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高考成绩的公布,本周教育舆情热点紧密地围绕考分、状元、高校招生等话题元素展开。在这其中,有一个话题一报道便迅速地将舆情的关注度聚焦。这就是高考生刘丁宁的经历,“从港大退学一心考北大的高考状元,今年再度夺得状元”。
查看往期舆情周报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2014年第26周

关键词:刘丁宁“求遗忘”

从“状元退学”到“卫冕状元”

导读:2013年,以668分的高分荣膺当年辽宁高考状元的刘丁宁在入读香港大学一个月后,放弃72万元全额奖学金,为圆北大中文系之梦退学复读。2014年6月23日,刘丁宁以666的高分再次拿到辽宁高考文科状元。弃港大选北大,连续两年问鼎辽宁省高考状元,以她为主角的“状元复读又是状元”话题高居各大热搜榜。

舆情走势图与分布图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监测系统监测到的信息,( 2014-06-24 - 2014-06-30 )系统共监测到舆情信息3563条,其中负面信息共530条。从舆情走势图可以看出,“退学状元两度考取状元圆梦”事件于今年6月23日辽宁高考成绩发布以后开始升温,6月24日《沈阳晚报》一报道,当天迅速引发舆论关注并达到高峰,该日监测到的舆情信息1571条,随后媒体关注度平稳下降,到26日媒体报道量降到378条。按负面信息来看,从24日375条迅速下降到26日的19条,27日随着刘丁宁“求遗忘”的公开信发表,信息量小幅度回升,负面信息再一次回升到57条。反映出部分舆情不愿意淡忘此话题的心声。

近日舆情评价信息统计

网站信息采集量统计图

根据中国教育舆情监测系统的数据监测显示,该事件在2013年和2014年都引起不同程度的舆情关注,并在2014年达到事件传播的最高峰,信息传播量为1,339条。主要信息传播平台为搜索。而在2013年虽然关注度也不低,但是信息量远没有2014年的多,主要信息传播平台为新闻和论坛。按年度的维度来看,此前,从状元到被港大全额奖学金录取,再从港大休学回到母校复读,到现在的一举夺得状元有望圆梦北大。刘丁宁的每次选择都引起热议。从情感表现来看,曾经热议过的事件相对于一个全新的事件,在跟踪报道中更容易引起舆情的关注,民众对当初的选择和人物选择以后的结局保持着关注的持续度。

事件关注度分析

“辽宁弃港大复读状元 今年再夺状元考上北大”负面信息分布图

舆情发酵

舆情关注一舆情关注角度多样化平行发展

本周的舆情,与以往几周的“多热点”并立或交织的特点不同,呈现出“单热点”独显的特点。2013 年 10 月 11 日,有关状元刘丁宁离开港大回家复读的消息出现在各大媒体网站,引起了广泛关注。时隔一年,6月24日《沈阳晚报》报道以后,刘丁宁的身影和故事迅速进入公众的视线,一时间,高考“状元”话题再度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能够“独领风骚”地发展为舆情热点,主要由以下几个因素支撑。一方面,它具有典型性和较为重要的社会影响,因为高考的地位不言而喻,状元的话题一直是话题。另一方面它充满争议,对她的选择具有难以界定褒贬的特点,包含了较为激烈的矛盾冲突,能够反映出人们对于该事件的所有认知、态度、情感和行为倾向的集合,引起相当不同甚至是截然相反的观点。冲突大致上包含五个角度。

一,价值观、人生观等等观念和选择的冲突,尤其是72万元奖学金和梦想的较量;二,关于高校哪个教学质量高的冲突。为此弃彼,放弃得值不值?将内地名牌大学和香港的大学进行对比,甚至上升到对不同类型高校优劣评价的争议;三,成功论的冲突。对于退学以后考取状元是否称之为成功的判定,状元的能力如何判定等等,其中有无限仰视学霸的,有故意诋毁状元的等等;四,关于考生在高校之间的自由选择度的争议冲突;五,偶然性和必然性的冲突,这直接引起一个话题的讨论:状元复读既然能够成功圆梦,以后该不该效仿复读。

