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HomePage >> 中国教育 >> 教育研究 >> 教育综述 >> 综合新闻 >>
教育部发布2004年中国教育事业发展状况
教育部2005年第三次新闻发布会

  

  3月1日下午14:30,教育部召开2005年第三次新闻发布会介绍2004年中国教育事业发展状况。发布人为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司长韩进及其他几位规划司领导,教育部新闻办主任王旭明主持。

  背景资料:2004年中国教育事业发展状况

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司长韩进

链接

·
周济:投入不足——教育面临的最大困难
·教育部介绍2005年教育改革发展新举措
·周济做客《焦点访谈》解析教育热点问题
·2005年第二次新闻发布会◇关于四六级英语改革问题
·
2005年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介绍对口支援西部地区高校工作有关情况


教育部2005年第3次新闻发布会

2004年中国教育事业发展状况发布会(实录)


[王旭明]: 新闻界的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大家出席教育部2005年第三次新闻发布会。也许大家还沉浸在昨天下午重庆开县教师群体抢救学生的感动当中,昨天下午许多教师参加了重庆开县教师群体抢救的英雄报告会,人们对教师在突然的天灾出现的时候,无私地保护学生的事件而感动。这个事件我已经听了几遍了,仍然沉浸在感动的气氛之中。我想,有这样好的教师、有这样好的学生,我们实现办好教育的目标已经有了坚实的基础。 [14:33]

[王旭明]: 我们还是回到教育公平的话题上来,媒体仍然对“教育公平”的话题感兴趣,我想要实现教育公平有两个途径,一个是深化改革,通过深化教育改革促进教育公平。第二,要靠科学统筹发展,只有科学统筹各级各类的教育,统筹区域城乡教育,我们的教育事业才能不断趋于公平发展。2004年我国的教育事业又有哪些新的进展呢?今天我们非常高兴地请到了教育发展规划司的司长韩进来介绍相关情况。还请到相关的处长,他们是发展规划司统计信息处处长林志华,发展规划司高校设置处处长戴井冈,发展规划司综合处处长金平一,发展规划司规划处副处长秦昌威先生,还有发展规划司事业计划处副处长游森先生。发展规划司是研究教育事业的规划发展,他们的工作也很忙,今天把这么多的处长和司长请到记者面前,很不容易。请韩进司长介绍过相关情况之后,请记者提问。首先请韩司长介绍相关情况。 [14:34]

[韩进]: 非常高兴今天能够和媒体朋友们一起沟通2004年中国教育事业发展情况,规划司做这样的发布会不是第一次。我们尽量就我们所知回答媒体朋友们提出的问题,教育的改革和发展确实离不开广大人民群众的关心、关注和支持。也在很大程度上,我们希望能够得到媒体,并且通过媒体对教育事业改革发展的关心、理解和支持。下面,我简要介绍一下2004年中国教育事业发展的状况。 [14:37]

[韩进]: 2004年,在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和正确领导下,在全社会的大力支持下,教育战线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六大和十六届三中、四中全会精神,全面落实科学发展观,坚定不移地贯彻教育工作“巩固成果,深化改革,提高质量,持续发展”的方针,大力实施《2003-2007年教育振兴行动计划》,教育事业取得了新的进展。 [14:37] 

[韩进]: 一、义务教育:1、“两基”攻坚取得新进展,义务教育普及程度进一步提高。2004年全国又有97个县(市、区)和18个县级行政单位通过了“两基”验收。到2004年底,全国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地区人口覆盖率已达到93.6%,比上一年提高了1.8个百分点。小学学龄儿童入学率达98.95%,比上年提高了0.3个百分点,其中女童入学率达到98.93%,男女性别差异为0.04%。小学毕业生升学率达到98.1%,比上年提高0.2个百分点。初中毛入学率达到94.1%,比上年提高1.4个百分点。 [14:38] 

[韩进]: 2、适应我国义务教育阶段学龄人口下降的趋势,学校布局结构进一步优化调整,中小学教育规模有所减少。2004年全国普通小学共有在校生11246.23万人,比上年减少443.51万人;小学校数39.42万所,比上年减少3.17万所。全国共有初中在校生6527.51万人(其中职业初中52.51万人),比上年减少163.31万人;初中学校6.38万所(其中职业初中697所),比上年减少973所。 [14:39] 

