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病菌 威胁人类健康“隐形杀手”—科研发展—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

  •     近期一种可抗绝大多数抗生素的耐药性超级病菌NDM-1在英美印度等国家小规模爆发,这种病菌其实是一种特殊的酶,它能够进入大多数病菌的DNA线粒体中存活,从而使病菌产生广泛的耐药性,因这种病菌最初是在前往印度进行医疗旅行的整容者和外科手术者身上发现,又被西方媒体称为“新德里”病菌。其实耐药型的病菌并非新事物,它们一直存在并且随着人类滥用抗生素而进化出强大耐药性,在这场特殊博弈中,人类是超级病菌的幕后推手。超级病菌其实并不是一个病菌的名称,而是一类病菌的名称,这一类病菌的共性是对几乎所有的抗生素都有强劲的耐药性。随着时间的推移,超级病菌的名单越来越长,包括产超广谱酶大肠埃病菌、多重耐药铜绿假单细胞菌、多重耐药结核杆菌、泛耐药肺炎杆菌、泛耐药绿脓杆菌等。

        认识超级病菌
        超级病菌袭来

  • 我国建立网络监控超级细菌
  •     卫生部近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建立“超级细菌”的监控网络,并已经在每个省市设立至少一家“哨点”医院,严密监控包括NDM-1在内的泛耐药菌的情况。

  • 目前无确定治疗方法
  •     MRSA是一种可以抵抗所有抗生素和药物的病菌,能够感染伤口和褥疮,引起各种感染,令免疫力弱的人死亡。MRSA呈多重耐药,是临床重点耐药性监测的多重耐药菌之一。

  • 世界卫生组织正组织专家调查
  •     记者致电世界卫生组织驻中国办事处,一位王姓的新闻助理表示:“目前对于‘超级病菌’没法做回应。事件正在调查中,今天我们也开会,正在组织专家进行调查。”

  • 超级病菌可抵御所有抗生素
  •     《柳叶刀》8月11日刊登的一篇论文警告说,研究者已经发现一种“超级病菌”,它可让致病细菌变得无比强大,抵御几乎所有抗生素。这种“超级病菌”已经从南亚传入英国,并很可能向全球蔓延。

  • 抗生素滥用酿出超级细菌
  •     美国《时代》周刊文章说,超级耐药性的细菌是由特定的基因变异出现,某方面说是由于抗生素滥用导致。而它的出现让医学界产生对抗生素过度使用将导致耐药性下降的担忧。

  • 超级细菌产生耐药基因原因
  •     抗生素与耐药性如同“矛和盾”的关系,抗生素杀死微生物,耐药性又可以使微生物“免疫”抗生素。那么,导致这些耐药性的抗性基因到底从而何来呢?

         专家解读

  • 钟南山:我国不会流行超级细菌 可能少量传播
  •     钟南山称,在中国,最重要的问题是合理使用抗生素,如果能合理使用,就不会出现这种超级耐药细菌,一旦出现,主要也是由于滥用抗生素造成的。我相信,超级细菌在中国不会流行,但有可能会有少量传播。我们与其他国家一样,一旦发现就会注意消毒和隔离,因为不是通过空气直接传染。

  • 倪语星:“超级细菌”传播性不强 无需恐慌
  •     倪语星教授表示:“超级细菌的出现提醒我们必须高度重视滥用抗生素问题,但细菌与SARS这类的病毒有截然不同的传播方法,它的传播性暂时还不会太强。公众需要了解的是超级细菌的传播途径,学会预防,而非恐慌。我们需要反思超级耐药细菌产生的原因,人类正在自尝滥用抗生素的苦果。

  • 专家:超级病毒出现与抗生素滥用密切相关
  •     肖永红指出我国也有类似的超级病毒,不过不是存在于大肠杆菌,通常是另外一种病菌——绿脓杆菌。它是一种致病力较低但抗药性强的杆菌,是伤口感染较常见的一种细菌,这种病菌有个特点就是其耐药性可以“传”给别的病菌。超级病毒的出现与抗生素的滥用是分不开的。

  • 专家:滥用导致超级病菌 抗生素也应该休养生息
  •     国家卫生部合理用药监测网专家孙忠实看来,超级病菌并不是很新朋友。自从抗生素面世那天,细菌们就在不断地进行“自我救赎”和自我改造,弱的细菌被抗生素灭门了,而扛下来的细菌,则逐渐进化成越来越强悍的“超级病菌”。这是一个自然的选择过程。

      各国及地区的形势

    日本东京帝京大学附属医院9月3日通报,这家医院自去年起共有46名住院患者感染耐药性不动杆菌,其中27人死亡。院方说,第一例死亡病例发生于去年10月,这家医院今年7月成立内部调查委员会,但直至2日才向厚生劳动省和东京都政府报告。

    加拿大安大略省卫生部门官员8月21日证实,一名最近去过印度的病人被证实感染了“超级细菌”。这是该省发现首例“超级细菌”感染者,也是加拿大发现的第三例“超级细菌”感染者。前两例患者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和阿尔伯塔省被发现。

    法新社援引堪培拉医院传染病部门主任科利尼翁的话报道,曾赴印度接受手术的3名澳大利亚人确诊感染超级细菌,“我们在他们的尿液中发现这种具多重抗药性、难以对付的细菌。如果细菌传染给其他人,确实是个问题。”

    法国国家医学与健康研究所8月13日报告说,该国一家医院日前在一名受伤者的皮肤样本中发现具有超强抗药基因的细菌菌株,但这些菌株的抗药性不太强,这名受伤者也未受到感染。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这名受伤者并未感染“超级细菌”。

    英国医院在两年内先后发现有37宗NDM-1超级细菌感染症,其中17名感染病人在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等国家接受过手术。专家确认他们在这些国家手术过程感染了NDM-1,并带入了英国医院。有专家估计这种超级细菌可能发展成为全球健康问题。

    布鲁塞尔一家医院的医生13日告诉当地媒体,一名曾在巴基斯坦出车祸并在那里接受短暂治疗的比利时男子于今年6月死亡。这名医生没有交代死者身份,只说他在巴基斯坦入院治疗时感染含超级抗药基因NDM-1的细菌。


版权所有: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网络中心 Copyright© 1994-2011 CERNIC,CERNET 京ICP备020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