具体而言,在这一场争议中,舆情反映出几大论点。

学霸和能力论

新闻一出,舆论的叫好声一片。“学渣真的颤抖了”、“神话般的事情,神一样的人”、“学霸的世界我们不懂”等等。有不少网民则简单用“佩服”、“厉害”、“有才”等词汇,向“卫冕状元”喝彩。包括媒体的发力,比如“本溪晚报-晚报帮你办”:“这个孩子真的是个文文静静的好女孩。……未来,她早晚会领略,但这之前必须经历过程。……她有这样的资本,在舆论的巨大压力下仍然稳定发挥,几个人能做到?”

网民“这不是百川的微博”评论:“先不说北大港大哪个好,这孩子能够在经历了一段时间大学生活后,仍然沉得住气重新复习高考还拿了状元,已经体现了远超常人的意志力了,这点值得佩服。”

然而,关于“仅仅高分是否称得上彪悍”的质疑声也不断。有网友发表评论,“这就是典型的学习机器,几年以后,你找工作都困难。或者你在为你们班级落榜的那些同学打工,学习和社会完全是两回事。有你整天抱着英语背单词的时候,还不如抽出来半个小时读读社交、营销、礼仪方面的书。”还有网友对此表示遗憾,“这么好的锻炼机会这样放弃了。不一样的社会形态、不一样的民俗语言环境、不一样的生活方式和环境气候。多理想的自我锻炼环境,这居然成了离开的理由。忽然觉得这种人才是温室的花朵,怎么应付进入社会后的千难万险?她会烧菜吗?会与人交流吗?”

浪费论

关于此事件体现的浪费,舆情反映出许多解读。网友“一个倔强的行者”认为,“她有些瞎折腾青春好时光:彪悍吗?其实也挺悲哀,浪费了一年,青春不再来。”

从复读中学的资源分配和应届生的公平角度而言,苑广阔认为,“大量学生考上大学却选择复读,对教育资源也是一种巨大的浪费。考生被大学录取,已经代表着中学教育的成功,也代表着此前所付出的各种教育资源产生了效果,有了收获,现在考生明明可以进入大学却回到中学复读,这岂不是又要多耗费一年的教育资源?”

对于考生已经考上的大学而言,吴其伦在其文章中提到,“刘丁宁退学,浪费了港大的一个新生名额。港大招了刘丁宁,就意味着有一个内地学子被挤在港大大门之外,刘丁宁就读后选择退学,这实际上是浪费了一个港大新生名额。”

财新网文章引述教育专家熊丙奇的话,表达了对复读生侵占应届生的优质教育资源的不满。“中国每年有100万到200万的复读生,刘丁宁式的‘学霸’表面是彪悍人生,而背后则是制度自身的困境。”熊丙奇直指教育本身,“复读一年,对于考生来说,或可以提高成绩,获得更好的录取机会,但对于人才培养来说,这大多是没有多大意义的应试耗费。”

名校论

刘丁宁两次考上的都是名校。随着她的选择,关于“港大北大的高下之分”推到浪尖上。也许,正如环球时报《北大港大各有千秋都值得尊敬》一文中提到的那样,“在贬内地名校、扬香港名校的舆论场上,她成了一个突出的逆向符号。”

所以,不可否认,网络舆情反映出许多替港大“喊委屈”的声音。题为“另眼看放弃港大的‘状元’!”的博客中,用词颇为激烈,“港大好不好,不是你说我说就决定的。港大说广东话的多,好像不是什么令人惊奇的事情吧?港大网上学习时间长,眼睛受不了,这个理由貌似也有些牵强。至于说学中文就应该留内地、去北大,似乎更说不过去,早干嘛去了?这个那个诸多的不适应,只能是说适应能力不够强。”

吴其伦在《且慢为回炉高考状元叫好》一文中提到,“首先,刘丁宁退学是不守契约的表现。其次,刘丁宁退学,令港大背负负面。刘丁宁退学一事,经媒体大量报道,也在一定程度上对港大产生负面影响。”