[韩进]: 3、义务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巩固提高任务依然非常艰巨。2004年小学辍学率为0.59%,其中女童0.6%。初中阶段辍学率为2.49 %,其中女生为2.19%。但个别地区初中辍学率仍然比较高。 [14:39] 

[韩进]: 二、高中阶段教育:高中阶段教育规模显著扩大,毛入学率明显提高。2004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包括普通高中、成人高中、普通中专、职业高中、技工学校和成人中专)招生1369.65万人,比上年增加101.77万人,增长8.03%。在校生达到3607.63万人,比上年增加364.23万人,增长 11.23%。初中毕业生升学率达到62.9%,比上年提高3.3个百分点。高中阶段毛入学率达到47.55%,比上年提高近3个百分点。 [14:40]

[韩进]: 5、普通高中继续保持快速发展,中等职业教育连续三年保持了稳步回升的态势,但中等职业教育占高中阶段教育的比例仍然偏低。 2004年全国普通高中共有学校1.60万所,比上年增加219所;招生821.51万人,比上年增加69.38万人,增长9.22%;在校生2220.37万人,比上年增加255.54万人,增长13.01%。全国中等职业教育共有学校1.45万所,比上年减少142所;招生548.14万人,比上年增加32.39万人,增长6.28%;在校生1367.89万人,比上年增加111.16万人,增长8.85%。中等职业教育招生和在校生分别占高中阶段教育招生和在校生总数的百分比为40.02%和37.92%。 [14:42] 

[韩进]: 三、高等教育:高等教育规模继续扩大。2004年全国各类高等教育在学人数已超过2000万人。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19%,比上年提高2个百分点。研究生教育发展迅速:2004年全国共招收研究生32.63万人,比上年增加5.74万人,增长21.35%。其中,招收博士生5.33万人,硕士生27.30万人。在学研究生81.99万人,比上年增加16.86万人,增长25.89%。其中:在学博士生16.56万人,硕士生65.43万人。 [14:44] 

[韩进]: 本专科招生和在校生规模持续增长:2004年全国共招收普通本科、高职(专科)学生447.34万人,比上年增加65.17万人,增长17.05%,其中本科招生209.92万人,高职(专科)招生237.43万人。普通本科、高职(专科)在校生1333.50万人,比上年增加224.93万人,增长20.29%,其中本科在校生737.84万人,高职(专科)在校生595.65万人。 [14:44] 

[韩进]: 高等教育资源扩大,校均规模增加:2004年全国共有普通、成人高等学校2236所,其中普通高校1731所,比上年增加179所。普通高校中本科院校684所,高职(专科)院校1047所。全国共有研究生培养单位769个,比上年增加49个。普通高校校均规模(全日制本专科在校生)由上年的7143人增加到7704人,其中本科院校由上年的11662人增加到13561人,高职(专科)院校由上年的2893人增加到3209人。 [14:46] 

[韩进]: 四、学前教育和特殊教育:学前教育进一步发展,毛入园率明显提高:2004年全国共有幼儿园11.79万所,比上年增加1509所。在园(包括学前班)人数2089.40万人,比上年增加85.49万人,增长4.27%。学前教育毛入园率达到40.75%,比上年提高了3.35个百分点。残疾儿童受教育面进一步扩大:在整个中小学学校和在校生总量下降的形势下,特殊教育学校数和在校生数均有所增加。2004年全国共有特殊教育学校1560所,比上年增加9所。招生5.08万人,在校生37.18万人,分别比上年增加0.19万人和0.71万人。在普通学校随班就读和附设特教班的残疾儿童招生和在校生分别占特殊教育招生和在校生总数的百分比为62.02%和65.35%。 [14:47]

[韩进]: 五、民办教育:《民办教育促进法》及《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实施以来,我国的民办教育得到新的发展。2004年全国各级各类民办学校(机构)共有7.85万所,在校生达1769.36万人,比上年增加352.96万人,增长24.92%。其中民办普通、成人高校228所,在校生139.75万人(含独立学院学生);民办其他高等教育机构1187所,注册学生105.33万人。民办普通高中2953所,在校生184.73万人;民办中等职业学校1633所,在校生109.94万人。民办普通初中4219所,在校生315.68万人;民办职业初中24所,在校生1.49万人。民办普通小学6047所,在校生328.32万人。民办幼儿园6.22万所,在校生584.11万人。 [14:50] 

