了公平,受到了社会各界的猛烈抨击,教育部也先后多次控制压缩加分项目,但因为受到各方压力,一直未能彻底解决。最近河南、辽宁的体育二级运动员加分舞弊事件再次把加分政策的问题摆在了我们面前,是该彻底解决的时候了。

更重要的是,我们新的高考改革方案一定要吸取加分政策的教训,只要录取的这把尺子不严密,不绝对,就会给一些人舞弊的空间,因此,对于那些鼓吹多元录取的专家,我想提个醒,中国还没有美国的诚信文化土壤前,多元录取只能冲击破坏高考录取的公平!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