对此,新京报《复读状元”,进北大就幸福了吗?》一文中对学校的不同氛围进行比较,“对刘丁宁的选择,很多人表示很费解。但若细读新闻,不难发现个中因由:首先,港大文学研究的主攻方向为西方文艺理论,与她本人热爱的古典文学方向相去甚远;其次,其家境承受不起香港的消费水平;再者,港大的学习主要依靠自主,且多为网上进行,她视力不好难以适应。这些,都不是一句‘港大很牛’的宏大结论能掩盖的。”

对于相关的争议,环球时报《北大港大各有千秋都值得尊敬》的文章提醒,“对社会来说,刘丁宁的二度选择值得思考。她是一个鲜活的例子,表明进香港名校并非对内地优秀考生都是恰当选择。优秀考生无论选择香港大学还是北京大学,都是正当的。硬要在港大和北大之间比个高低,并且将这种比较上升成高教制度的优劣,这已不是教育评论,当中充满了情绪和政治性的东西。”

舆情关注二舆情逐渐聚焦并交锋——大V狂轰“刘状元” 部分网友狂轰大V

从事件本身来讲,6月23日,高考分数揭晓,事件报道告一段落。按理,舆情关注会迅速降温,然而,话题却仍然保持热度。这样的热度主要和舆情的多方评论有关,其中有的对立言论愈发剑拔弩张。在这过程中,舆情出现两个值得注意和预警的现象。

一,同样的话题热炒,评价的角度随着事件的进展有所变化。

关于舆情观点的争议,从年度的纵向来看,如果去年舆情关注的重点是“退学状元”的选择对与否,那么今年关注的重点是从“退学状元”到“卫冕状元”反悔成功的结局的看法。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些结果导向型的舆论之下,舆情反映出一些观点:以“全胜的结局”反观,得出“当初选择正确”的结论。

比如弃港大复读的话题,去年,在她选择的时候,因为结局是未知的。大家仅就选择谈选择,负面信息相对多,其中不少人是观望的。今年,在一个全胜的结局已经明晰的基础上,再来看选择,不少人选择倒戈,从对学霸的膜拜,上升到对她去年的行为的肯定。

这样一来,牛城晚报的文章提到相应的担忧,“当刘丁宁之成功被愈来愈多人看作励志典范,成为其他考分不尽如人意状元效仿的对象时,似乎发挥的便不再全是正面激励作用。如果将刘丁宁摆上励志典范的高台,很可能会促成全社会对复读更高程度的认可,从而加剧教育资源的浪费与分配不公。”

二,大V和部分网友之间出现强烈的交锋并衍变方向。

随着我们借用网络表达舆论的形式越来越普及,“意见领袖”的作用日益突出。“意见领袖”是一群在人际传播网络中经常为他人提供信息,同时对他人施加影响的“活跃分子”。 “意见领袖”的声音,往往比传统媒体对公众具有更大的影响力。但是,现在也经常会受到质疑。

“香港教育比中国好多了,咋想的?”以网友“Sun阳阳--”为代表的一批网友坚信“内地教育质量远远落后于香港。”专栏作家赵楚指出:“弃港大复读上北大?假如属实,纯粹有病。还国学,病入膏荒了。北大的文史专业先进不少,赶紧支手术台,给这孩子抢救下子。”

此言一出,随后便有几名大V转发支持,微博认证为“大型音乐舞蹈史诗《复兴之路》文学总执笔”的任卫新转发称:“基本废了。”大V“袁裕来律师”干脆用反问送上“机器”的帽子:“是人才还是考试机器?”