[韩进]: 民办教育在整个教育事业发展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民办普通高等教育在校生139.63万人,占普通高等教育的比例达到10.47%,比上年提高了3.16个百分点;民办普通高中和中职在校生294.68万人,占整个普通高中和中职的比例达到8.21%,比上年提高了1.36个百分点。民办幼儿园在园人数584.11万人,占全国在园幼儿比例为27.98%,比上年提高了4个百分点。 [14:50] 

[韩进]: 六、扫盲与教育培训:扫盲教育进一步推进。2004年全国共扫除文盲204.58万人,青壮年文盲率控制在4%左右。积极构建终身教育体系,各类教育培训蓬勃发展:2004年,在高等学校接受各类培训的学生达到242.74万人次,当年已毕(结)业学生318.4万人次;在各类中等学校接受培训的学生达6198.35万人次,当年已毕(结)业学生6957.34万人次。 [14:51] 

[韩进]: 过去的一年,我国教育事业发展取得了可喜成绩,但是我们也清醒地看到,教育事业发展仍然面临着很多困难和问题:教育投入与教育事业发展的客观需要相比仍然严重不足;教育事业发展还不能很好地满足现代化建设需要和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教育需求;教育发展不平衡的问题还比较突出,农村教育发展依然面临很大困难;教育结构需要进一步优化调整;教育质量有待进一步提高。新的一年,我们将继续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结合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增强责任感和使命感,积极推进教育事业的改革和发展, 努力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对教育事业提出的奋斗目标,办好让人民满意的教育。 [14:52] 

[王旭明]: 谢谢韩司长,我们听到的数字都是非常枯燥的,特别是有很多数据是第一次接触,更摸不着头脑。但有些数字更令人欣慰,我们知道,我们国家2004年义务教育达到了93.6%,比93年提高1.8个百分点。如果实现教育公平的话,这无疑是在教育公平的路上迈出了可喜的一步。就是说又有一大批人获得了上学的机会。比如说,我们在改革方面,大家知道我们的初中学校97年比93年减少了973所。在布局方面,我们又做了一些区域合理的变化。比如说我们的高等教育,我们94年比93年上升了2个百分点,达到了19%。这说明有一大批大学的大门敞开了,面向更多的人。我想,这无疑是向教育公平迈出了很大的一步。 [14:55] 

[王旭明]: 有很多的数字,像高中教育、学龄前的教育,都有令人高兴的信息。当然,我们也看到令我们心忧、心焦的,甚至让我们为之呼吁的数字。比如说辍学率,初中辍学率仍然为24.49%,虽然有一大批人入校了,但他们没有坚持下来。这个任务比较艰巨,我们巩固九年义务教育的任务显得异常艰巨。要把学校招进来,还要留得住、学得好。下面我想把时间留给各位,我们来就这份统计公布,向台上各位发布人员提问。我们平常很关心的民办教育情况、普通高中教育的情况,我们在处理采访件当中有大量的相关情况。今天各位处长和司长来,大家可以向他们提问。 [14:56] 

[中国青年报记者]: 我有四个问题想请教一下韩司长,您说2004年全国的小学和中学都有大量的减少,请问这些小学和中学是如何处置的?包括教师。你说到高中阶段毛入学率明显增高,达到了47.55%,比上年提高近3个百分点,我想知道中间流失的百分比到哪里去了?在高等教育招生数量专科超过本科,我想知道在今后的几年中,我们对高等教育规模的控制是不是还要把增量放在专科?有没有什么调节?前段时间曾说今后的增量要放到民办教育,我想知道如何处理? [15:01] 

[韩进]: 中小学的学校减少和学生的减少是跟我们国家的人口变动相关的。总体上说,我们中小学的教师数量是不足的。关闭这些学校,教师就会下岗、失业,我想不存在。把这些教师调整到其他学校,充实学校的师资力量。腾出的这部分教师,我想还不足以加强其他学校的师资力量的目标。存量和变量相比,变量的部分太小了。我们国家高等教育的招生,本科超过专科、专科超过本科,这是有一个变化过程的。现在是专科超过本科。客观上说,应该从1999年国家确定了加大高等教育的政策之后,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包括把专科的审批权下放到省级,因此这几年专科学校的设置明显增大。把专科审批权下放到省级人民政府,这样使得专科层次上,高等教育的资源不断扩大,招生数字也在不断扩大。从趋势上看,99年的时候本科招生数字还超过专科,这几年专科的数字上来了。从今后的发展趋势看,我想我们国家一方面要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接受高等教育的需要,为高中阶段毕业的学生提供教育的机会。同时,我们还要提高高等教育的质量。在最近几年,您刚才说得非常对,我们已经把每年招生的增量作为重点,因此这个差距在缩小。但如果从招生的角度上说,我们社会需要的人才是不同层次的,也不是说专科超过本科好或者本科超过专科好,从受教育的程度来讲,大家能上本科的时候,肯定不愿意上专科。但从经济发展需要的人才来看,专科还需要层次调整。 [15:03]

[韩进]: 上个星期教育部专门召集了二十几所民办高等学校的校长或者是董事长开座谈会,在会上张部长专门做了一段发言,其中确实也提到了今后高等教育增量部分要靠民办高等教育来完成。我想,这是指增量的一部分要由他们来承担。我想这是基于两点考虑:第一,虽然我们国家现在高等教育的毛入学率到了19%,进入了国际公认的大众化教育阶段,但是和广大人民群众要求接受高等教育的需求相比,仍然具有很大的差距。因此,今后我们国家的高等教育可能不是99年那样发展速度非常快,但仍然要发展。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问题的另外一个方面,我们国家的财力毕竟是有限的,这几年高等教育加速发展,国家确实也集中力量加大了对高等教育的投入,但和事业规模的发展速度相比,国家的财力仍然是有限的。高等教育的规模,98年的时候是340万左右的在校生(本专科),到2004年已经超过了1300万人,翻了两番,但国家财力对高等教育的支持并没有增长力度。一方面是有需要,但一方面国家的财力又不可能这么大程度的增加。大家也知道本届政府提出的目标是为“三农”服务,所以国家支持教育会是在基础教育。正是基于这种考虑,教育部认为今后一段时间,尤其是在民办教育促进通过以后,应该更大地发挥民办高等教育在高等教育增长方面所起的作用。当然,这是我们的希望。民办高等教育有资金导向,它进入高等教育有它自己的选择。但我们希望有这样的一种趋势,我们也愿意为这种趋势创造必要条件。 [15:05] 

[林志华]: 刚才如果没有听错的话,初中的入学率是26.9%,高中的入学率是47.55%,这是基数性的问题。初中毕业生的升学率分母是初中的毕业生,我们初中毕业生2004年是2070万,升入高中阶段的学生,我们已经标了是1369.65万人。高中入学率分母是和高中人口数相比,将近8000万,在校生是3600万,这样一比就低了一点,说明两个不同的问题。 [15:06] 

[韩进]: 但你说的问题存在。现在确实不是所有的初中毕业生都能够升入高中学习。我们搞的是九年制义务教育,小学六年加初中三年,目前高中不是义务教育。所以,这才有一个初中升学率。现在是有一部分初中毕业生,在初中毕业之后,不能进入高中学习。我们在做“十一五”计划的时候,初中升高中的比例会有所提升。但我们还不能保证到每一个人上完初中就可以升入高中。到2020年的目标是基本上普及高中。 [15:08] 

[记者]: 这几年看到研究生招生规模逐年增长,今年比去年增加21.3%,这是一个很可喜的数字,但据我所采访的一些高校的教授,他们比较担忧的问题是研究生的质量在滑坡。高校的教授心有余而力不足,他们带这么多学生,照顾不过来。还有部分高校的教授是在外创收,他们很少有精力照顾研究生。我想,研究生的培养不能仅仅看在数量的增长,还要看质量。学前教育的毛入园率达到了40.75%,这个数字之所以比义务教育的毛入学率偏低的原因,我想可能是因为广大的农村很多地区都没有幼儿园。不知道教育部怎么考虑?很多应该入园的孩子,他们没有进入幼儿园,只能呆在家里,由爷爷、奶奶或者是邻居看着。这部分孩子怎么办?按理说,他们应该和城里的孩子一样,进入幼儿园接受教育。 [15:11]