同时,坊间的谣言频起。网络评论人温军在腾讯微博中提出质疑,“辽宁那个状元复读又是状元的女孩,香港大学世界排名比北大靠前,眼界也更宽,她居然不要72万奖学金。最近网友爆料:其实她根本不是放弃香港大学,而是被香港大学强制退学,理由是只会学习,生活不能自理,听不懂教授英文讲课,不会上网,是不是谣言? ”

面对大V的声音和此类的谣言,部分网友对大V的观点提出质疑。网民淮海渔夫金坷垃写到,“香港大学教育质量高?香港哪个大学有产学研一体化,有哪个国家级实验室在做基础研究,又有哪个科技成果有利于国家科技发展。”

网络舆情迅速地展开对“公知”的“自卫反击战。”除了言辞激烈的回击外,更多的网友开始直接地炮轰大V。网民程老大称,“骂的人心里很阴暗。有羡慕嫉妒恨的,有将恨体制的怒火发在女孩身上的,有趁机想借骂小姑娘出名的或增加点击率的。反正,一帮鼠头獐目的家伙都出来了。这些人渣,平日里自由人权不离嘴,现在对孩子的自由选择横加指责,尖酸刻薄。”

网民惟仲提出,“公知认为,如果她反过来,舍弃北大选择港大,才是值得讴歌的‘民主女神’。”牧歌写到,“幸亏她从港大回来了,现在香港乱哄哄的,证明她比攻击她的大V们有脑子。”

网民莫奈小镇的男巫回应,“人生的路在于选择,如果有能力选择,为什么不去选择一次呢!大V们不是唯我独尊,就是没有人生价值的偏执狂。选择是通向个人自由的终点,如果一个小孩选择当农夫,选择一个陶渊明式的生活,有什么不可以的,只要他乐在其中。不要把人生当作可交换的物质来进行金钱的度量,什么损失了72万港元,出卖灵魂的人什么都可以拿来交换,而刘丁宁有一颗自由的心。”

网民SYBF22将话题直接上升到香港和大陆的经济问题,“强烈要求中央在港设国税署,取消对港的所有优惠政策,政治上可以一国两制,但经济上应该一视同仁!至少港府该承担驻军的费用。”

两端的火药味越来越浓烈,越来越脱离简单的讨论方向。正如牛城晚报写的那样,“现在有很多人围绕她的这个选择而出现的争执,大多掺杂了更多的个人色彩。更有甚者,还有政治性的意识形态影子。其实大都是为了各自目的消费她而已。双方都有。”

这一场舆情危机如何化解?环球时报评论员发文直指危机的方向,“内地名校近年来遭到舆论的过度攻击,甚至有点被污名化了。香港名牌大学自有其独特优势,但它们同内地名校是在不同领域各领风骚的关系。自由派人士近年来瞄准北大、清华等内地名校,试图把国内高等教育解构成僵化的灌输以及‘政治洗脑’。其实,全世界大学里都有主导性的思想和价值观体系,相比较而言,内地大学对多元化的容忍度并不比外部的很多大学差。

公正地说,香港同内地名校的可比性相当有限,刻意扬此贬彼在学术上不严肃,往往是其他考虑在作怪。硬要在港大和北大之间比个高低,并且将这种比较上升成高教制度的优劣,这已不是教育评论,当中充满了情绪和政治性的东西。

猛烈攻击国内的高等教育,在新中国历史上都不是好的征兆。反右时,高校是重灾区。‘文革’时,高校一度停办。现在又有一些人跟北大清华等国内一流大学过不去,把它们批得一无是处,仅从经验上说,这股力量大概是‘善者不来’。这些人真正要打的恐怕不仅仅是这些大学,而是同这些大学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国家主流的一切。”

舆情关注三大众舆情压力源于梦想的讨论

对于普通大众而言,刘丁宁相关的话题之所以成为舆情,除了学霸的话题以外,具有广泛意义的梦想话题也是吸引大家讨论的重要原因。人是不是需要为圆梦,放弃现实的东西,这样的圆梦行为是不是需要得到推崇?这一系列的问题成为每个普通人在关注事件以后,拷问内心的话题。围绕刘丁宁,这个话题为什么会难定论?