[韩进]: 关于研究生教育的问题,我们今天在沟通2004年中国教育事业发展状况,更适合回答研究生的教育问题,以后请王副主任解答,这样可能会更权威一些。但确确实实,这是我们在不断讨论,也是在做研究生发展规划中应该考虑的重要问题。总体上说,我们对我们国家高等教育的评价,我们的本科教育在世界上不落后,从教育质量上来说,是好的。硕士教育阶段,应该说我们和国际上其他任何一个国家来比,我们也不怕。我们比较弱的一环是在博士教育,和其他国家来比还是有差距的。研究生教育这几年发展比较迅速,有它客观上和前几年研究生教育发展速度一直不是很快有关系,但确实这几年发展的规模是比较快的。今后几年,我想我们在研究生的发展规模上,要根据实际的情况、办学条件、科研经费、师资力量等,要有一个完整的方案,怎么能够根据老师的科研经费的情况,根据老师能够提供给研究生助教、助研的机会是多少,来合理确定每一个学校、每一个专业、每一个导师研究生招生数量的机制。按照部里的规划,我的印象是从今年开始启动,全面实施要等到明年。因为今年招生已经开始了,研究生考试已经结束了。但这个问题非常重要。 [15:14]

[韩进]:学前教育不是义务,我们国家义务教育法规定的阶段是小学和初中。在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上,我们还没有经济力量把幼儿教育(学前教育)纳入到义务教育中来。您说的非常对,农村的情况可能要更严重一些。这几年我们的这个比例在提高,因为它不是义务教育,从国家的层面上来讲,我们还没有这个能力去规定学前教育学前两年或三年的入园率达到多少,但总体的趋势还是好的。 [15:14] 

[记者]:我想问一个和规划司有关的,刚才说初中阶段辍学率为2.49%,我不知道初中辍学率这个数字通过一系列多个数字综合起来算出的数字,因为城乡不一样了。有很多的百分之百的各地的数字,以及和要辍学的数字远远大于2.49%的数字,综合到一块才能算出这个数字。我想知道城乡差距是怎样的?说起来2.49%,初中辍学人数不到200万。不知道这个数字是不是都在农村?是不是有五、六、七的比例?我想,从综合来看,城市的孩子初中是不辍学的,百分之百肯定要和90%、80%综合起来,和初中没辍学的是百分之九十七点多。如果把城乡这两个东西都摆出来,那就可以看出那些地方的“普九”和城市的“普九”的差距还很大。 [15:18] 

[林志华]:作为您刚才讲,城市和乡村入学率、辍学率的差距是很大的,大家可能都有体会,而且辍学率的问题最近一段时期也为广大公众非常关注,成为了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也成为了社会热点问题。我觉得,这牵扯到整个数据的质量问题,我想你不仅仅是要了解一个数据的准确度有多少?而是数据的质量问题。谈到数据质量,我是统计处的处长,对于数据质量,我在此给大家做一个解释。数据质量的高低,如果我说百分之百或者是百分之九十,大家也许没有人信。到底这个数据的质量好坏,我给大家做一个解释,由你们自己来判断中国教育统计数据质量的高低。在此,我想请大家多给我一些时间让我解释。 [15:20] 

[林志华]:作为准确的统计数字,任何一个国家都认可这个观点,作为教育部党组历来都非常重视教育部的数据质量,教育部的各位领导在不同的场合都强调过提高教育统计数据质量问题。周济部长多次和我们教育统计部门探讨教育统计指标和统计数据质量。周济部长还和联合国教科文的统计所所长有过三次的研究探讨,磋商中国教育统计入学率和辍学率与国际对比问题。周济部长对统计数据的管理和新闻发布制度做过专门的批示,要求我们建立新闻发布制度。我们这次新闻发布会也是在周济部长在建立新闻发布制度的前提下举办的。同样,我们主管教育统计的赵处长,对教育统计的质量有很多批示,尤其是加强教育统计部的规模管理,减少数出多门、减少数据垄断的局面,都有过重要的指示。从这点来说,教育部的领导对准确的数字有科学的认识,这点不容置疑。在各级领导的重视下,我们教育统计部门把统计数据质量也作为我们统计工作的生命线来抓,我们教育统计工作每年的工作计划都要把提高教育数据质量作为中心工作来抓。 [15:23] 

[韩进]:您关心辍学率的问题,确确实实对教育整个的体制有所考虑。辍学率这个概念,这学期到应该到学校的人数,到这个学期期末之后,这个学生为什么不在,死亡、转学都算在里面。2.49%的数字还是不小的,每年有200万学生,充其量是义务教育。我们算的这个量是总量,结构的差异确实有,有的地方多、有的地方少,城市的辍学少,农村的辍学多。我们也曾试图分出不同的地区或者是城乡,但我们有一个困难,我们现在所能掌握的人口的比例数字分不出差距来。我拿不到这个数据,我希望做这个事,但目前确实有难度。但现在全国的统计数字比较有用,一个地区的数字可能有偏差。比如说转学问题,随着现在农村人口大批量向城市流动,也带来子女的入学问题从一个地区到另外一个地区,甚至相邻的县,我们现在统计在一个县里的问题还不大。但一跨县,我只知道这个人走了,但到那边转入没转入,我不知道。这样每一个局部地区的数字可能就和我们数字本身的设计之间有差异。我们争取继续努力工作,希望下一次给您准确的答案。 [15:25] 

[中国青年报记者]:我想纠正一个问题,我想今天我们在这里谈2004年中国教育事业发展状况,主要是成就性的。在第二部分,关于学校的结构优化调整这块,谈到中小学的数字。就我们了解情况,现在全国撤乡并镇,很多农村的小学和希望小学就并到人口比较集中的地方去了,但这样做的结果不太符合农村现阶段孩子的入学情况,包括生理、心理方面。包括国家在西部现在都要实行寄宿制的学校。请问在规划的理解上和实际的数字上,之间的关系是怎么考虑的?从规划的角度来讲,我觉得我们中国的很多事情都是用“大一统”或“计划性”的方法来做,这种变量如何呈现?是不是能够反映出科学决策背后的因素? [15:27] 

[韩进]
:发展规划司确实承担着教育规划的职责,但是您这个问题的提出是从农村的撤乡建镇引起的教育机构设置的变化,从而带来的对学生受教育的影响。我想,撤乡建镇是国家基于很多综合因素的考虑,我想这个布局是其中的一项,而不是全部。站在教育规划的角度来说,我们应该做在国家撤乡建镇的过程中,如何在教育机构的设置上进行适当的调整,以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接受各级各类教育的需要。但教育规划不是某一项教育项目的实施方案有差异,我们在制定教育规划的时候是根据人口的情况、人口分布的情况、经济社会发展的情况、各级各类教育现在发展的基本状况、国家财力的可能,来对教育目标进行描述。但我们也要承认,虽然在教育规划里包括了各级各类教育发展的目标,甚至包括了一部分措施,包括一部分发展途径,但规划、目标和最后实际执行的结果之间总会有差异。更重要的是在执行教育规划的过程之中,讨论的问题、讨论的思想方法、国家的政策导向,比如说这段时间考虑一部分初中毕业生接受完义务教育以后,没有能够有机会进入到高中阶段去学习,现在初中段的每年的毕业生大体上2000万,2004年是2080几万,2005年是不到2100万的样子。但我们普通高中招生到820万、830万,职业高中招到550万,还有600多万的学生没有地方去,更多的是去农村。 [15:33] 

[韩进]:因此,我们部里提出要大力加强中等职业教育的发展,希望在2005年提高职业教育阶段的招生数字。但这个目标能否达到呢?也许能够达到,也许达不到。但要加强职业教育的思想是有的。比如说高等教育是要把握节奏,这是传达一个信息,更多是要从这个角度来考虑。因此,我们对规划的理念,它的合理性论证。高中段在“十五”规划末期达到4000万,这个目标没有达到,但其他目标都达到了。我们在做“十五”规划的时候,国家的思想是在完成了义务教育、普及了义务教育之后,要加大高中段的发展。实际上我们现在高中段的发展到2004年是3600万,当时提的目标是4800万。2005年无论如何都要达到这个目标。但也不能说大力加强指导高中段的教育思想不正确。 [15:36] 

[王旭明]:韩司长和林处长给我们解释一下,今天给记者提供的这组数据,我理解是,各省报给我们,至于各市报给省、各县报给市,一级一级往上报。还是我们经过了抽样检测,这个过程是怎么样的,请给大家介绍一下。 [15:36] 

[林志华]:我简单给大家解释一下,咱们国家的教育统计数据是全面统计,以统计报表制度为主,专项统计为辅的数据收集过程,每一个学校是我们最基本的调查单位,学校的数据通过乡、县到省,最后报到中央汇总。层层汇总上报,但我们2001年进行报表制度改革之前,我们只掌握到县的统计数据,县以下的学校统计数据在国家和省这级都不掌握,具体是怎么报上来的,我们也不是很清楚。2001年统计报表改革之后,我们把每一个学校的数据都输入到计算机,这样使得统计数据更准确一些。 [15:38] 

[王旭明]:总结一下就是自下而上,逐级上报,中央汇总的统计办法。 [15:38] 