一,实现梦想的路上,涉及到他人权益的公平与否,回答这问题显然困难多了。教育新闻中国新闻网《评论:反对状元复读的潜在心态》意识到,“在刘丁宁复读的争议中,人们主要面临两个问题,一是个人的选择和爱好的权利,一是教育资源的占用。作为个人的权利,它应该受到尊重。但关于占用上学资源的观点,则显然会有许多‘公理婆理’。”

二,实现梦想的路上,背负的身份太沉重,再一次加大定论的难度。高考状元就是她背负的身份。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的文章中写到,“在现行的人才选拔体系中,那些从千军万马中脱颖而出的高分考生,无疑是幸运的。……媒体看似关注高考‘状元’,实际上却在过度消费高分考生。母校、名校、媒体和商家在这里‘各取所需’,共同构筑了一条极度暧昧的利益链条。”原本不具有普遍性,只是个人兴趣选择的事件,因为“状元”的身份却得承载大众的各类评论。

让我们放眼望去,南方都市报的文章写到,“无论是刘丁宁,还是上述提到的吕德鑫、陈一天,很多复读状元都已经考上香港大学、同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等名校,复读的唯一目的就是考取北大清华等中国顶尖大学或追求自己心仪的热门专业。”

关于追求梦想的自由,《楚天都市报》评论表示,“刘丁宁现在的选择说明她懂得放弃,她有能力去追求自己的梦想,这更值得尊重。”对此,媒体人公孙好发文感叹“状元”追求梦想的尴尬,“在眼下这个浮躁而又功利的社会,敢于坚持梦想的人无疑是可敬的。也许有人会说,刘丁宁的国学梦过于玄虚,去了北大也未必能圆。这种说法是对是错,我们不想讨论,只想说这种论调本身就是梦想的天敌。前不久,一项调查还说‘状元最爱‘赚钱’专业’,引得人们纷纷指责状元‘功利’。现在看来,状元真是难做:不是太务虚,就是太功利,到底还让人过不过了?”

关于功利说的观点,《太原晚报》的一篇文章中驳斥,“状元不代表全部能力,状元也不该被当做应试教育的负面符号供大众消费。有调查显示,多数状元偏爱赚钱的专业,这恰恰说明状元也是普通人,赚钱这种于人于己都有利的好事岂不是需要更多有能力的人去做?”

网民“张田勘”认为,“放弃香港大学全额奖学金被外人看来是一种遗憾,但是,尊重刘丁宁的选择却体现了当今社会的成熟,更重要的是,有了这种选择,才换回了一种经验,因而使得她可以在未来更好地选择和应对自己的人生。这正如任何人在生活和工作中都需要不断试错一样,才能体验和判断哪一种选择是适合自己的,哪一种选择是不适宜自己的。”

关于此话题,相关媒体从深远的角度进一步探讨。“如果一个成绩可以管两年,还会存在这样的问题吗?”财新网的报道以此一问直指教育制度设计问题。这篇文章例举了中外招考制度的一些差异:“在国外(有的地方),考生即使已经升入大学,也可申请转到其他学校,而中国尚不能自由转学。我们是高考录取,转专业都很难,更不用说转学了,在清华大学读书,你想转到二本院校都不可能。”

“选择权应该是教育改革的核心。”熊丙奇在文章中指出了一种方法:“应该让学生手头能够拿到多张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能够自由选择高校,有了选择权,也将进一步拥有对高校的评价权和监督权,进而对权力形成制约。”

6月27日,一直处在舆论浪尖上的刘丁宁通过辽沈晚报发表她的公开信,刘丁宁向所有关心她的人表示感谢,谈到了3个话题:教育、责任、梦想。她在回应质疑的时候,提出“求遗忘”的立场。

关于梦想的回应——当我通过思考与实践认识到,再不按自己的心愿追求梦想我们就老了,我发现原来那扇门没等我已经关闭了。

关于制度的回应——制度留给我的唯一选择是:抹带重录。

关于舆情压力的回应——我曾对一些记者说:我只是个孩子,请你们保护、尊重我,不要把它当做新闻写出去。可我不知道它为什么还是成为人们的谈资。去年不忍心拒绝任何人的请求,今年真的请原谅,我真的想安安静静地成长。也请不要再使用我去年的照片或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抓拍的照片,我不希望被人认识。所以从今往后,我希望关于我的议论停止、消失。我还是原来的我。现在,请跟我做一件事:闭上眼,深呼吸,把我忘掉……(只写这一篇,以后请求让我安静地生长,向着太阳。)