[农民日报记者]:义务教育“两基”中,我们下去采访,验收之后,地方上都纷纷说欠债特别多,他们是负债经营,还有一种说法是超前消费。我不知道这属不属于规划司中解释的,有没有统计全国就“两基”中究竟欠多少债?整个教育面临怎样的问题。 [15:39] 

[韩进]:发展规划司所处的位置是综合处级,和什么事都有点关系。“两基”中我们所了解的情况,确实是存在您刚才提到的问题。这个问题怎么看?我觉得教育部几任领导都对这个问题做过表述。在中国这样社会主义制度国家里,建国50周年,实现了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制度,这件事情不仅仅是教育,还是一个政治问题,还是中华民族在国际上所处的地位问题。这件事情,应该以最基本的判断作为基础。客观上说,由于国家这么大,地域的差异十分巨大,因此在一些地方,当时我们在做“两基”、做“普九”工程的时候,通过种种的渠道,包括地方财力的支持,包括捐款,可能一部分地区也曾经出现过集资,但是后来国家明确不允许这么做了。 [15:40] 

[韩进]:但客观上看,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春节期间周济部长专门发布了一篇文章,也是一个采访,讲的是“当前教育事业中发展中难度最大的问题就是教育经费的问题”。您所说的是教育经费不足的普遍性在实行义务教育方面存在的不足。我们对这个数字没把握。国务院现在对清理“工程欠款”,包工头有了钱首先要发给民工。施工单位通过建设部门报上来,数字很大,不是一个十几个亿、几十个亿的数量级,是三位数的,我们现在在核。教育上已经完工的工程欠的款,我们还在统计。但基础教育占相当大的份额。如果我们认定它是教育经费不足的一种反映,教育是一种公益事业。我们希望大家帮助我们做工作,这是确确实实的。虽然政府这几您对教育的投入很多,教育发展的速度很快,但教育上经费不足仍然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也是今后一段时间困扰我们教育的重要问题。可能今后几年,因为“普九”的问题解决了,经费的压力可能会从教育的层次上上升,比如说高中段升成高本。 [15:41] 

[《中国改革报》记者]:听了您刚才的介绍,我的理解是,您就是做规划。跟教育、经济发展的相适应,抛开各地的情况,各地的经济发展这么好的情况下,您觉得国家的教育投入应该投多少?您把各个省上学、升学的好成绩,您能否说说每个省教育的投入是多少?我觉得也应该让各个省长听听,您给我们的只是模糊的,也不知道哪个省好、哪个省坏。西部是中央的一个转移,义务教育的投入,尤其是西部地区,把它改为省级或中央的财政来投入。这是您的专业,请您解答一下。 [15:43] 

[韩进]:关于投入的问题,我们会在财务司的领导下做具体的工作。您说的问题,真的是说到点子上了。因为投入的问题多少是合适?这不是我个人的问题,也不是哪个教育司、执行司的问题。我们在做改革纲要的时候,财政支出占GDP应该达到4%,现在我们是3.2%,这4%的数字说的是过去。 [15:44] 

[王旭明]:我今天在主持发布会的时候还在想,本来今天发布会的时间规定是50分钟,我也没有提出很多的问题,从现在来看,这个时间已经大大超出了,已经70分钟了。大家通过数字,提出了很多问题。有很多思索,浸透着大家对教育的关切。这说明,咱们的教育记者的水平也是很高的。为了鼓励大家的求心探索和加强正面报道的积极性,我们想从二月份开始,每个月给大家推荐出一批优秀的稿件,让大家多多交流。在第一次、第二次新闻发布会上,有很多好的报道。比如说为采访张宝庆的一个稿子,比如说光明日报,在上次通缉会上,从教育切入高等教育的资源。比如说人民日报施芳写的“我国教育更加趋向平等”,等等,我觉得这些文章都写得非常好,我觉得他们挖出了新闻表层之下更多、更深的东西。请你们把自己二月份的得意之作、出彩作品告诉新闻处的同志们,每月通报一次。也提醒都市类的报纸要更加努力,我在翻看令我激动的报纸中,都市类的报纸并不是很多,也希望都市类的媒体加大力度报道我们教育的发展。感谢各位,感谢台上的领导回答我们的问题!散会。 [15:46]

    

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Copyright(c) 1994- CERNIC,CERNET 京ICP备05078770 文网文[2008]228号
关于假冒中国教育网的声明 | 版权所有: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网络中心