虽然刘丁宁表示希望大家不要再关注和谈论她,但这封公开信无疑让她在网络上再度成了议论的焦点。6月27日,关于她的舆情信息量略有上升。和退学复读事件一样,对于这封公开信也出现了两极的评论。鉴于刘丁宁是一个以国学为目标,连续两年第一的学霸,有人对公开信本身表达了失望。

网民“@清泉之微博”赞扬刘丁宁“坚持内心真实想法的态度”,但在他看来,整个公开信“核心意思三言两语就可以说清楚的,却洋洋洒洒引经据典写了一篇华丽而空泛的文章,缺乏独立的有自己角度的看法、观点。当然这和年龄经历有关。”

网民“@王老板”则感叹,“上中学那会,班里的作文专家就在引用安徒生和泰戈尔,多少年过去了,新一代少年文豪还在引用安徒生和泰戈尔。”有网民点评,“书袋子掉得多,逻辑性不太强,但作为文科生、高中生,如此也算不易了。”

当然,她“想要安静”的想法得到了多数网民的支持和祝福。微博网民“@小新没有蜡笔FT”对她表达赞意,“执着于自己内心想要的不是很好吗?年轻正是追梦的年纪,我们不怕失败,怕的是因犹豫与梦想失之交臂。”网民“@日光流年2011”也提议,“每个人都有努力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的自由,所有选择都该被尊重。”

舆情相关盘点

张非:三进两出北大清华。

2002年张非从四川岳池中学考入复旦大学,因不满意而没去就读。

2003年张非在四川省广安市岳池县第一中学复读,高考以606分被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录取。

2004年张非因7门必修课不及格被迫退学。

2005年张非再度以703分——南充市理科状元的身份被清华大学数理基础科学专业录取。

2006年张非再度因为没修满学分而被退学。

2007年张非改名张空谷,在南充十中经过三个月的复读,以677分——南充市理科第二名的成绩再次考入清华大学环境工程专业。

 

肖喆:湖南长沙华容县考生,1999 年以 677 分的高分考上北京大学,母亲在他填报高考志愿时将他喜欢的生命科学院改成了电子工程系。只因对所学专业不感兴趣,转系又无法成功,在大二快结束时选择退学,成为一名复读生。在 2002 年的高考中,他以 703 分的高分成为湖南理科状元,考入清华大学,出乎意料的是,他的专业却不是生命科学院,而依然是电子工程系。

 

吕德鑫:2005 年山东德州齐河县的高考理科状元,考上同济大学。大四时,他却突然选择退学复读。他称,上大学后发现并不像他想的那样,所以选择复读,目标是北大或香港高校的商科专业。但是复读后的 626 分高考成绩,并不太理想。

 

王攀:2008 年,湖北当阳一中考生王攀被武汉大学录取。进入武汉大学 38 天后,王攀毅然退学,重回母校当阳一中复读,只为走进清华大学。2009 年高考,王攀以 681 分的成绩成为宜昌市理科状元。

点评

“从‘状元退学’到‘卫冕状元’”的事件观察

状元复读,各有看法,我看到的是理智,因此我为之叫好。

人最怕跟风,不知道自己要什么。辽宁状元刘丁宁可能是走了弯路,但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个弯路,知道自己要什么了。从2012年开始,很多省市无法完成招生计划,上线考生放弃上大学的机会,这与刘丁宁一样,也是一种理智。今年研究生录取,大量上线考生放弃不理想的学校、专业,导致很多学校的招生计划没有完成,这也是一种理智。不盲目跟风,不盲目追求文凭,这种理智越来越多,不正是社会的进步吗?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 陈志文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